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新一任中華民國總統該做的七項青年政策

2019-11-13 06:10

? 人氣

年輕人需要的不是悲憫,而是一個透過奮鬥就可以有回報的社會機制,是一個符合法治與公平精神的向上攀登階梯,同時要有一個容錯、接受創新、忍耐不完美、鼓勵多過嘲諷的社會氛圍,以及可以邁向國際,做一番真正大事業的市場對接通道。(示意圖,取自pixabay)

年輕人需要的不是悲憫,而是一個透過奮鬥就可以有回報的社會機制,是一個符合法治與公平精神的向上攀登階梯,同時要有一個容錯、接受創新、忍耐不完美、鼓勵多過嘲諷的社會氛圍,以及可以邁向國際,做一番真正大事業的市場對接通道。(示意圖,取自pixabay)

新一任中華民國總統的青年政策應該是什麼?人民只看到「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亂開支票三腳貓治國術。至今沒有檯面上的領導者提出真正「命中核心」的對策。

但比無知還更可惡者,乃是面對任何提出青年解方的陣營,一律引經據典辯駁「已經做過」、「不可行」,卻無法提出「更可行」、「更有效」作法的執政黨。

難道執政黨的本份是辯駁在野黨的提案嗎?角色錯亂了吧?若執政者無法為年輕世代提出積極性「對策」,而只會「申辯」自身的辛苦,不妨回去繼續當監督角色的在野黨好了。

檯面上的掌權者在青年政策嬉鬧炒作的越兇,越令年輕人凜然驚覺這麼多人穿著「國王新衣」闖江湖,且容筆者一舒已見,陳述為何檯面上的領導者,面對青年政策交出不及格考卷。

第一部分:藍營看不清本質,綠營提不出對策,全部人都不及格

現在先檢討泛藍陣營的政策規劃能力。

與其要談本就低利率的「學貸免利息」,應該先問年輕人在大學畢業後,為何無法找到足以支撐學貸負擔的工作?

「笨蛋,問題不在學貸利息,而在拚經濟!」

「補助學生出國」

若要國庫出資補助出國,要青年出國做些什麼才有意義?是看風景吃大餐?還是有意識地選送青年去考察對台灣發展有助益的產業趨勢?

舉例來講,餐飲科系學生考察義大利米其林餐廳的管理,資工系學生參訪矽谷巨頭,工程科系學生學習中國大陸城市建設......每一個補助資源的投入,都應該要有考察計畫,要能算出CP值,要替國家的成長跟進步培育人才種子。

這不是丟下一句「錢由某某人想辦法」的空話就可以,因為不管辦法怎麼想,都是調用了這一代人用青春積累的國庫資金,去成就年輕人與國家的共同未來,當然要有一份詳盡的「公開說明書」,向提供資源的社會大眾做交代。

若某候選人真的不知道送學生出國該怎麼規劃,不妨參考前行政院長江宜樺成立的「長風基金會」如何舉辦海外團,有學有專精的卸任政務官帶隊,選送年輕人拜訪外國政黨、政府、企業、新創、文化團體,足跡遍訪美、日、東協、港澳,年輕人考察返台後持續發光發熱,讓海外參訪成為貢獻台灣的人生養份。

區區五人編制的長風基金會能搞清楚送年輕人出國要怎麼規劃?意欲執掌國器之重者,卻講了一個目的不明,財源不明的「送出國政策」,豈非政壇笑言?

「笨蛋,問題不在補助出國,而是出國考察如何拼經濟!」

「0-6歲國家養」

雖然這已經是層次較高明的說法,畢竟人口危機就是國安危機,如果沒有下一代子孫持續誕生,現在任何的政策努力都是構築於海市蜃樓,國家更有崩盤之憂。

但筆者認為,問題依舊在經濟,繁衍乃是生物天性,傳宗接代更被

視為婚姻的必經之路,台灣從光復初期一窮二白,乃至經濟騰飛的年代,都不需要政府幫忙養小孩,如今為何需要祭出「國家養」的支票?

