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脫歐檔案》分居風暴全球震盪!誰能從這場決裂中獲利?

2019-12-12 09:40

? 人氣

反脫歐民眾(AP)

反脫歐民眾(AP)

脫歐公投通過三年多以來,各界最關注脫歐的經濟衝擊,包含英鎊、歐元雙雙貶值,英歐之間的稅務、法規與人力波動將大幅影響全球貿易,尤其對英國人而言,短期內各種商品、糧食與能源價格都將上漲,前景似乎烏雲密布。

其實,除了讓英國重掌國家自主權,脫歐也能為經濟與政治帶來正面影響,只是這「撥雲見日」的陽光,未必都灑在英格蘭群島上,堪稱幾家歡樂幾家愁。

倫敦不再是「歐洲跳板」 擅英語的歐盟國家受惠

過去的倫敦不僅是全球前三大金融中心,也被非歐洲企業視為轉入歐洲的方便門戶。但離開關稅同盟與歐洲單一市場的英國,必然讓企業增加不少稅務與行政成本,脫歐公投之後,跨國企業就紛紛討論起「脫英」計劃,歐盟其他經貿中心順理成章成為外企下一個目的地,接收許多工作機會。

2019年10月19日,英國脫歐進程關鍵時刻,下議院表決首相強森的新版《退出協議》,反對脫歐民眾在倫敦舉行大規模集會(AP)
2019年10月19日,英國脫歐進程關鍵時刻,下議院表決首相強森的新版《退出協議》,反對脫歐民眾在倫敦舉行大規模集會(AP)

最擅長未雨綢繆的日本企業,曾在1980年代柴契爾(Margaret Thatcher)政府鼓勵之下大舉前進英國,40年來日企已增加至1000家,多為汽車、金融等產業。但他們現在全都如坐針氈,深怕遭受脫歐重擊。大廠汽車日產(Nissan)、豐田(Toyota)和本田(Honda)等早就開始縮減英國業務。松下電器(Panasonic)年初也決定把設在英國的歐洲總部挪至荷蘭,提早因應潛在問題。

這一波企業遷移潮中,最有可能受益的國家當屬德國、荷蘭與盧森堡等西歐國家,這幾國經濟環境穩定,擅長英語的語言優勢也是主要原因,能降低外國人才轉移的陣痛期。集結150家加拿大主要企業的加拿大商會(Business Council of Canada)主席海德(Goldy Hyder)也說,愛爾蘭有望成為北美企業遷移的目標,畢竟愛爾蘭將成為歐盟境內唯一以英語為官方語言的國家,也具備聯結大西洋兩岸的地理優勢。

經濟震盪、左派興起?金流湧向海外

面對不確定性,擅長避開風險的投資者往往反應最快,根據《路透》(Reuters)10月初報導,無論是「軟脫歐」或無協議的「硬脫歐」,想必都讓英國富人心急如焚,因為他們正大量將資產移往避險天堂──瑞士。瑞士銀行業者透露,近期在當地開戶的英國客戶暴增3倍之多。至今年3月為止,英國人存放在瑞士的財產約為190億美元(約台幣5800億元),而且有望繼續增長。2009年金融海嘯時,這個數字曾暴增至300億美元(約台幣9170億元)。

脫歐動盪中,瑞士銀行成為英國富人避險的好去處。英國脫歐。(AP)
脫歐動盪中,瑞士銀行成為英國富人避險的好去處。英國脫歐。(AP)

由於保守黨(Conservative Party)在脫歐亂局中不斷流失支持度,瑞士銀行業者也強調,工黨(Labour Party)為首的左派勢力可能在未來大選獲得更多選票,增添英國富人的擔憂,才讓海外銀行樂呵呵。盧森堡也是英國人偏好的避險基地,今年三月為止,英國公民在盧森堡存放資產已達140億美元(約台幣4280億元)。

運動選手也受限?非洲國家隊竊喜…

支持脫歐的英國人民,多數認定歐盟的人員流動,造成外來人才奪走工作機會。但從另一角度而言,人才流失至英國的其他國家,可能正準備迎接返鄉人才,而且受影響的國家遠遠超過歐洲範圍。

