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守護香港資本主義避免通向奴役之路

2019-11-22 05:30

? 人氣

香港匯豐銀行 (HSBC)因為「反送中」示威活動而暫時關閉當地一些分行(美聯社)

香港匯豐銀行 (HSBC)因為「反送中」示威活動而暫時關閉當地一些分行(美聯社)

資本主義這個概念似乎已經成了明日黃花,沒人願意再提及了,更可怕的是資本主義成了過街老鼠,反對資本主義變成了正義的標準配備。如果大部分人都在反對資本主義,那我們已經通向了奴役之路。資本主義是香港自由的守護神,破壞資本主義就是在破壞香港的自由,香港除了堅守資本主義之外沒有第二條自由的道路,選擇放棄資本主義就是通向奴役之路。香港的資本主義精神已經遭受到了巨大威脅,現如今的香港動蕩把資本主義破壞殆盡,每一位信仰自由的人士觀之無不痛心疾首、百感交集、雙目泣血!

資本主義的命脈是私有財產權,所有行為倫理都要以私有財產權為根據,任何人決不能越私有財產權之雷池半步,無論此人多麼位高權重,無論此人多麼口號響亮,無論此人多麼正義高尚。我們看到香港的資本已經遭受到了嚴重破壞,私有領地也遭到了強力入侵,而且作為私有財產權本體的生命權也遭受到了恐怖的威脅。香港如果朝向這條道路前進必然會徹底摧毀資本主義,自由當然也就不復存在了,取而代之的必定是極權主義。在香港左翼思潮甚囂塵上的今日,每一位具有理性心智的資本主義守護者必須挺身而出大聲疾呼資本主義,揭露左翼反資本主義之荒謬絕倫,扶大廈之將傾,挽狂瀾於既倒,阻止左翼將香港帶向奴役之路。

資本主義所追求的是大市場小權力,傳統上香港的社會制度比較接近資本主義的理想,私有財產權在觀念和法律層面基本得到確立,市場也較少遭到權力干預。但是由於香港左翼思潮的鼓動,資本主義逐漸被錯誤認為帶有邪惡性,必須依靠權力來遏制資本主義,久而久之權力也就不斷壯大了,與此同時自由的範圍也就不斷縮小了。一旦自由範圍縮小,衝突就在所難免,在衝突過程中如果左翼思潮引領衝突前進資本主義私有財產權必然遭受打擊,這種可悲的打擊也必定來自衝突雙方,衝突雙方都會成為左翼思潮的陣地。現如今香港的市場變小了,香港的權力變大了,這種現狀正是資本主義理想的反面,卻是極權主義理想的正面。香港必須立刻恢復自由市場秩序,修補受傷的市場靈魂和體魄,清除左翼反資本主義的思想毒素。

2019年11月20日在香港香港理工大學內的學生舉著美國國旗。(AP)
2019年11月20日在香港香港理工大學內的學生舉著美國國旗。(AP)

資本主義天然具有消解權力的功能,市場的作用和權力的作用不可能存在於同一時空當中,也就是說在同一時空只能有一種存在發揮作用,要麼為市場、要麼為權力。資本主義能夠以自己最大的努力化解權力至最小,因此自由的範圍就變得最大了。我們隨便舉一個事例就能輕鬆映照出資本主義擴大自由的功效,資本主義徹底摧毀了奴隸制度,只有在資本主義市場經濟中奴隸不會存在,因為資本主義需要自由人提高邊際生產力,只有自由人才具有創造性,而創造性是生產最重要的因素,有了創造才能真實提高邊際生產力,而沒有自由的奴隸會大大降低邊際生產力,這是資本主義完全不能接受的。任何權力想要奴役個人,把自由人變成奴隸,必須首先消滅資本主義,否則權力根本過不去資本主義這一關。

資本主義嚮往和平,動蕩中生命和財產都會風雨飄搖,市場得不到安全保障,秩序會成為雨打浮萍。資本主義要求資本獲得持續累積,一旦資本累積過程中斷人的生存就要從零開始,和平一旦不存在了資本累積也不可能持續下去,只有和平能夠確保資本累積的連續性。人不可能在海市蜃樓中破壞和平,人只能依靠歷史中累積下來的資本來破壞和平,沒有資本人寸步難行,所以破壞和平的過程純粹是消耗資本的過程,在此過程中不僅資本累積不可能持續,資本自身都會遭到消耗,而且有可能還是滅頂之災。

在資本主義前夕戰亂幾乎從未停止過,只有當人類過渡到了資本主義時期才擁有了長久的和平。有人會反駁說兩次世界大戰就是發生在資本主義時期,所以資本主義不能確保和平反而會導致戰亂,這純屬無稽之談。兩次世界大戰發生在資本主義時期不假,但是其原因恰恰是左翼思潮反資本主義的結果,挑起戰爭的國家無一例外都走向了計劃經濟,私有財產權被徹底消滅,很多市場元素也被禁止使用。這些挑起戰爭的計劃經濟國家沒有一個在戰爭中獲勝,它們最終還是被資本主義戰勝了,而且戰敗國在戰爭結束後只要建立起資本主義市場經濟,就都獲得了空前的繁榮和平,而那些戰後反資本主義的左翼國家都處於貧窮動蕩之中。

資本主義只能在自由前提下存在,自由是資本主義的公設,資本主義乃實踐自由的結果,也是自由經驗形成的最有力保障。如果資本主義可以被人格化,那麼自由就是資本主義的信仰,資本主義的一切實踐都要以作為信仰的自由為根據規定,凡是違背自由的行為資本主義都不會去實踐。左翼思潮當然也談論自由,但是它們談論的只不過是自由的幻象,是虛假的自由和騙人的自由。左翼思潮從始至終都把自由當成積極的概念,也把自由當做積極的應用,所以導致了天下大亂,它們把自由的幻象當成知識和工具,有效破壞了真實的自由。自由只能作為消極的應用,絕不可能作為積極的應用。自由只能作為信仰,而決不能作為概念和知識。

*作者為奧地利學派經濟學者,古典自由主義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