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南觀點:老藍內閣的包庇慣性,能幫小英點亮台灣?

2016-09-17 07:00

? 人氣

立法院新會期開議,行政院長林全施政報告總質詢,國民黨立委築起海報牆.(陳明仁攝)

立法院新會期開議,行政院長林全施政報告總質詢,國民黨立委築起海報牆.(陳明仁攝)

小英在525就任黨主席致詞時,開宗明義就說:「一個不一樣的執政黨,才能讓台灣不一樣。」

當時小英論述說「解決問題靠的不是激情,也不是感性。解決問題需要的,是長遠的視野、理性的思考、有效的溝通,才能把改革的能量放到最大,把衝擊縮到最小。」

這番看似很有道理的話,像緊箍咒似的就此把民進黨完全框限住,很難再跳出小英的如來佛神掌。尤其是立法院的綠委們開始像被綁住手腳的「蠟筆小新」般全體排排立正站好。

於是,改革不靠激情而只相信溝通,就只好演出年金改革委員會上,理性溝通者們被少數反改革者們每週輪番霸凌辱罵的場景;而不是如小英所訓示的「把改革的能量放到最大,把衝擊縮到最小。」這也才引來93遊行抗議事件,衝擊沒有縮到最小反而更加激化了。

小英總統真能感受「毋畏強權」的創黨靈魂?

在上述的理念下,小英主席其實並未完整敘明她所想要的「不一樣的民進黨該是怎樣的樣貌?」或再進一步闡明,小英總統所想像的「不一樣的台灣究竟該是怎樣的清明?」

統合一句話,就是小英總統究竟要把台灣帶往怎樣的境地?小英總統所感受的台灣歷史感、方向感以及民進黨創黨所延續毋畏強權的靈魂是否契合了新世紀的台灣新社會之所需?

多數支持者們基本都選擇了信任並給小英時間與機會。那個時點乃是從116選後起始的。小英的民氣衝上最高點,全黨上下都沉住氣銜玫而行,儘管對於未來願景猶然不夠清晰,也都還是「願意相信」小英是「有能力」點亮台灣的。

老藍內閣安逸成習,不圖奮發才真要命

然而,小英就職執政3個月以來,自桃機淹水,雄三誤射,以迄兆豐洗錢案、樂陞政商合謀詐騙案,近日再演出馮明珠、吳莉貞高官自改赴中限令,甫一卸任岌岌投敵效命;「膽大包天、目無法紀」行徑,所顯示的官場現形記,人民都將會怎麼看?怎麼想?該笑前朝亂政?該哭新政府倒楣?

套用小英在雄三誤射後怒斥的8個字「目無軍紀,人謀不臧」,再到兆豐洗錢案,她在中常會上重批的8字用詞「荒腔走板,匪夷所思」,小民們能體會小英總統內心所浮現的亂象圖案麼?那會是一幅理性克制卻緊咬著牙的自恨像麼?

雄三誤射後小英斷言這是「系統性失靈」;那麼兆豐洗錢案小英是否敢公開嚴聲譴責這是「金融共犯結構」所造成的「金融秩序崩壞現象」?

如果再延伸到故宮院長馮明珠和調查局副局長吳莉貞的大膽妄為行徑,小英又將怎麼理性看待?

一樁樁一件件,三日一小劫,七日一大案,520後基本就沒停歇過。儘管這些都是前朝惹出來的未爆彈,當今執政團隊本就該接手處理,並明快展現「解決問題」的能力,這也才能讓人民有感覺有快意。正因為重點在「明快」、在「解決」,所以問題就來了!

很令人婉惜的,我們所看到的新政府執政團隊拆解這些未爆彈卻總是手忙腳亂,也看到只求息事寧人,或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的舊官僚傳統體制一貫手法。小民們心中只好滴咕著:怎麼像是馬政府還在位呢?到底「政黨輪替」了嗎?

這林林總總的帳到底該算是小英總統領導的高度有問題呢?或是國安團隊輿情偵蒐和政治研判過於薄弱呢?抑或是老藍內閣安逸成習不圖奮發所導致?

老藍閣員豈識新綠所要捍衛的「價值」?

何謂新政府?何謂舊官僚?何謂新綠?何謂老藍?

我還是要引用小英在全代會上所說的:「執政不是輪流討好各方的意見。執政是捍衛價值。」

價值?民進黨的價值如何闡釋?好像大家都知道,就是老藍閣員們不清楚嗎?

討好?民進黨以衝撞國民黨威權舊體制而集結而賣命;以挑戰權貴財團無良貪婪而出擊而拼鬥,那該向誰去討好?好像大家都知道,就是老藍閣員們不清楚嗎?

