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春山觀點:「腦死北約」面對「崛起中國」

2019-12-12 09:53

? 人氣

北約70周年峰會在倫敦舉行。(資料照,AP)

北約70周年峰會在倫敦舉行。(資料照,AP)

「北大西洋公約組織」(以下簡稱北約)二十九個成員國的領袖於12月3至4日在倫敦舉行高峰會,慶祝這個組織的七十歲生日。這次峰會的最大特色是在閉會發表的聯合聲明中,首次提及中共,指出「我們認識到中國日趨增加的影響力和國際政策,既帶來機會又呈現挑戰,需要我們一起以同盟來解決。」

北約是冷戰的產物,目的是要圍堵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蘇聯共產主義勢力在歐洲地區的擴張。但隨著蘇聯解體和東歐劇變,「華沙公約組織」解散了,北約則因量變而產生質變,加入了原先的東歐共黨國家,成為一個地區性的防衛合作組織。承繼蘇聯龐大軍力的俄羅斯,視北約東擴是試圖改變歐洲軍事政治格局,壓縮俄國的戰略空間。尤其是2013年烏克蘭危機爆發,導致俄羅斯與北約關係的惡化。

1987年,美國總統雷根與蘇聯領導人戈巴契夫簽署《中程飛彈條約》成為冷戰和解里程碑。(AP)
1987年,美國總統雷根與蘇聯領導人戈巴契夫簽署《中程飛彈條約》成為冷戰和解里程碑。(AP)

中共成為北約關注的角色,當然是因為中國大陸的和平崛起。北約秘書長史托騰柏格(Jens Stoltenberg)即公開表示「我們如今體認到,中國崛起對所有成員國都帶來安全上的影響」,因為「中國有著全球次高的國防預算,並於近年來大量展示他們全新且現代化的軍力,包括射程可達整個歐洲和美國的長程飛彈。」最重要的是,中共的影響力已逐漸逼近北約含蓋的歐洲地區。

眾所周知,區域組識要發揮防衛合作的功能,成員國就必須對安全威脅的來源,具有相當程度的共識。但美國智庫「大西洋理事會」(Atlantic Council)網站的社論副編輯威瑪(David A. Wemer)日前卻撰文表示,北約成員國對重大威脅仍有不同認知。例如,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認為,北約面臨之最大威脅係恐怖主義,但波羅的海三國的愛沙尼亞和立陶宛,則認為俄國為其最大安全挑戰。

川普視中共為戰略競爭對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11月20日在布魯塞爾北約外長會議上,強調盟國必須應對來自中共目前潛在和長期的威脅,故不能忽視他們與北京執政當局之間的「根本差異和不同信仰」。美國負擔北約的七成支出,川普政府當然希望北約能配合美國的安全及軍事戰略,包括美國的中國政策。

馬克宏11月7日接受英國《經濟學人》雜誌專訪時,提出「北約腦死」(brain dead)的說法,在倫敦峰會上引起爭辯。馬克宏認為,土耳其出兵敘利亞北部打擊庫德武裝,是「在對我們利益攸關的地區,未經協調發動進攻。」而美國不與盟國合作就撤出敘利亞,放手讓土耳其採取攻擊行動,顯示北約內部缺乏協調合作,「正在經歷腦死亡」。在英國陷入脫歐困境,以及德國「鐵娘子」梅克爾(Angela Merkel)宣布不再爭取續任基督教民主黨黨魁,以及在2021年總理任期屆滿不再爭取連任後,馬克宏的角色突出,對北約的看法有一定的衝擊力。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