是年輕夫妻對未來的經濟社會沒有信心?擔心工作收入無法支應養小孩成本,還是年輕人以自身經驗推估孩子出生後無法活得快樂?

「笨蛋,問題不在誰來養,而是民眾對未來經濟發展的信心不足!」

如果藍營無法跳脫「思維陷阱」,那就永遠躍遷到宏觀層次,真正深刻的理解青年政策,只會陷入無窮無盡亂開支票的泥淖。

事實上,只要經濟好好發展,國人自己會養小孩、自己會送孩子出國、會主動張羅小孩教育費,政府只需站在社福角度針對「特殊境遇者」提供資源,不需齊頭式的耗費財政。

綜上討論,筆者認為,能夠「一招破萬式」的便只有「拼經濟」一途而已。

20191108-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出席「台商挺韓國瑜後援會」。(陳品佑攝)
韓國瑜提出了政府補助鼓勵大學生4年、研究生3年中一定要有1年去國外當交換生的青年政策,並提出「學貸免息」政策,主張學生申請就學貸款不需繳交利息。(資料照,陳品佑攝)

第二部分:中華民國新一任總統該做的七項青年政策

筆者相當厭惡只會拿身分證秀出生年次,或靠著刷年輕臉龐自稱「青年世代」的張狂,以及只批判不提案的書生意氣。

因此,筆者幾番思索,不應憂讒畏譏而不拋磚引玉,冒昧試著提幾項總統該做的青年政策提案,行文之間若顯傲筆,望諸君諒解,並非自恃筆力,實乃筆者是一名深受其弊的魯蛇,而將見解轉作文字而已。

以下開展筆者向中華民國新一任總統的青年政策七項建言:

第一項:新總統要建構年輕世代的魂魄跟精神,以及對應支撐的社會體系。

台灣是一個缺少天然資源的海島,想發展經濟,注定只能「往外走:開拓市場」或是讓外國人「走進來:振興投資與消費」。

海島國家的社會文化應該要是「積極、開放、創新、冒險、自由、平等」,然而許多年輕人在成長過程中,卻受到親友跟師長,灌輸了一組完全對立的價值觀,分別是「消極、封閉、拘泥、保守、階級」。

即便是以觀光業為例,現在的政府不去幫業者拉海外觀光訂單,卻補助台灣人在島內觀光、逛夜市的抵用券,一邊讓本土產業只能台灣人去賺台灣人的錢,搶食同一塊小小的市場蛋糕。另一邊又睜眼看著台灣因為工業跟品牌不振,人民拿大把大把的銀子去買iPhone、進口車、國際精品,台灣的經濟實力不衰弱才有鬼。

新總統要怎麼召喚出年輕一代的「海島精神」,為台灣的「往外走:開拓市場」,讓外國人「走進來:振興投資與消費」而努力?這才是政府應該要給年輕人的答案。

第二項:新總統要幫助教師、家長、學生具有全球產業大局觀

許多幫助年輕人做大學志願選填的「學校老師」、「家長」、「補習班老師」往往是一群「產業門外漢」,他們真的有能力陪孩子討論未來生涯嗎?

舉個例子來講,筆者先前聽過電競業者分享,才了解年輕人投入電競並非只能打電動浪費時間,更有可能是資訊產業升級的大機遇。

舉例來講:

在電競產業中,雖然不可能每個人都當電競選手,但有電競娛樂體驗的「電機系學生」可以設計高規格電競筆電賣到全球,這已經成為台灣電腦大廠「微星、華碩、宏碁」眼前的轉型方向。「資工系學生」負責撰寫程式碼。「設計學院學生」負責華麗精緻的遊戲場景設計。「文學院學生」可發揮寫小說的專長去設計遊戲劇本。「觀光與會展系所學生」可以規劃國際電競賽事,讓世界各國來台參賽......