這所有問題都不涉意識形態,也無關統獨,而只在意於一個合理公義以及清明政治倫理和有條不紊的社會秩序而已。用最俗氣的說法就是小英在520就職演說中所宣告的:「年輕人的未來是政府的責任。如果不友善的結構沒有改變,再多個人菁英的出現,都不足以讓整體年輕人的處境變好。我期許自己,在未來的任期之內,要一步一步,從根本的結構來解決這個國家的問題。」

易言之,也就是留給下一代子孫們一個乾乾淨淨的人民與土地。

按這標準,我們來試著檢視一下新政府所正捍衛的價值敗像。

20160902-民進黨立委吳秉叡2日於立院黨團記者室「國民黨中投公司五鬼搬運,兆豐金自甘掏款配合」記者會。(翁俊翹攝)
民進黨立委吳秉叡追打兆豐案。(翁俊翹攝)

周士榆敢宣示「兆豐洗錢辦不出來就下台」?

證諸現實,兆豐洗錢案辦到今天,行政責任上,金管會祭出裁罰:「對兆豐銀開出一千萬元罰單、禁申設海外分支機構,一次解除兆豐銀前董事長蔡友才、前總經理吳漢卿、副總梁美琪、總稽核劉小鈴、法遵長陳天祿及紐約分行經理黃士明六大高階主管職務,創下金融史上懲處最重紀錄。」外加「兆豐銀最快下周五開董事會對蔡友才提告求償。」

金管會在第一次提出報告時,其避重就輕的包庇模型已留給世人深刻印象,這次趁著強颱來襲及中秋4天連假前夕,突然丟出號稱金融史上最重裁罰,更引起關注者一片罵聲!

一金管會僅說明「兆豐案核有未落實建立及未確實執行內部控制制度的缺失,違反銀行法」而依法裁處,但對於被美國DFS重罰的洗錢事實及帳戶名單仍然避而不提;

二開鍘名單獨漏總經理徐光曦?金管會還以徐已離職為由為其開脫,與整個實情完全不符。是因為徐光曦是彭淮南的連襟?抑是要顧及林全院長識人不明的面子?民間流言四起了。

換個面向來看刑偵方面。我們看到北檢花了一個多月,卻只扯出個「內線交易」案;說兆豐董座蔡友才隱匿實情私自出脫兆豐持股300張,再抓了個蔡董座的心腹主秘王起梆一起打成共犯。天啊,300張兆豐股票不到一千萬股金,「蔡大膽」卻敢換來57億鉅額罰款?這成何比例?57億可以買下成片空屋提供給上千個無家者居住了耶?

再看此番北檢老大刑泰釗指派領軍偵辦「兆豐洗錢案」的是主任檢察官周士榆。這位周士榆主任檢察官乃是前特偵組檢察官,曾經被稱為陳瑞仁最佳左右手的角色;猶記得當年更是「扁偵組」的第一號手。回想當時,他們一字排開誓師偵辦阿扁的誓言,然後用盡一切手段與力氣,毫不遲疑的將阿扁辦成「海角七億洗錢」立即收押禁見;而今天碰上「兆豐海角57億洗錢」,卻只能辦成「違反證交法」300萬交保?請問,蔡友才的「背信罪」呢?還有更嚴重的「洗錢罪」呢?如此遭到重罰鉅款導致全民買單的罪犯為何不立即收押?

更加離譜的是,北檢甚至還放出消息說,金檢單位不配合,很不易偵查?台灣司法史上,幾時看過檢調系統不能闖入的地方?再看看,這次調查局基本上全部放空,調查局洗錢防制中心都在睡覺麼?或是被下令都不准碰?多數人推測:這個局在小英開始大量啟用淺藍人馬時大概就已定調了吧?且洗錢何止一端一時,抓下去那一塊塊浮現的冰山才大且鉅呢!

但,這樣的查辦結果,讓已經罹患不安憂鬱症的支持者們又加重病症,各種揣測開始應聲出籠:蔡友才就是余文,蔡友才所言「我就代表董事會」就是本案設好的斷點,將兆豐洗錢案限縮在蔡友才以降的兆豐圈內,不使其蔓延擴散開來。

曾銘宗、張盛和能輕易脫身嗎?

對司法的質疑由來已久,小英在就職日已聽到那如雷掌聲,這部分小英已上了火線承諾要親自推動司法改革,其所涉及的體制與威權思維的舊官僚牽一髮動全局,我們也都能體諒司改絕非一朝一夕能克盡其功。

但回頭看行政部門的財政部和金管會吧,這些官員們總該體認民心所望,該有個漂亮作法吧?沒有,我們還是只能偷偷生悶氣,看檯面上那些高官們,張盛和、曾銘宗、丁克華、桂先農、許虞哲等等繼續扮著笑臉拉東扯西;繼續玩包庇、隱匿、玩法的老遊戲!