南非國家板球隊(South African National Cricket Team,暱稱The Proteas)隊長普萊西斯(Faf du Plessis)日前指出,脫歐之後南非頂尖球員可能失去待在英國的權利,極可能回流至國家隊,有望振興國內板球隊。

南非國家板球對隊長普萊西斯。(AP)
南非國家板球對隊長普萊西斯。(AP)

南非球員何以大量跑到英國?一切源於10多年前的「科帕克判決」(the Kolpak ruling)與《科托努協定》(Cotonou Agreement)。「科帕克判決」」指的是歐洲法院(ECJ)2003年對斯洛伐克手球員科帕克(Maroš Kolpak)的判決指的是2003年斯洛伐克手球員科帕克(Maroš Kolpak)與歐洲法院(ECJ)的判決。當時在德國手球聯賽效力的科帕克被視為「外援球員」(斯洛伐克當時還未正式加入歐盟),因為聯盟規定每隊只能有2名外援球員,他在2000年遭到球隊釋出。科帕克為此狀告歐洲法院,主張「歐盟與任何國家簽訂自由貿易協定之後,該國家的公民也享有在歐盟工作的自由」。

《科托努協定》則是非洲、加勒比和太平洋國家集團(ACP)78個國家2000年和歐盟簽訂的經貿協議,後來被雙方的經濟夥伴關係協定取代(The ACP-EU EPA)。在「科帕克判決」框架之下,ACP成員等國的板球球員都能自由參加英國聯賽,英國的高收入誘因吸引大量ACP頂級選手,他們甚至被統稱為「科帕克球員」(Kolpak players),南非國家隊因此受到重創。

如今英國不再受歐盟法規限制,科帕克球員可能被迫返鄉,雖然選手職涯與收入大受影響,但對南非體育賽事而言,未嘗不是趁機壯大的機會。

「脫英」情緒高漲的各地人民

最後也是最危險的——脫歐後的混亂極有機會滋養「區域主義」聲勢,甚至導致英國崩解。大英聯合王國的四個構成國之中,蘇格蘭與北愛爾蘭在公投時都選擇「留歐」,由於歷史、文化不同與財富分配等因素,這兩個邦國一直都有脫離英國的念想。半數北愛爾蘭人民渴望與愛爾蘭共和國統一,上個世紀還為此引發數十年暴力衝突;蘇格蘭更在2014年舉行過獨立公投,最後以44.7%贊成、55.3%反對的差距未能獨立。

英國脫歐公投結果
英國脫歐公投結果

但在近年亂局中,蘇格蘭不願被迫承受脫歐苦果,獨立聲浪愈來愈大,甚至曾打算再舉行一次獨立公投;北愛爾蘭直接和歐盟成員愛爾蘭接壤,邊界相通問題更成為英-歐《退出協議》(Withdrawal Agreement)最大的僵持點,北愛同樣也不想因為脫歐犧牲便捷的關稅同盟,寧可追求「脫英」。

雪上加霜的是,威爾斯雖然有52.53%民眾支持脫歐,近年卻也出現「獨立潮」,威爾斯國民黨黨魁普萊斯(Adam Price)曾批評,英國國會數十年來忽視(威爾斯)貧窮問題,無法有效治理並代表威爾斯發聲,因此「愈來愈多人體認到脫離英國會有較好的未來」,或至少追求讓威爾斯議會擁有更多權力。

《衛報》資深經濟評論員查卡波堤(Aditya Chakrabortty)也引述社會學家安德森(Benedict Anderson)「想像的共同體」並指出,社會需要一定的理想性才能讓眾人團結、形成國家認同,但在脫歐紛擾中不斷撕扯的「英國認同」,早已如查卡波堤的文章所述——《維持聯盟需要的想像力,我們已然失去》。

英國騎警走過一排英國國旗旁,英國脫歐。(AP)
英國騎警走過一排英國國旗。(AP)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穎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