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謝謝妳,請把我跟兒子的骨灰灑掉吧」繭居中年的家暴悲劇:日本退休大使殺子案首次開庭

2019-12-12 18:12

? 人氣

涉嫌殺害親生兒子的農林水產省前事務次官熊澤英昭。(翻攝網路)

涉嫌殺害親生兒子的農林水產省前事務次官熊澤英昭。(翻攝網路)

「謝謝妳為我盡了全力,非常感謝。我想除此之外別無他法。我要找一個葬身之處。找到之後,請把我的骨灰撒掉。英一郎的骨灰也請撒掉。」

熊澤英昭給妻子的訣別信

日本農林水產省前事務次官、曾任駐捷克大使的熊澤英昭殺子案11日首次開庭,76歲的熊澤英昭當庭坦承犯案,對檢方的起訴內容並無爭執。不過被告律師主張,44歲的死者熊澤英一郎長期對父母家暴,才會讓被告種下殺機。以證人身份到場的死者母親,則揭露了這個悲慘家庭的日常、無奈與悲戚。

這起命案發生在今年6月1日下午3時30分左右,警方隨即接到熊澤英昭的自首電話,說「自己殺了兒子」。警方趕到現場後,發現熊澤英一郎倒在一樓和室的棉被與血泊之中,一旁還有疑似犯案的染血菜刀,熊澤英昭隨即遭到逮捕。警方雖然立即將傷者送醫,但最後仍宣告不治。共同社說,死者的傷勢集中在胸、腹部,而且刀傷共有十多處,顯見凶手殺意堅決。

這起命案當時受到日媒高度關注,一個原因是事發前不久(今年5月28日),神奈川縣才傳出一起無差別殺人事件,一名中年男子拿生魚片刀當街無差別刺殺路人後自殺,最後造成2死、17傷的慘劇,兇嫌最後也傷重不治。由於兇嫌岩崎隆一是年逾半百(51歲)的啃老族,中年繭居(家裡蹲)一時間成為日本最受矚目的社會現象。6月1日被親生爸爸殺死的熊澤英一郎,正是一位足不出戶、也不工作的中年(44歲)繭居族。

【延伸閱讀】出沒在神奈川街頭的「道路魔」:關於令和第一起無差別殺人案,我們知道些什麼?

【延伸閱讀】日本中高齡繭居族突破60萬大關 「老老相伴」恐面臨社會孤立窘境

【延伸閱讀】「我找不到正職工作,也永遠成不了家」一封50歲繭居族的《朝日新聞》投書,說出了日本就職冰河期世代的老後困境

日媒關注熊澤英昭殺子案的第二個原因,就是熊澤家並非什麼貧困或社會底層的家庭。熊澤英昭是東京大學法學部畢業,1967年進入農林省(農林水產省前身)擔任公務員,歷任經濟局長、水產審議官、事務次官。2005年又被任命為日本駐捷克大使,直到2008年10月才由原田親仁接替職務,離開公務體系。這樣的公部門菁英,長子熊澤英一郎卻長年繭居,甚至對父母嚴重家暴,媒體自然不會放過這樣的題材。

【延伸閱讀】我不能讓我的兒子去殺小朋友」日退休大使親手刺殺繭居44歲長子,致電警方自首

日媒曾經指出,死者熊澤英一郎長年與父母分居、也沒有工作,最近才搬家跟父母一起住,附近鄰居都說「沒看過這個人」。據嫌犯熊澤英昭表示,死者從中學時期就有家暴傾向,今年5月搬回家住是「他自己的意思」。案發前數小時,死者對凶嫌抱怨附近小學運動會的聲音「吵死了」,兩人因此發生爭執。

熊澤英昭當時對警方供稱:「他(長子)最近也看到了(神奈川縣)川崎市的殺人案,可不能讓他去殺小朋友」、「不能對別人造成困擾」。警方表示,在熊澤家中搜出熊澤英昭的筆記,裡頭寫了許多表露殺意的文字,像是「連太太也被他打,不把他殺了不行」,認定凶嫌可能長期遭受家暴與精神暴力,才會決定殺害親生兒子。