本來基於輿論壓力,政院另行組成兆豐洗錢案專案調查的「政院督導小組」藉以監管財政部和金管會的查案進度。尤其是由副院長林錫耀擔任召集人,乃係借重其政治的敏感度,能夠從財經專業和人事以外的觀點切入本案提供幫助。立意未嘗不謂其良善。

記憶猶新,「督導小組」小組在9月2日的第二次會議上,曾抨擊「金管會形同虛設」:「曾銘宗2013年起任金管會主委,金管會在2014、2015、2016年均仍將海外分支機構管理列為年度金融檢查重點,但金管會並未稽核到兆豐銀紐約分行事件。」

當時報導稱:「尤其令督導小組委員不滿的是,曾銘宗在今年2月1日轉任立委後,新任主委王儷玲接任,兆豐銀在今年5月18日將美方對紐約分行的金檢報告呈報金管會,金管會相關人員卻未有任何處置,甚至在520新政府上台,金管會主委丁克華上任,直至8月1日才知兆豐銀發生大事了,前政府金管會官員明顯失職。」

看似,這群臨時成軍的督導者們都想要有番作為了,每週例行開一次會,一個月下來卻也沒個像樣追責究實的正經交代,剛剛金管會突然拋出的「史上最重裁罰案」是否也是經過「督導小組」金融大老們的認可背書的?如果是,那正好坐實了政府迄今還是意圖將斷點設在蔡友才等以次兆豐圈內,掩護洗錢大案勿使蔓延開來。當初「督導小組」所擺出的嚴查「利益共犯結構」,以及無上限追查真相的宣示時那一番掀天覆地的架式,也好都似洩了氣的汽球,消風了!

政院兆豐洗錢案的「監督小組」到底是「放水小組」、還是「掩護小組」呢?

副院長林錫耀會怎麼回答?

20160913-立法院新會期開議.行政院長林全施政報告總質詢.不當黨產議題.兆豐金.(左起)財政部長許虞哲.法務部長邱太三.林全.金管會主委丁克華.(陳明仁攝)
20160913-立法院新會期開議.行政院長林全施政報告總質詢.不當黨產議題.兆豐金.(左起)財政部長許虞哲.法務部長邱太三.林全.金管會主委丁克華.(陳明仁攝)

丁克華呼攏樂陞完美集體炸騙案受害者

還有涉及50億元和3萬名股市投資人的樂陞完美集體炸騙案,則又是另一起政商聯手,公然操作權力者以公信力圖利股市禿鷹的大膽案例。一個荒唐的零資金併購案究竟是如何連闖投審會、金管會、櫃買中心上櫃而且都通過審查的?所涉及的主管偏偏又是這幾位轉來轉去的財經官員:尹啟銘、曾銘宗、丁克華。

此案綠委趙天麟早在8月12日就向金管會檢舉示警,說明樂陞收購案必定會違約。但金管會卻以台灣從未發生收購違約的案例,而置之不理(好大官場架式)。延至收購方違約交割,整個案子爆開來後,金管會才採取措施追查禿鷹,但為時已晚了。趙天麟又在8月31日召開記者會呼籲,行政院長林全應立刻成立專案小組調查,檢調也應立即調查收購案是否有刻意炒作股票,導致投資人損失的可能。結果,更令外界驚訝的是,50億的收購案,金管會最高罰款只有240萬?

這兩件金融大案到目前都是財金幫在上下其手,兩件掏空案也都是當朝查前朝的撈錢術。可笑荒唐的是,當朝跟前朝涉案查案的居然都是同一批官員,當朝跟前朝居然都是同一個幫派,同一個金脈人脈系統。不是自己查自己,就是自己人查自己人,怎麼查?查得下去嗎?是非黑白的混淆會把關注的人民攪得更加瀝瀝喇喇無法辨明。而,民怨又加多了好幾分!

按官場上的迴避原則,只要牽涉到自己的利益或人際關係,通常都會自己主動聲請迴避以避嫌,或是由上級下令所有關係人都暫時解職休假以避免妨害調查,這是淺顯易明的基本道理,也算是官場倫理ABC。然而,我們看到的新政府卻是因循苟且,聽任擺布,從徐光曦查徐光曦,丁克華查丁克華,桂先農查桂先農......

無心的人怎麼做事?

馬朝8年的國家機器已非用螺絲鬆動這麼輕鬆就可以形容的!整個官場簡直是腐敗、妄為、到了無法無天的地步。所謂官箴不存,法紀蕩然,惟用「黃鐘毀棄;瓦釜雷鳴」可堪比擬!

