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恐怖受難者之女談香港 魏筠:我們不是訴求芒果乾,而是追求安全感

2019-11-13 11:28

? 人氣

香港三罷抗爭越演越烈,多間大學遭到防暴警闖入發射催淚子彈,以中文大學的衝突最為嚴重。圖為抗爭學生13日一早就在中文大學的二號橋,準備抵禦隨時可能攻進校園的香港警察。(美聯社)

香港三罷抗爭越演越烈,多間大學遭到防暴警闖入發射催淚子彈,以中文大學的衝突最為嚴重。圖為抗爭學生13日一早就在中文大學的二號橋,準備抵禦隨時可能攻進校園的香港警察。(美聯社)

香港三罷抗爭越演越烈,多間大學遭到防暴警闖入發射催淚子彈,以中文大學的衝突最為嚴重,防暴自11日起強攻中大,12日更無間斷以催淚彈和橡膠子彈槍擊學生。白色恐怖受難者魏廷朝之女魏筠在臉書發文表示,這一代的人權與自由,其實是歷史血汗的累積,二二八事件直到2000年執政,一共花了50年,而有可能香港要花數十年,才能重返自由。

魏筠為現任民進黨客家部主任,她表示,到民進黨中央黨部上班的時候說過,不希望世界上再有政治犯,因為知道這樣難以言喻的愁苦滋味,產生多少悲慘家庭。魏筠指出,如今看來香港是一個世代的崩壞,要有多久才能重拾言論自由、集會遊行自由。

魏筠也說,她認識很多人奮鬥一生追求民主自由後死去,「我們在喪禮上哭,然後呢,剩下來只能盡力守護先人成果。」魏筠指出,大學畢業後,本來也只是從不看政治新聞的公務員,在研究生涯意外轉回政治職涯,就是因為感受到台灣社會呈現「反民主」、「可能被併吞」的危機,「童年被威權監控不安的感受,讓我們走到如今,所以挫折難過只能放水流,因為時間不等人。」

魏筠強調,沒有做好可能遭受當年一樣的陰影,別人嘲笑「芒果乾」(亡國感),但是吃過芒果乾的她知道那滋味太苦,不希望別人承受,是不可承受之痛。魏筠表示,基於使命感與「愛」才走得下去,從政之人要有理念與愛,才能忍受無端遭致攻擊之苦,努力對話感化他人,這絕對是人間修行,所以各位夥伴要撐下去,忍痛修行,喚起民主,救蒼生,「我們不是訴求芒果乾,而是追求安全感。」

臉書發文談香港 丁允恭:像是台灣的「倒帶」

總統府發言人丁允恭也在臉書發文表示,還記得在上小學前的時候,當時還是軍人的爸爸會買一些「80年代」、「雷聲」這樣的雜誌,看完以後,奶奶會在後陽台,用一個小盆子,點火,撕碎以後,把這些雜誌燒掉。丁允恭指出,那是美麗島事件後不久的年份,在更大一點的時候,有次爸爸在家外面跟人講話,講什麼我也不知道,結果回家以後,老媽就跟他吵了一大架,大意是「你跟人家談什麼政治」,所幸並沒有真的發生什麼事,老爸老媽吵完這一架也就似乎沒事了。

丁允恭指出,到了高中的時候,朋友們在學校發自己印的刊物了,那時還是手寫完,由很懂電腦的同學來電腦打字,再送到影印行偷偷去印,再由上大學的學長幫他們在校門外發。內容呢?就是批評時政也批評學校的管制,知道被抓到可能會被記過甚至退學,但也感受到時代漸漸打開,或許並不會真的怎麼樣。

丁允恭指出,然後到了大學時代,更多的抗爭、更多的運動⋯⋯這社會仍然有許多問題,政府也永遠不會令人滿意,但總之,這個國家已經有讓人抗議的自由。再然後,有了網路,然後他成為政府官員,「臉書留言充滿了罵我的話語。」

丁允恭表示,這一切的歷程差點都要忘掉了,這個國家是怎麼歷經這種種,走到今天這裡;然後,看到不遠處的香港,他們也在一個像是美麗島的分歧點上,然而一切像是台灣的「倒帶」一樣,讓這個歷程逆向行進,而且是10倍速的倒帶。

喜歡這篇文章嗎?

黃信維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