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盛頓歌劇院年度女歌手的#MeToo:多明哥把手伸進我的內衣,粗魯地抓痛了我的胸部

2019-09-06 15:58

? 人氣

安潔拉對《美聯社》展示她贏得華盛頓歌劇院年度歌手的資料。(美聯社)

安潔拉對《美聯社》展示她贏得華盛頓歌劇院年度歌手的資料。(美聯社)

「在一次登台表演前,她和多明哥剛化好妝。多明哥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走到她的身後,把手放在她的肩上。當她看著鏡子裡的多明哥,他突然把手滑進她的肩帶下方,然後一直伸進長袍,直接抓痛了她的乳房。」

安潔拉回憶多明哥的性騷擾

雖然已經是20年前的往事,但是當現年48歲的安潔拉‧威爾森(Angela Turner Wilson)對《美聯社》談到自己遭到羞辱與性騷擾的細節,這位達拉斯的大學聲樂講師還是能夠說的歷歷在目。安潔拉強調,多明哥(Placido Domingo)當時非常粗魯、用力,讓她真的很痛,也深感屈辱。等多明哥吃夠了年輕女伶的豆腐,隨即裝作沒事離開,留下嚇壞的安潔拉跟化妝師。

世界三大男高音之一的多明哥。(美聯社)
世界三大男高音之一的多明哥。(美聯社)

《美聯社》今年8月踢爆世界三大男高音之一的多明哥,過去曾對9名女性性騷擾、甚至試圖透過安排工作逼迫她們上床的醜聞後,現年78歲的多明哥曾發表公開聲明,表示「這些匿名人士的指控可追溯到多達30多年前,令人深感不安,內容並不準確」,「我認為,我與他人的所有互動及關係一直是受歡迎且兩廂情願的。認識或與我一起共事的人都知道,我不是那種會故意傷害、侵犯或讓別人難堪的人」。多明哥的發言人則說,《美聯社》的報導充滿了誤導與不正確的內容。

美聯社再揭多明哥醜行

雖然多明哥不願承認眾多受害者的指控,但是《美聯社》6日披露更多受害女性的心聲。在8月報導的9名女性之外,安潔拉是11位挺身而出的其他受害者之一。她們與先前的受害者一樣,都指控西班牙籍的世界級歌唱家、目前是洛杉磯歌劇院總監的多明哥性醜聞:包括不必要的觸摸、持續要求私下約會、深夜電話、突然試圖親吻她們的嘴唇。

2019年8月,世界知名男高音多明哥(Placido Domingo)遭多名女性指控性騷擾(AP)
2019年8月,世界知名男高音多明哥(Placido Domingo)遭多名女性指控性騷擾(AP)

《美聯社》稱,好幾位後台的工作人員都證實多明哥私底下的糟糕一面,這些工作人員也都一直設法保護年輕女性不要被多明哥欺負。《美聯社》認為,若將所有的證詞放在一起,顯然多明哥的鹹豬手行徑在這個行業已經不是一個秘密,若沒有知情工作人員伸出援手,跟多明哥一起工作的年輕女性就得要自求多福。

工作人員都會保護年輕女性

1986到1987年曾在洛杉磯歌劇院擔任製作協調人、並與多明哥共事的麥克萊恩(Melinda McLain)對《美聯社》表示,她會確保多明哥不會跟年輕的女歌手共用一個化妝室。就算多明哥這麼要求,她還是會讓這位世界巨星待在男性更衣室裡。麥克萊恩說:「我永遠不會讓年輕女孩子進到多明哥的休息室,其中一個訣竅,就是把多明哥的太太找來看表演。只要瑪塔(Marta Domingo)在,多明哥就會乖多了。」

由於目前已有20名女性挺身指控,洛杉磯歌劇院也無法視而不見。《美聯社》說,洛杉磯歌劇院5日發給員工一封電子郵件,表示他們十分認真對待《美聯社》的報導,目前除了聘請律師調查此事,在調查結束之前,也不會再讓多明哥負責歌劇院的日常管理工作。不過洛杉磯歌劇院也要求員工,不可公開談論此事。達拉斯歌劇院5日表示,多明哥2020年3月原本排定的表演已經取消;華盛頓國家歌劇院也對多明哥案發表聲明,稱「最近的事件發展讓人感到不安與沮喪」。

無法忍受多明哥自以為是

安潔拉表示,她會選擇站出來揭發多明哥當年的醜行,就是被《美聯社》8月份的相關報導所刺激。因為多明哥自認自己的行為都是「廣受歡迎、兩廂情願」,還說「當年社會所遵循的規則與標準與今天有天壤之別」。安潔拉不能接受多明哥的說法,更不能接受這樣低劣的行為曾是「廣受歡迎的」。安潔拉說:「女人什麼時候想要他抓她們的胸部了?那很痛。」而且安潔拉還強調,在多明哥如此羞辱她之後,自己還得上台表演,被迫表現出自己好像很愛他似的。

《美聯社》說,雖然又有11位受害者出面指控多明哥的醜行,但是安潔拉是唯一一位願意具名的指控者。因為其他人都還待在這一行,由於多明哥在業內非常具有權勢,她們也擔心自己會惹上麻煩。另一方面,許多人擔心這些指控會傷害聲樂這門藝術,也有人擔心當前質疑受害女性的氛圍,這些考量都讓受害者在公開指控前考量再三。不過許多演唱家都對《美聯社》表示,多明哥在後台那些厚顏無恥的舉動,根本就是業界的常識了。

當世界巨星稱讚妳很棒...