這就是新政府接手後的現實景況,小英接手時也清楚新政府的任務就是要:「解決問題」。而要解決問題就必須要有解決問題的「能力」。能力何來?當然要全靠有能有智的執政團隊。百多日下來,我們都已看到這新政府解決問題的「能力」與「智力」了,「老藍男」的一堆閣員們也基本都輪番上場演過「解決問題的能力」的大戲了。然後,小英卻還在告訴我們:要給他們磨合的時間,要給他們適應的機會,要給他們多一點的容忍!

國家成了老藍閣員們學習能力和容忍無能的試驗場?人民是活生生的被實驗者!

柯P的殷鑑不遠,一個大巨蛋延宕至今還懸在那裡,從最高人氣直直掉到明顯不及格,再無人肯為他辯護解釋,小英理應心知肚明吧!

小英引用過一句很貼切的話:裝睡的人叫不醒;我們也許可以改裝成:「無心的人怎麼做事?」

聽說小英不喜歡大家譏刺林全內閣是「老藍男」。「老」代表暮氣或過氣或排斥新知,而不是以年紀區別;「藍」也非指統獨立場或意識形態,而是一種因襲苟且的舊思維舊體制舊官僚。這樣的稱號安在現在「無能閣員們」身上,難道不是恰如其份麼?

鄧振中名言:台灣新南向優勢是「真誠、熱情」

如果小英承接的政府是個很上軌道的國家機器,船行汪洋無風無浪,那麼只要士農工商各安其職,只消把好舵再加些許穩定變革,一切自然都很美好。然而台灣的現狀,顯然不是這樣的。小英所接手的政府是千瘡百孔、百廢待舉、官紀淪喪、經濟惡化、萬業蕭條。身處這樣的景況下,卻還奢求要穩定中求進步,豈非自欺欺人?或只是責任逃避的藉口而已?

20160420-SMG0045-001-鄧振中赴立院備詢-蔡耀徵攝.jpg
政務委員鄧振中的新南向政策說詞成為笑柄。(資料照/蔡耀徵攝)

亟欲改革的國家需要的是有力道有方向有企圖的領導;標舉改革旗幟的政府必須立場鮮明、航道準確、劍及履及。林全高居閣揆之位若要一意護持其儒雅身段和人格潔癖,那就該找來霸氣十足企圖心旺盛的閣員們,不怕得罪人,一心為貫徹政見與政策而披荊斬棘,勇敢鋪陳出各部會的新願景新希望。

可惜我們看到的是:退回去再修改過最近才又端出來的「亞洲 · 矽谷」案,居然還硬是抄襲自前朝計劃案,甚至連使用的圖卡都懶得修改繼續硬套,這叫國發會,幹這好事的叫陳添枝!接著我們也看到鄧振中在回答新南向政策台灣優勢時,竟然回答:「真誠、熱情」,寧不讓人哭笑不得?

你想,這樣的閣員我們能不譏刺其為「老而藍」麼?

更明確的說法,新政府成軍後,由於啟用太多前朝執行政策失敗的閣員(就不細數了),他們非但沒有自行承擔起過去應負的失敗責任,還因為循著既有人脈關係而被延攬到當朝續任高位續掌大權,這既違背責任政治的倫常道德,也變相鼓勵其自行驕慣縱容而養成一種自滿的惰性,這驕縱的惰性就很自然只會根據一種過去已經失敗的邏輯在辦事,而不是敦促自己要不斷的超越自己,進而自提高度,願以宏觀、以遠距去制訂自己的政策與執行方案,從而產生新局面。

當人民轉向對立院黨團施壓,那就什麼都晚了

英全都很認真,很清廉,這我們完全相信。但老藍閣員們也都是一樣認真而清廉嗎?人民似乎是否定的。

小英說,不要用百日評量她的團隊,那就請她給出一個更長的可評斷日期。這該是一年?二年或四年?民主選舉首重責任政治,小英既已用政見執行績效來超越個人信念藉之做為優劣評估標準,這就必然種下政務官看風向説話做事的危機。

林全強調用人唯才,不分黨派,這是朝向和解包容的善意表達,但完全忽視價值觀和過往施政績效失敗紀錄,及利益迴避原則的多重審查,卻也是導引了今天「無能因循」的嚴重危機。

突然有個很不祥的假設:萬一現在的新政府失守之後,人民好像只能退守到立院黨團,寄望於民進黨立委發揮最大戰力強力逼迫「老藍閣員」們守住民進黨所捍衛的「價值」,讓國家得以如願完成台灣民主的歷史使命。

那時,將會出現,民進黨立院天天批判老藍內閣,屆時小英還能動用黨主席權威硬行壓制嗎?「老藍閣員」的問題不盡快解決,再多的便當會也全是枉然的!

阿扁時期的11寇是否仍會重現?

至於在野的國民黨已輸掉參賽權,就讓她一邊納涼去吧!

*作者曾任第二、第四屆立法委員。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昭南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