熊澤英昭殺子案,就是這樣一件悲慘的案件。

對起訴內容並無爭執

12月11日,本案在東京地方裁判所第一次開庭。已被關押大半年的被告熊澤英昭穿著黑色囚服出庭,對於裁判長宣讀的起訴內容,熊澤英昭並不爭執,只表示「沒有錯誤」。檢察官在法庭上表示,兇嫌是拿廚房裡的菜刀犯案,對著長子熊澤英一郎的胸口刺了數刀致死。檢方表示,這把菜刀是被告在農林水産省工作時,獲贈的治水事業紀念品。

另一方面,被告的辯護律師則表示,被告與妻子雖然拼命支應長子的生活,卻總是在遭到對方家暴的恐怖感中度日。事發當天死者也出言恐嚇「殺了你喔」,讓被告感到可能真的會被殺害,希望法官審酌被告的心理狀態量刑。在這個審判熊澤英昭的法庭上,最讓人感到心酸的發言則是被告妻子的證詞。

2019年6月1日,涉嫌殺害親生兒子的日本農林水產省前事務次官、前日本駐捷克大使熊澤英昭。(翻攝網路)
2019年6月1日,涉嫌殺害親生兒子的日本農林水產省前事務次官、前日本駐捷克大使熊澤英昭。(翻攝網路)

這位死者的母親表示,長子(死者)從中學二年級開始出現暴力傾向。主要是因為在學校受到霸凌,放學後竟把這份鬱悶宣洩在家人身上。打人踢人都算是家常便飯,甚至會拿著點著火的打火機與菜刀恐嚇父母。死者母親每次遭受家暴時,都會打電話向正在上班的先生(被告)求救,丈夫每每放下工作回家,忙著制止兒子的暴行。

搬回家突然暴怒,威脅要殺害父母

長子在高中畢業後,陸續唸過幾間大學跟動畫學校。大學畢業後,他也曾經工作過幾年,但在10年前就不再工作,並且在外獨居,幾年前則被診斷出發展障礙(Developmental disability)。事發前一周,在外獨居的長子突然又搬回家。回家第二天,長子突然哭著說「爸爸真好啊,什麼都很自由。相比之下,我44年的人生又算什麼」。丈夫(被告)後來要他自己整理房間垃圾,長子突然暴怒,抓著先生的頭髮就朝著傢俱亂撞,「當時我以為(先生)會被殺死」。

從那一天開始,長子跟他們說話時都會語帶恐嚇,總是說「殺了你」、「幹掉你」。死者母親說,她跟丈夫都覺得非常非常害怕,只能帶著簡單食物躲在二樓,擔心會不會真的被殺掉。當被律師問到「沒有報過警嗎」時,死者母親回答「我一直非常害怕、非常恐懼,怕到甚至忘了要報警。只能等待(長子的粗暴行徑)停止」。對於被告,她也懇求法官,希望能對犯下殺人罪的先生輕判,因為「丈夫為了兒子已經拼盡全力」。在妻子說出這些不堪過往時,被告熊澤英昭一直低著頭、不時閉上眼睛,就這麼靜靜地聽。

「非常謝謝妳,請把我跟兒子的骨灰灑掉吧」

檢察官還在法庭上宣讀了一封信,內容是被告熊澤英昭決意殺死長子,並且希望妻子幫忙將自己和長子的骨灰處理掉。根據NHK報導,檢察官唸的內容是:「謝謝妳為我盡了全力,非常感謝。除此之外,我想已經別無他法。我要找一個葬身之處。找到之後,請把我的骨灰撒掉。英一郎的骨灰也請撒掉。」

《日本經濟新聞》稱,本案12日將繼續進行審判程序、詢問證人與被告,13日由檢方進行結案陳詞,並由辯方進行最終辯論。預計16日宣判。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