不過比起其他工作人員的傳言與親眼目睹,安潔拉的親身經歷與挺身指控,絕對更有說服力。安潔拉對《美聯社》說,她當年在華盛頓歌劇院唱了三季,就耳聞了多明哥的聲譽。當多明哥欽點自己合作時、還一直約她出去,安潔拉單純認為是自己的表現得到肯定。安潔拉說,她當時跟多明哥合唱法國作曲家的《熙德》(Le Cid),多明哥在排練期間就坐在她身邊,而且還直說「安潔拉,我很仰慕你」。

但安潔拉很快就明白了,多明哥對她的興趣不完全在於自己的歌聲。

安潔拉說,多明哥總是邀她到自己的公寓,說要一起看想讓她擔綱的歌劇角色,或者是享受一頓「只有他們兩人」的晚餐。安潔拉覺得不對勁,一直堅持「我沒有要跟你上樓」、「沒有要跟你私下見面」。1999年10月30日是安潔拉跟多明哥同台表演的日子,表演開始後不久,多明哥沒敲門,靜悄悄地進到安潔拉的更衣室。

多明哥對她說「祝你表演順利」,然後開始索吻。

多明哥的理由是,他演的是一個要求很高的角色,所以需要一個給力的吻。安潔拉當然不從,而且提醒多明哥「你結婚了」。安潔拉說,多明哥不為所動、繼續進攻。安潔拉只想離開房間,不料多明哥擋在門口,不讓自己出去。被嚇到的安潔拉只好說「你可以親我的臉頰」。多明哥照辦後終於走人。

年度最佳歌手為何丟了工作?

幾乎是被強吻的安潔拉並沒有馬上離開更衣室,而是回到梳妝台顫抖,不斷思考「我該怎麼面對這個麻煩」。安潔拉說,後來她在更衣室都會鎖門,並且請化妝師幫她看多明哥在不在外面,還在不在大廳,化妝師也會告訴她「外面是否安全」。不過安潔拉防了一個多月,還是被多明哥在11月逮到施展鹹豬手的機會。

這天歌劇院安排安潔拉跟多明哥一起化妝,這讓安潔拉感到有些古怪。因為像多明哥這種等級的人,一定都是自己一間化妝室,不太可能跟其他同台演出者一起化妝。她再三確保化妝師也會在,而且化妝室的門也是打開的,當多明哥把手放在自己的肩頭上,安潔拉說她並沒有想到「自己處於危險之中」。因為在短暫的友好交談之後,多明哥就把手伸到自己的內衣裡抓捏乳房,然後離開。

被留在化妝室的安潔拉痛苦大叫,並且質問化妝師「你看到了嗎」?《美聯社》找到了當年的化妝師,但對方說想不起這件事,也不願對這個說法作出任何評論。安潔拉說,她那天晚上也打電話給自己的丈夫與父母,《美聯社》也向這三人求證,他們都證實安潔拉那天晚上確實非常難過,提到她被多明哥欺負時甚至哭了。

安潔拉說,事發後的下一季,雖然她在與多明哥的表演中還有三個角色,但是多明哥再也沒有跟她說過一句話,甚至沒有跟她打招呼。是安潔拉的表現不好嗎?事實上,安潔拉在2000年贏得了年度藝術家獎,但是華盛頓歌劇院卻不再跟她合作。安潔拉認為,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與多明哥的互動所致:「任何人獲得年度歌手的肯定,就等於保證了跟原來的東家的長期關係。因為這意味著你的表現傑出,值得更長的契約,而不會是老東家跟你說『再見』。」

安潔拉在此之後,依然持續了10年的表演生涯,然後才轉到教學工作。她曾在紐約市歌劇院、達拉斯歌劇院、波士頓歌劇院演唱,小布希(George W. Bush)總統圖書館的開幕式也能見到安潔拉的表演。在柯林頓(Bill Clinton)總統執政期間,安潔拉也曾受邀在白宮舉行的國宴上演出。

「希望音樂這一行對年輕女性更公正」

《美聯社》說,即便是批評多明哥豬哥行徑的女性,其中也不乏對其魅力表達欽佩者。多明哥能夠記住每個人的名字,也確實為男高音演唱做出不可磨滅的貢獻。安潔拉說,她可以理解多明哥的粉絲無法接受自己的偶像涉及性侵。在這種氛圍之下,她也只能保持沉默,「因為不會有任何人為我說話」。直到她上個月看到《美聯社》的報導,她覺得自己可以做點什麼。

「我知道如果我錯過了這個機會、繼續保持沈默,我以後會陷入二十倍的痛苦。」安潔拉說:「在生命中保有這樣的記憶,是一個非常沉重的負擔。每次我看到又一個#MeToo的故事,我都會掉進一個更黑暗的地方。我已經厭倦了。」安潔拉說,她這麼做不只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另一位已經在大學聲樂部門擔任系主任的年輕女性。

安潔拉說:「音樂跟藝術是如此美好,我希望這門行業至少可以給年輕女性一個公正的對待。」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