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開京阿尼罹難者姓名,究竟是對是錯?「事件遭世人淡忘,也是一種傷害」遺屬的內心掙扎

2019-09-20 11:00

? 人氣

京都動畫公司遭人縱火,釀成員工34死的動漫界空前慘劇。(美聯社)

京都動畫公司遭人縱火,釀成員工34死的動漫界空前慘劇。(美聯社)

日本京都動畫公司(又稱「京阿尼」)縱火案發生至今已屆2個月多,但因警方這次一反慣例,事隔40天後才公布罹難者姓名,故重大死傷事故是否要公開罹難者名單,備受熱議。相對於有部分遺屬堅決反對公開罹難者身分,也有遺屬認為,若未公布罹難者姓名,導致事件遭世人淡忘,對遺屬和罹難者來說也是一種「傷害」。

京都動畫第一工作室18日遭人惡意縱火,許多動漫迷與民眾事後都趕到現場哀悼追思。(美聯社)
京都動畫第一工作室18日遭人惡意縱火,許多動漫迷與民眾事後都趕到現場哀悼追思。(美聯社)

從國外案例來看,為紀念九一一事件,美國每年9月11日都會舉行追悼集會,朗誦2977名罹難者的姓名。儘管整個過程要耗時至少3小時以上,但與會遺屬皆無怨言,有些人會閉上眼睛聆聽,有些人則是凝視前方,仔細聆聽罹難者的姓名;除九一一事件外,為紀念1985年發生的「日本航空123號班機空難」,日本政府也於群馬縣的尾根設立紀念碑。

一般來說,若發生重大死傷事故,警方通常會在確認罹難者身分後,立刻公開,但這次京阿尼大火後,受京都動畫公司的強烈要求及中央政府下令影響,京都府警方直到40天後才陸續公布35名罹難者的姓名。一名報社的編輯部主任透露,京都府警方原本想照一般作業程序公布姓名,期間京都動畫公司雖表示遺屬不願公開,同時主張公開恐侵害個人隱私權,拜託警方不要公開姓名,但京都府警方仍在7月底和遺屬聯絡公開事宜。

京都動畫第一工作室18日遭人惡意縱火,許多動漫迷與民眾事後都趕到現場哀悼追思。(美聯社)
京都動畫第一工作室18日遭人惡意縱火,許多動漫迷與民眾事後都趕到現場哀悼追思。(美聯社)

就在這時,由多黨派組成的「動漫議員聯盟」會長古屋圭司,請求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謹慎處理京阿尼公開罹難者姓名一事。前述的編輯部主任推測,京都府警方之所以會延後公布京阿尼罹難者名單,有可能是因為古屋會長曾擔任國家公安委員長,熟悉政務,考慮到輿論及家屬心情才決定延期。

值得注意的是,京都府警方於8月初首先公布10名罹難者的姓名後,並未馬上公布剩餘25名罹難者的姓名,而是等到8月底才公布第二波名單。除因相關遺屬強烈反對公開外,輿論發起「反對公開罹難者姓名」的連署活動,累積超過15000人參與,也是影響京都府警方公開名單的主因。且剩餘的25名中,僅有5人的遺屬同意公開姓名。

姓名公開與否—罹難者家屬的內心煎熬

京都府警方公布罹難者名單後,石田敦志的父親石田基志接受記者會訪問,基志為所有罹難者家屬中,唯一接受訪問的遺屬。「我從來沒想過我的人生,會經歷這種不可理喻、令人悲痛不已的事情。」「我希望大家永遠不要忘記石田敦志這位動畫師。」另一名痛失愛女幸惠的津田伸一則說:「我前幾天去幸惠的公寓退租和收拾行李,失去女兒的事實仍令我悲痛不已。」

京都動畫第一工作室18日遭人惡意縱火,許多動漫迷與民眾事後都趕到現場哀悼追思。(美聯社)
京都動畫第一工作室18日遭人惡意縱火,許多動漫迷與民眾事後都趕到現場哀悼追思。(美聯社)

對於京都府警方決議公開罹難者名單,伸一表示:「我身為家屬,當然也會希望警方能慢慢來(指公開姓名),但哀悼幸惠不幸逝世的,並不是只有家屬,幸惠的朋友、和那些素未謀面的粉絲們,也和我們一同哀悼她的逝去。如果警方一直不公開姓名,那這些前來獻花的人該哀悼誰?總不能一直獻花給匿名的罹難者吧?」

「雖然我支持警方公布罹難者的姓名,但開放媒體訪問遺屬又是另外一回事。」「像我有時候晚上回家,會碰到電視台的記者守在家門前,儘管我跟對方表明因為精神狀況,不方便接受採訪,但對方還是會以『你在NHK也有露臉接受採訪啊,為什麼不接受我家的採訪?』等理由,強迫我接受採訪。甚至還會為了拍出好畫面,擅自移動遺照和骨灰罈。」

除這次京阿尼大火事件罹難者名單公開與否備受爭議外,被列為戰後重大殺傷事件,於2016年發生的「神奈川相模原事件」,也因19名罹難者的遺屬請託,故至今仍未公布罹難者名單。在相模原事件中失去兒子一矢的尾野夫婦,於事發後以真名接受訪問,這也是相關事件的遺屬中,少數公開相關資訊的家屬。

不被看見的慘案 或成另一種傷害

一矢的父親剛志表示:「每個人想法不同,但對於要不要公開真名接受訪問這件事,我沒猶豫太久。」「正因為不是假名,有真實的名字,(大眾和親友)才能哀悼一矢。相對於每年舉行的追悼式沒有罹難者的照片和姓名,我家的佛壇至今仍放著罹難者的名單,我認為不公開罹難者的姓名的話,有一天他們終將隨時間風化。」

京都動畫第一工作室18日遭人惡意縱火,造成員工35死的悲劇。圖為被認為是關鍵起火與延燒點的螺旋樓梯。(美聯社)
京都動畫第一工作室18日遭人惡意縱火,造成員工35死的悲劇。圖為被認為是關鍵起火與延燒點的螺旋樓梯。(美聯社)

於2007年的「暗網殺人事件」中,失去獨生女利惠的磯谷富美子表示,當時他雖然無法選擇是否要公開女兒的本名,但也因為公開實際身分,而使檢方能對犯人求處極刑,最終有一名嫌犯遭處死刑;於1996年失去長男孝和的武琉璃子(武るり子,音譯)則說,當時由於涉案的嫌犯為青少年,故媒體並未公布嫌犯的真實身分,直到家屬親自站出來說明,才增加事件曝光度,引起輿論注意。

喜歡這篇文章嗎?

詹如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