閻紀宇專欄:三個國家 三場動亂 三種命運

2014-02-20 18:21

? 人氣

烏克蘭首都基輔的獨立廣場,反政府示威者向鎮暴警察投擲汽油彈。(美聯社)

烏克蘭首都基輔的獨立廣場,反政府示威者向鎮暴警察投擲汽油彈。(美聯社)

歐洲的烏克蘭、亞洲的泰國、拉丁美洲的委內瑞拉,這分處3個大陸的3個國家有什麼共同之處?

從去年底到今年初,這3個國家先後爆發烽火漫天的政治動亂,規模之大足以動搖國本,而且都與「外國勢力」息息相關。更值得玩味的是,3個國家其實都不是獨裁政權當道,反對陣營必欲去之而後快的政府領導人,都是透過民主選舉上台;除了政治鬥爭,他們的命運也決定於動亂對經濟的衝擊。

烏克蘭獨立廣場喋血

烏克蘭夾處在俄羅斯與歐盟之間,既舉足輕重,又左右為難,國內親俄、親歐兩派勢力惡鬥已久,終於在去年11月全面爆發。有俄羅斯血統的親俄派總統亞努科維奇(Viktor Yanukovych)在莫斯科壓力之下,凍結與歐盟的經貿協定談判,等於停下烏克蘭向西方邁進的腳步。

儘管俄羅斯很快就慷慨回報,承諾提供紓困貸款,並降低天然氣供應價格,但烏克蘭國內的親歐派將失望轉成憤怒,數十萬人走上首都基輔街頭,佔據獨立廣場(Maidan Nezalezhnosti)。烏克蘭西部傳統親歐地區,也逐漸脫離中央政府掌控。

從此烏克蘭變成東(俄羅斯)、西(歐盟與美國)兩方角力的戰場。俄羅斯將這個前蘇聯加盟共和國視為禁臠,也是抵擋「西方勢力」入侵的壁壘。在歐盟與美國眼中,烏克蘭面積超過60萬平方公里、人口超過4500萬,雄踞歐洲東陲,重要性不言可喻,當然要全力爭取。

在這場強權的拉鋸戰之中,亞努科維奇顯得忽硬忽軟,進退失據,幾度與反對派領袖協商,甚至釋出總理與重要部長職位;但是又在國會通過壓制集會遊行的法案,動用武力鎮壓獨立廣場的示威群眾,引發強烈反彈。

另一方面,反對派也是龍蛇雜處,甚至不乏崇拜納粹、仇視猶太人的極右派勢力,動輒訴諸暴力,讓向來標榜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的歐盟與美國頗為尷尬。

2月18日,基輔情勢急遽惡化,26名示威者與軍警死亡,美國與歐盟威脅祭出制裁,亞努科維奇再度轉向,宣布「停火」,算是讓反對派取得「慘勝」。然而莫斯科並沒有放開韁繩的意思,而且依然扼制烏克蘭的經濟命脈,烏克蘭這場血腥的強權拉鋸戰,短期內不可能落幕。

泰國示威小火慢燉

 

從烏克蘭向東南方跋涉7500公里,來到全世界政變最頻繁的國家──泰國。從1932年廢除絕對君主政體、採行立憲體制以來,泰國總共發生過20次軍事政變,然而最近的一次卻是最麻煩的一次,6年來餘震不斷,始終無法塵埃落定。

2006年9月19日被軍方推翻的民選總理塔信(Thaksin Shinawatra),雖然去國已經6年,但是並沒有人去政息,反而繼續或明或暗、或幕前或幕後地主導泰國政壇。塔信執政期間,雖然不得中上階層與軍方的歡心,但是許多農民勞工對他散財童子式的社會福利政策卻相當懷念,餘蔭所及,他的親妹妹穎拉(Yingluck Shinawatra)在2011年當選總理。

因此代表中上階層的最大反對黨「民主黨」,對塔信這個在幕後操控國政在「藏鏡人」始終感覺有如芒刺在背,軍方對穎拉政權也是虎視眈眈。2013年8月,穎拉的「為泰黨」以推動國內和解為名,向國會提出《特赦法案》,但民主黨認定穎拉企圖藉此為親哥哥解套,讓他班師回朝。10月31日,首都曼谷爆發大規模示威。

這場政爭就像2011年的泰國洪水,災情嚴重但進展緩慢,反塔信群眾在民主黨籍前任副總理素貼(Suthep Thaugsuban)領導之下,幾度集結大批群眾,佔領曼谷的中央部會,呼籲全國民眾罷工、罷市、罷課,要求穎拉下台,代之以一個非民選的「人民委員會」。

然而出了曼谷市區,反政府示威乏人問津,掌聲稀落。素貼對穎拉政府發出的「最後」通牒一發再發,幾乎成了「狼來了」故事翻版。穎拉一方面撤回特赦法案,出動軍警控制局面,一方面在去年12月斷然解散國會,今年2月2日提前改選。民主黨自知在普選戰場必敗無疑,只能杯葛到底,讓「為泰黨」輕騎過關。

如今曼谷示威活動雖然不時傳出零星死傷,但是要再激化升高,似乎已不太可能,畢竟穎拉政權是民選政權,國會解散與改選一切合憲;相較之下,素貼的「人民委員會」顯得名不正言不順。

曼谷畢竟是泰國的政經中心,示威不但傷害泰國的國際形象,對經濟的影響逐漸浮現,去年第4季經濟成長率僅0.6%,是前年第1季以來最差成績。泰銖對美元匯價也連連下挫,可能迫使泰國央行減息。

從各個面向來看,泰國這場示威都已經接近終點。

委內瑞拉青年怒潮

 

從泰國上船,向西北航行1萬7000公里,穿越巴拿馬運河,來到濱大西洋的委內瑞拉首都卡拉卡斯(Caracas),又是似曾相識的動亂場景。委內瑞拉有兩樣名產:選美皇后與石油。然而近年來社會歡樂氣氛不再,石油財富也已消散無蹤。

從今年2月初開始,委國青年大舉走上卡拉卡斯街頭,抗議國家經濟衰退、通貨膨脹、犯罪猖獗。示威青年與鎮暴警察激烈衝突,至少造成6人死亡。馬杜洛(Nicolas Maduro)總統不為所動,指控美國幕後操控,並對「陰謀政變」的反對黨領袖羅培茲(Leopoldo Lopez)發出通緝令。

根據最新統計,委內瑞拉石油儲量超過5130億桶,高居世界第一,然而政府治國無方,產業除了石油之外乏善可陳,基礎設施破敗落後,民生物資短缺;委國通貨膨脹率高達56.2%,也是高居世界第一。

去年12月馬杜洛上電視對全國發表演說,原本準備暢談他要如何壓制通貨膨脹,結果卻意外體會到委國老百姓生活中的一大困擾:攝影棚突然停電。

委國前總統、反美急先鋒查維茲(Hugo Chavez)去年3月死於癌症,51歲的馬杜洛以指定接班人之姿上台,也經過選舉洗禮,然而他不僅欠缺查維茲的領袖魅力,而且面對急速衰退的生活水平與猖獗的犯罪率,始終一籌莫展,只能指望軍方繼續力挺。

羅培茲已在18日主動「投案」,目前被囚禁在軍事監獄中,即將出庭受審,全國各大城市的反政府青年在黑夜焚燒垃圾,焦躁等候結果。這位出身政治世家、年僅42歲的哈佛大學碩士,儼然成為帶有英雄光環的政治受難者,是否能夠帶領委國走出強人政治陰影,發揮經濟潛力,值得期待。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