如果家長、高中校長、甚至學生本人,壓根不知道電競產業可以為這麼多年輕人創造就業機會,並且接軌國際,甚至帶動PC巨頭產業升級,認知上只停留在打電動是浪費時間的話,台灣在電競產業又勢必錯失機遇。

像這樣產業變遷的例子還有很多很多......需要新總統號令部會與業界密切討論,並傳遞給社會大眾。

新一任總統要讓家長、老師、學生對全球產業發展有通盤視野,才能幫助年輕人在關鍵時刻不要被長者陳舊錯誤的意見影響,以做出正確選擇。

20190528-2019台北國際電腦展,電競設備展示。(盧逸峰攝)
如果家長、高中校長、甚至學生本人,壓根不知道電競產業可以為這麼多年輕人創造就業機會,並且接軌國際,甚至帶動PC巨頭產業升級,認知上只停留在打電動是浪費時間的話,台灣在電競產業又勢必錯失機遇。(示意圖,盧逸峰攝)

 

 

 

 

 

 

 

 

第三項:新總統要面對高教系統的知識大塌陷、大崩解、大融合

在量子電腦、5G、物聯網、大數據、人工智慧洶湧大浪之下,台灣的大學教學體系猶如滿清末年,要用刀槍棍棒對抗西方船堅砲利一樣危急,但筆者卻看不出哪位總統級政治領袖或學界大佬正在推動高教系統性變革?

筆者主張,目前大學生有許多時間空檔,不妨壓縮本系必修於三年內完成,第四年用於學習另一套跨系所、跨領域的第二專長模組化學分。

在下依舊不空言,直接提案跟舉例。

1. 以醫學院為例

台灣某位重要政經領袖多次提到台灣要成為科技島並發展AI醫療,那「醫務管理系」學生,是否應該要加修「觀光系所」的模組課程,學習如何如何運用觀光業跟飯店業的思維,招攬各國VIP來台進行醫學美容、健康檢查、重症治療這些高單價度假式醫療?這應該比現在的政府發消費抵用卷還更「產業升級」、更「賺取外匯」多了吧?

「醫學系」學生要不要學習一些入門的資工程式語言與大數據分析課程,研究醫生撰寫病例的方式,如何盡量的轉換成「可統計」、「可運用」的大數據資料,各種病理診斷跟檢查結果,如何用來優化「機器學習」,讓AI醫療的演算法可以日益精進......這才能從人才儲備階段一步一步接近科技島與AI醫療產業化的整體目標。

2. 以藝術學院為例

台灣擁有近70萬件故宮館藏,同時也是西式、日式藝術的交匯地,藝術學院的學生除了鍛鍊藝術創作,若能也能學習「大數據學分」,從判讀全球GOOGLE搜尋趨勢、練習分析各大國際訂房網站、訂機票網站的大數據資料,判斷出各國「文化旅行愛好者」的偏好,是否也可以立足台灣,透過跨國數位廣告操作,吸引國際觀光客來台高端藝術文化之旅?或是提高台灣藝術家的國際身價,讓更多藝術界人士透過科技跟網路對接國際,提高產值與能見度?

3. 以法學院為例

在新科技飛速增長的年代,還有許多法規遠遠落後科技公司的腳步,美其名叫創新,務實講就叫遊走灰色地帶,未來最有前途的律師並不是打甲乙雙方欠錢不還的民事訴訟,而是要穿西裝打領帶代表UBER、Airbnb這種科技創新的外商飛往世界各國遊說國會議員跟部會,參與制定各國法規。

現在Foodpanda和Ubereats不就又需要律師替他們遊說政府制定法令了嗎?未來還有自駕車廠商、物聯網廠商、區塊鏈廠商、新能源、智慧城市廠商.....都需要「國際化律師」幫他們遊說世界各國政府的法規環境,請問白髮蒼蒼的法學院教授們準備好如何培育學生面對這個人類世界百年一遇的廣闊國際戰場了嗎?

4.以商學院為例

Facebook號稱要發佈跨國界通用,以「一籃子各國貨幣」做擔保的「Libra」數位貨幣,這不但大舉衝擊各國中央銀行的地位,也會讓外匯主管機關十分頭痛,更可能使過去各國政府用來調整經濟環境的「貨幣政策」有效性受到挑戰,貨幣銀行學這門學科要如何因應,財金系教授已經想到對策了嗎?

