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朝平觀點:國際政治比實力 台灣入聯幻想中國不否決?

2016-10-19 07:10

? 人氣

不論是台灣入聯或中華民國返聯,靠得不是台灣之自由民主,而是要得到推荐同時不被包括中國在內的五席常任理事國否決。(資料照/美聯社)

不論是台灣入聯或中華民國返聯,靠得不是台灣之自由民主,而是要得到推荐同時不被包括中國在內的五席常任理事國否決。(資料照/美聯社)

1971年前,台灣能「打壓」中共,並不是因為台灣的政治經濟和軍事實力強過中共,而是因為在冷戰期間,美國需要台灣這顆棋子來制衡中共,因此,台灣可以借道美國,阻撓、排擠中共參與國際組織,打壓中共加入聯合國的企圖。而隨著中共與第三世界國家關係越來越密切,隨著越戰情勢的逆轉,蘇聯和華沙公約組織的影響力越見強大,美國不能不修正她的中國政策,放棄台灣這顆棋子,安撫拉攏中共,藉以削弱蘇聯。因此,1971年中國取代台灣,加入聯合國,也不是因為中國擁有絕對的優勢,「打壓」台灣所造成的,而是冷戰期間美蘇勢力角力的結果。冷眼回看,彼時,海峽兩岸政治實體的實力差距不大,所謂打壓,其實是群毆,我們只是跟在美國老大哥的後頭,找機會踹一下老共而已。

打壓也好,群毆也好,國際社會裡,再野蠻的行為,還是會藉著儀禮法規來賦予合法性。

民主.和平.人權 都不是加入聯合國的必要條件

1971年聯合國中國代表權之役的勝負,除了國際現實環境外,另一關鍵在於聯合國憲章的相關規定。聯合國憲章第二章(會員),第四條是這麼規定:

一、凡其他愛好和平之國家,接受本憲章所載之義務,經本組織認為確能並願意履行該項義務者,得為聯合國會員國;

二、准許上述國家為聯合國會員國,將由大會經安全理事會之推薦以決議行之。

要想成為聯合國會員國,是不是民主國家?不重要!全世界稱得上民主國家的,數來數去就是那三十來個,但聯合國現有193個會員國,絕大多數會員國和民主二字都沾不上太多關係。我國今年不能參加ICAO,民進黨黨團發表聲明稱,台灣不應「因選擇民主而受到極不公平對待」,也不知是出於無知而是刻意誤導大眾,我們不能參加ICAO是因為ICAO是聯合國下屬專門組織,而我國並非聯合國會員國,跟台灣是否選擇民主,毫無關係。

是否愛好和平?不重要!聯合國的會員國中,拉丁美洲和非洲一些國人不太了(應該唸鳥)的國家就不說了,國人孰知的泱泱大國,諸如美國、蘇聯、英國、法國、印度、當然還有中國和一些新興開開中國家如越南、印尼,過去半世紀來都有著侵略他國、或與他國武裝衝突的劣跡,很難說這些國家愛好和平。特別是美俄兩國,絕非愛好和平的國家。

是否重視人權?不重要!許多位在非洲的國家,至今還處於部落政治和獨裁極權政治交互運用的「境界」,種族屠殺、性奴隸、販賣人口,時有所聞,這些國家的人權紀錄,極其惡劣,但他們都是聯合國成員國,有些,也曾經是我們千拜託、萬拜託在國際組織裡為台灣仗義執言的對象呢!

是否為正常國家?不重要!沒錯,中華民國(台灣)跟其他聯合國會員國一樣,擁有主權、有效統治的領土、人民、政府等作為一個主權國家應有的要素,當然是正常國家。但是,正常國家並不是成為聯合國會員國的必要條件。在台灣的中華民國,無論你叫她甚麼名字,或者,打算將她更名為甚麼樣的國名,都不是成為聯合國會員國的必要條件。

成為聯合國會員國 一要被推荐,二不被否決

成為聯合國會員國的必要條件,也正是我國與聯合國再續前緣的必要條件,就是得到安理會的推薦!更準確地說,要得到安理會五個常任理事國的一致不反對或一致同意和推薦。這是因為,五個常任理事國擁有否決權,任何一常任理事國行使否決權,會員國的申請就無法圓夢。

聯合國成立迄今,憲章規定沒變,安理會的常任理事國,也一直都是中國、美國、英國、法國、和俄國,也就是二次大戰中取得勝利的五個同盟國。

聯合國安理會20日一致通過法國提案的決議,呼籲各國應盡最大的努力打擊「伊斯蘭」國。(美聯社)
聯合國安理會五席常任理事國的態度,才是台灣能否進入聯合國的關鍵因素。(資料照/美聯社)

1945年聯合國成立時,五個常任理事國中,不消說,美俄最有實力,英法次之,至於中國,飽受日本軍事殺戮掠奪,百廢待舉,實際上並無參與過問國際事務的餘力,再加上國共內鬥演變至內戰,擁有「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席次」的中華民國退守台灣,仰賴美國鼻息處甚多,常任理事國的否決權也只能聊備一格,成為美國羽翼下的橡皮圖章罷了!最終,在聯合國代表權保衛戰中,中華民國(台灣)並未使用否決權。這段歷史插曲給我們的經驗教訓便是----聯合國憲章規定,作為安理會常務理事國的中華民國確實擁有否決權,但能不能行使否決權,歸根結柢-----實力原則至上。現實國際政治裡,講究的就是實力,有實力,才有話語權,有實力,所謂國際法才得以彰顯。

從1971年中國取代台灣進入聯合國迄今45個年頭,中華人民共和國奮力演出「大國崛起」的戲碼,其在國際政治、經濟與軍事的影響力,與日俱增,在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當中,儼然已經擠進前段班、穩坐二、三名交椅,實實在在擁有了行使否決權與交換否決權的籌碼。試問,在這樣的現實環境中,台灣的「入聯公投」、「台灣獨立加入聯合國」、「正常國家」、或是「親美日遠中國」、「新南向」等繞道、繞境加入聯合國和相關國際組織的主張和訴求,又怎能避開中國在安理會中使用否決權呢?難不成,還是寄望友邦仗義執言?寄望某國地方議會通過決議案支持台灣加入聯合國?

欲與聯合國相關組織,還不能不要求中國善意

也正是因為台灣不是聯合國的會員國,因此,聯合國的主要機關(如國際法院)和專門機構(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世界衛生組織WHO、國際民用航空組織ICAO、國際電信聯盟ITU)等,我國都無法參與。連帶地,由聯合國的計畫、基金和專門機構衍生出來的組織、公約或會議,如UNFCCC,我國也無緣參與。

換句話說,凡是和聯合國有關的組織、機構和會議,我國之所以不能參加,主因就是我們不具備會員的身分。反之,如果我們想要參與這些與聯合國有關的組織、機構、公約和會議,就必須設法取得中國的善意默許甚至是積極邀請。邏輯上而言,基於實力博弈原則,其他國家百分之九十九點九都不會自作多情地去跟中國說項,勸說北京當局善意默許或積極邀請台灣參與上述這些聯合國組織。

鑰匙還在台灣自個兒的手上!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朝平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