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興隆專欄:當大學開始追求碳中和(Carbon Neutral)

2019-11-13 07:00

? 人氣

“碳中和”是一個零碳排放概念,也就是把我們產生的溫室氣體(主要是二氧化碳)給全部“消除掉”。對一個大學而言,如何可以達到零碳排放呢?(示意圖,取自景文科技大學臉書)

“碳中和”是一個零碳排放概念,也就是把我們產生的溫室氣體(主要是二氧化碳)給全部“消除掉”。對一個大學而言,如何可以達到零碳排放呢?(示意圖,取自景文科技大學臉書)

大學排名一直是項軍備競賽。好的大學吸引好的學生、好的老師、募集到更多的捐款,也因此做出更好的研究,培養出有影響力的校友,成了「馬太效應」的循環與回饋。因此,透過大學排名可強化學校形象,這也是大學願意投入這項軍備競賽的重要原因之一。

我曾經在2007年寫過一篇文章提到“一所好的大學該如何定義?根據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週刊(U.S. News and World Report)針對全美大學排名所訂的檢定基準,可歸納出:學術專業人士的評鑑、新生轉學率、每位學生所分配的教學資源、學生的篩選度、財務資源、校友回饋率等六大指標。這套看似複雜的機制,我想可以歸納成:好學校、好老師、好學生、好設施(備)、好有錢,這「五好」。”在同一篇文章中,我在想除了「五好」是傳統評估大學表現的評鑑基準,那未來呢?是否有新的標準會被考慮呢?如果有,那又會是什麼?我認為「校園的永續度」(campus sustainability)或許會成為評鑑機制的下一個主戰場,畢竟若增加一篇論文意味著多製造一份污染,絕非一般人所樂見。

想不到十多年之後,2018年英國泰晤士高等教育(Times Higher Education,THE)這個國際知名的大學排名機構,提出了一個以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SDG作為大學評比的新基準:「世界大學影響力排名(University Impact Rankings)」。這是全世界第一個以聯合國公布的17項永續發展目標為基礎的世界大學排名。THE的「世界大學影響力排名」,展現的是一個更大的大學評比趨勢:看待大學在更寬廣層面形成的影響,而SDG將會成為評估大學對社會、環境、夥伴關係等影響力表現的一個普遍共識。這其實很容易理解,因為大學是推進一個國家社會發展的驅動力,每個國家的重要人才都是大學培育出來的,可以想見,如果他們在大學期間就認知到永續發展的重要性,當他們有機會成為國家領導人時,應該會對永續發展多一份重視。

20180324-台大椰林大道。(蘇仲泓攝)
大學是推進一個國家社會發展的驅動力,每個國家的重要人才都是大學培育出來的,可以想見,如果他們在大學期間就認知到永續發展的重要性,當他們有機會成為國家領導人時,應該會對永續發展多一份重視。(示意圖,蘇仲泓攝)

在THE的「世界大學影響力排名」裡,其中的SDG 13氣候變遷行動中,有一項“承諾成為碳中和大學”(Commitment to carbon neutral university)很吸引我的注意,因為這代表著大學在推動永續發展的議題上,即將進入真槍實彈的“實作區”了。在國家的層級上,聯合國在日前的氣候行動高峰會議(Climate Action Summit)宣布有超過60個以上的國家承諾,將在2050年以前達成二氧化碳淨零碳排的目標;在企業層級上,國際級的企業都在追求零碳排放或使用100%再生能源;在高等教育體系,2006年的「美國學院與大學校長氣候承諾」(American College and University Presidents Climate Commitment (ACUPCC))是以大學碳中和為目標。目前,不論是美國、歐盟、澳洲,皆有大學表示他們已經或預計達到碳中和大學目標,例如:American University, Charles Sturt University, University of Sheffield等。

“碳中和”是一個零碳排放概念,也就是把我們產生的溫室氣體(主要是二氧化碳)給全部“消除掉”。對一個大學而言,如何可以達到零碳排放呢?大學的獨特性是教育與研究,如何將永續發展融入教師的研究與學生的專業學習及生活學習,是大學必須要正視的。在此,我只想談談技術面的挑戰。要把碳消除掉的第一件事是要知道產生多少碳,也就是碳盤查。一個大學產生之碳排放量可分三大範疇:範疇一是直接排放,如公務車用油量、加熱鍋爐之燃料量;範疇二是間接排放,如校園用電量;範疇三是其他間接排放,如教職員上下班開車、出國交通、廢棄物處理等等之排碳量。

了解自身的排放情況之後,接下來的設定減碳目標與減量計畫,減量的方法包括有:(1)減法、(2)取代、(3)抵換(offset)等主要策略。減法就是設法減少二氧化碳的產生,例如,政府推動的四省計畫(省電、省水、省油、省紙)就是其一,還有提高能源使用效率也是重要的減法,例如,使用節能標章產品、高能效之冷氣、節能燈泡乃至於綠建築的設計。這些都是真正減少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也省下可觀的電費)。取代是使用再生能源取代傳統石化燃料電力,例如,校園房舍屋頂加裝太陽能光電系統。抵換(offset)是指當前述作法執行後,仍無法消除的部分的處理方式,例如碳權(carbon credit)、植林等。

最後是例行年報公佈與評估追蹤,讓資訊透明公開化。可以想見,大學要做這些事情,需要付出的代價絕對不少。對都會區的大學而言,有多少屋頂可以裝設太陽能電板?有多少綠地可以種植更多樹木?即使做完了這些努力,還有很大的碳缺口時,還可以怎麼辦?我的想法是,無論如何,大學推動碳中和具備了幾個重要的意義:首先,面對氣候變遷議題,大學不再只是作壁上觀的旁觀者,好似這件事情只和政府與民間企業有關,而能透過親身的參與了解問題,進一步可透過大學豐沛的研究能量去解決問題。第二,用電會是大學主要的碳排放來源,再生能源電力會是協助解決大學碳中和問題的重要解方,然而,有限的校園屋頂只是杯水車薪,未來的綠電轉供代輸不僅是企業有需要,大學也是。最後,大學透過擬定氣候行動計畫,對大學校園整體規劃提供一個明確的永續藍圖,例如,在新建校舍時,便可因此導入智慧節能設計,達到節能減碳與降低電費的雙贏結果。

*作者為國立高雄大學土木與環境工程學系教授/創新學院院長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