台灣教授不用苦思了,因為在各位一臉茫然的同時,「中國人民銀行數字貨幣研究所所長穆長春」為了穩定中國大陸金融業者的軍心,已經在大陸最受盛名的羅振宇「得到APP」上,開設數字貨幣課程,並宣佈中國官方也將發表虛擬貨幣,一舉穩住了整個中國金融業的系統性恐慌。

親眼看著在這次Facebook跟中國人民銀行在數字貨幣議題上高手過招,硬碰硬幹了一架,但台灣的學者跟金融業者及主管機關卻仍一臉還未睡醒的蒙圈樣,我想勝負已定,夫復何言?

如果大學教學體系不趕緊變革,我們還要讓多少學生背負學貸,花費四年去學習即將不合時宜的大學教育呢?

這個命題,遠比學貸免利息還危及國家命運一百倍不止吧?

20190731-臉書計劃發行虛擬貨幣Libra幣,希望改變全球經濟、讓各地方的人都能有更好的生活。(資料照,取自臉書Libra)
臉書計劃發行虛擬貨幣Libra幣,希望改變全球經濟、讓各地方的人都能有更好的生活。(資料照,取自臉書Libra)

第四項:破除職涯迷思與家庭情緒勒索

我們從剛剛逐級推導,發現「台灣要往外走」、「社會要有產業大局觀」、「高等教育要來一場驚天動地的變革」,接著我要講的就是,年輕人必須面對來自家庭的霸凌跟情緒勒索。

「七叔公的兒子當公務員了,六嬸婆的女兒考上律師了,就你,每天只想做夢當藝術家,敗家子」不知道有多少學藝術的學生要聽長輩這些霸凌跟碎念。有更多的學生,在觀念尚且萌芽時,就已經被家庭長輩搶走大學志願卡,填起所謂「有錢途」的科系來。

往往就這樣,我們的社會多了一位碌碌無為趕下班的平凡工程師,少了一位本可以光彩燦然的文化工作者......

所以筆者前三項建言統合起來,便可成為青年世代用來對抗家庭革命的論述武器,讓家長知道世界已經變了,家長也要學著放手!

第五項:建立尊重牛人的社會文化

延續第六項做討論,為什麼社會大眾會對「成功的定義」如此狹隘?進而用這一套狹隘的認知去制約住一代又一代的台灣青年,形成世代無盡的悲唱。

新總統應該要動用國家機器,讓國人同胞看見,年輕人在適才適性的狀況下,才能發揮自己最大的潛能,筆者在台灣微軟實習一年,學了一句話叫做「用心發現,潛能無限」,如果大眾看到一位學有專精的板模工人,日收3000元,月薪十萬元,相當於白領大學生出社會十餘年才可能拿到的薪水。

若看到種茶葉的農夫,外籍觀光客一來總是把茶罐搶購一空,破破的草棚比不上信義區專櫃,但營收卻毫不遜色.......

筆者呼籲,我們的社會不要再以外顯的「階級」與「刻板印象」去幫年輕人打分數,而是要打造出一個「尊敬各行業牛人」的社會氛圍,這才有辦法鼓舞年輕人,追尋自身的幸褔,拼命成為這個圈子裡最頂尖的一份子,台灣年青人不需要向無知、淺碟的社會大眾負責,而是要爭取行業中最牛的前輩的肯定,為青年打氣,為青年指明方向,就是新一任中華民國總統的責任。

第六項:連結國際,建構產業腹地

若年輕人只做內需跟服務業,開小咖啡廳、或賣衣服,職業雖無分貴賤,但是以國際經貿來看,文青小店向衣索比亞買咖啡豆,西門町衣舖賣韓國批發來的衣服、搭著Uber到處晃,隨手點選FB跟GOOGLE聯播網的廣告,終究只會讓台灣的資金不斷外流,變成越來越窮的國家。

台灣需要賺全世界的錢!這就是唯一的解方!

