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對外共同敵人不明確,70歲的北約垂垂老矣

2019-12-06 18:00

? 人氣

創立滿70周年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內部雜音讓其影響力逐漸下降。(翻攝自NATO Twitter)

創立滿70周年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內部雜音讓其影響力逐漸下降。(翻攝自NATO Twitter)

成立於一九四九年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 NATO)已七十歲,十二月四日在英國倫敦赫特福德郡(Hertfordshire)舉行高峰會議。會議由北約秘書長史托騰柏格(Jens Stoltenberg)主持。前一晚英國女王在白金漢宮宴請出席峰會的各國領袖們。

川普要求歐洲國家提高軍費

一個聯盟體系的存在,重點並不在於成員優劣寡眾,而在於是否對外有共同的敵人。蘇聯解體後二十多年來,北約重要對手「華沙公約組織」(Warsaw Treaty Organization)早已瓦解,其成員甚至加入北約組織,沒有共同的敵人,成員間對未來發展方向毫無共識,聯盟體系當然分崩離析。

在冷戰結束後,北約逐漸將任務轉向打擊恐怖主義、資訊安全以及防範俄羅斯等潛在的威脅來源。俄羅斯在名義上雖是北約的夥伴國,但北約仍將俄羅斯視為假想敵;與俄羅斯交好的中國,雖然距離北約較遠,但中國對非洲與中東的經營也引起北約的注意。

北約之所以存在,在於其有能力提供歐洲國家安全環境,特別是歐盟的經濟必須受到北約的安全維護。畢竟俄羅斯在二○一四年的克里米亞事件做法,還有近年在波羅的海(Baltic Sea)沿岸的加里寧格勒(Kaliningrad)不斷增加空軍實力,這讓波羅的海周邊國家的安全受到威脅。

美國總統川普(Trump)對北約原本就有許多怨言,他曾要求北約歐洲國家的軍事預算能夠提升到國內生產額(GDP)的二%以上。根據北約秘書長史托騰柏格的說法,今年九個歐洲國家已經達到這樣的標準,大部分國家將在二四年達成。至於北約總體軍事預算,自一六年起至二○年將達到一三○○億美元,至二四年將達到四千億美元。

川普對北約歐洲國家的怨言是,美國提供相關軍事力量維繫歐洲的安全,但大多數國家竟然是「搭便車」,因此在北約內逼迫歐洲國家增加軍事預算。北約早在一四年威爾斯峰會(Wales Summit)就確立這樣的共識。

反恐需與潛在敵人俄國合作

不過,如前所述,北約的存在最重要的是確立競爭目標,川普將俄羅斯與中國定位為競爭對手,自然也希望北約站在美國這一邊,共同面對俄、中對國際秩序的挑戰。然而,北約成員複雜,例如土耳其近期在敘利亞問題上與俄羅斯達成協議,共同維護土、敘邊界安全,自然在敘利亞問題上與其他北約國家意見相左。

至於希臘自從發生財政問題以來,中國勢力大舉進入,特別是「一帶一路」的海上絲綢之路,歐洲的登陸地點便是希臘,希臘自然不願與中國對抗。而英國如果成功脫歐後,勢必更加依賴北約與美國的聯盟關係,呈現北約內部針對國際議題無法達成共識的現象。

一八年六月,北約同意「戰備倡議」,承諾二○年將提升新戰備,但並非增加新的軍力,而是在既有的規模上調整波羅的海、黑海及波蘭可能面對的緊急事態軍事準備。

面對中俄的太空威脅,北約將在目前的陸、海、空、網之外設立太空第五個戰場領域。北約軍事委員會在今年十月十四日召開會議,邀請美國新任太空司令芮孟(John Raymond)簡報太空的安全環境。北約的太空戰略目標並非要將太空軍事化,而是要確保足以應付來自太空的可能安全威脅,當和平使用太空及良善的環境受到破壞時,有實力恢復秩序。

至於反恐工作,北約需要與諸多北約夥伴國合作,包括俄羅斯、伊拉克、約旦、塔吉克與土庫曼等國,中國與伊朗並非夥伴國。北約錯亂的地方是,在反恐上要與俄羅斯合作,但在地緣與太空戰略上卻將俄羅斯視為威脅。

「人生七十才開始」北約不適用

許多人戲稱北約早已腦死成植物人。北約集體防衛的基礎《華盛頓公約》第五條:對某一會員國的攻擊視為對所有會員國的攻擊,接著採取《聯合國憲章》第五十一條:授權進行集體自衛行動。因此,在九一一恐攻事件後,協助美國打擊恐怖主義團體;但土耳其曾想買中國紅旗飛彈,遭北歐其他國家質疑,今年又部署了俄羅斯防空飛彈。

「人生七十才開始」,這句話並不適用在北約身上,冷戰後轉型成反恐先鋒,但在基地組織、伊斯蘭國等恐怖主義團體受到一定控制後,北約如果想要配合美國將俄、中視為競爭對手,就必須取得北約所有成員國的同意與配合,但內部無法整合,川普在意的軍事預算也無法到位下,邁向北約八十的路途將是遙遠的。(本文作者為台灣國際法學會副秘書長)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