台灣需要找到「旗艦級」的產業,然後靠著這個產業在全球攻城掠地,在才是年輕人所需要的未來!

第七項:把世代戰爭用在進取,而非用來仇富反中

現在的執政黨相當可惡,把所有青年的不順,一律賴給國民黨、共產黨來當代罪羔羊,蔡總統在最佳助選員習近平的幫助下,把台灣青年應該要向民進黨咎責的民氣,轉到反抗中國的軌道上。

然而,筆者卻高度憂慮,負責任的國家領導人,例如蔣經國,當他遭受打壓時,他會獎帥三軍,鼓舞民心,做出IDF戰機做自主國防,他手下的孫運璿會在欣欣早餐店邀請產業大佬,共同打造出台灣震驚世界的積體電路產業,而有了聯電跟台積電。

而今天的國家領導人,卻只是把香港亂象當成政治提款機,把被打壓當成新聞操作的素材,而沒有提出逆境求生,福澤子孫的長遠政策,這才是筆者搓呼哀歎之處。

20191110-總統蔡英文10日出席「守民主、護台灣」台灣大聯盟成立大會。(簡必丞攝)
現在的執政黨相當可惡,把所有青年的不順,一律賴給國民黨、共產黨來當代罪羔羊,總統蔡英文在最佳助選員習近平的幫助下,把台灣青年應該要向民進黨咎責的民氣,轉到反抗中國的軌道上。(資料照,簡必丞攝)

結語

筆者在十年之間,當過外送員、掃地工、大夜店員、走過波折的創業,知道一文錢逼死英雄好漢的壓力.但幸好一路上遇到不錯的戰友、貴人,才一步一步活下來!後來見識過外商公司的高壓跟闊綽,也見證過政府領導人一筆而決天下事的豪情跟心酸。

筆者可以負責任地講,年輕人需要的不是悲憫,而是一個透過奮鬥就可以有回報的社會機制,是一個符合法治與公平精神的向上攀登階梯,同時要有一個容錯、接受創新、忍耐不完美、鼓勵多過嘲諷的社會氛圍,以及可以邁向國際,做一番真正大事業的市場對接通道。此外,也要為企圖心不大,只求平安簡單的年輕人保留一個可以安頓自我的社會環境。

年輕人要往外衝時,政府早已想方設法推他前進,年輕人需要退回來被保護時,政府擁他入懷,叫他安心,這就是新總統面對青年世代該有的態度!

筆者曾在風傳媒9/11發佈一篇《新一任總統要有的護台六脈神劍及民主志向》,裡面談了故宮數位典藏,以及青年GAP YEAR,後來過了10天,9/22某位候選人提出了類似見解,最後因他的說法不切實際,又被幕僚改回跟我投書時採用的「數位典藏」觀點完全相符,再接著,該名候選人又拋出「送青年出國」,這也是筆者該篇社論核心論點之一,但某候選人遭到砲轟後,提出的修正作法也退縮到符合筆者原文寫的「看經費選送人數」,幾次往返下來。為了避免此種誤會不斷發生,筆者在此聲明,筆者雖然不才,但是撰寫的政策提案皆是環環嵌套,前後呼應,在沒人找筆者討論的狀況下,如果隨便拿去扣上「發大財」的萬用王牌便煞有其事的發佈,而不深思筆者為何筆者行文時要預先設定這麼多組政策條件,媒體曝光後,自取其辱也是必然,有興趣的諸君,不妨去比對前因後果,檢驗筆者是否一字妄言。

在一個「總統級政策」只能用「十個字」以內的口號來呈現的淺碟年代,例如「國家養、發大財、送出國、做不到」之類,筆者行文五千字談青年政策已經顯得不合時宜,要繼續寫還可以寫很多,但筆者若真的隨手起草「萬言國政白皮書」,恐怕要遭的白眼,跟白目罵名都少不了,行文至此,就此停筆,天佑台灣,來日一壺濁酒喜相逢,有緣再會!

*作者為日知文教協會理事長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