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南觀點:小心你的錢,台灣正在上演金融秩序崩解大戲?

2016-09-10 07:00

? 人氣

兆豐銀行新董座交接典禮,董事長張兆順、財政部次長蘇建榮出席。(盧逸峰攝)

兆豐銀行新董座交接典禮,董事長張兆順、財政部次長蘇建榮出席。(盧逸峰攝)

媒體江湖上流傳一種說法:小英在財金領域全部放手給最懂也最專業的林全。

也是這樣的「英全密約」而產生一種效應:「林全在財金領域自外於民進黨,用他覺得好用的人,不論是財政幫、舊官僚,還是老藍男,民進黨人罵翻天,他也不為所動。」於是而形成了:財經領域「這一塊是民進黨的禁區」的隱形怨氣!

會有「英全密約」的默契,跟小英與林全兩人性格和偏好上相近似有很大關係,特別是兩人都來自於舊官僚體系,都習於舊官僚的運作思維和既定模式,凡事總是先求穩定再談改革進步。易言之,就是保守外加「與人為善」的傳統觀念,導致這個新政府上台後總讓人感覺溫溫吞吞暮氣沉沉的,完全不像選後氣蓋山河,準備大刀闊斧翻轉新政治、新經濟、新社會的那種本該是虎虎生風的激情與希望。

不大力衝刺改革就只好被閹割

首先,絕大部分支持者都殷切期待司法改革能立刻啟動。最優先順序即是對馬朝高官們的多起貪瀆、怠職嫌疑案件進行偵查。畢竟是非功過都應該在「政黨輪替」後有個總清算,藉以建立新秩序,讓接近癱瘓的國家機器來一次大修整,使渾沌不清的政治官場營造一翻新氣象。

大家沉住氣等了2個月後,於7月5日才看到新任法務部長邱太三對檢調系統來了次大搬風,那是突來的一場驚喜,大家都像盼到甘霖似的以為司法改革終於可以開始動起來了。結果,結果當官的爺們排好座也入了座了,司法還是不動如山。支持者的期待又落空了!

支持者們忍受了馬英九8年的怨氣,特別是經歷過馬英九政府動用司法刑手們集體追殺扁朝政務官時腥風血雨的肅殺狠勁,都在期待著這次用選票堆起來的民意總可以出出這股鳥氣了吧?但,官爺們搬完風後,邱太三又縮了回去,小英除了喊話「要有一個不一樣的民進黨」之外,也沒對支持者有所交代,支持者們又全被蓋回悶鍋中,繼續憋著氣等待!

同時間,每周上演的年金改革委員會上,我們都只看到「反改革者們」披著改革外衣,在會議場上大肆叫囂「要錢也要尊嚴」「支持改革但一分不能少」,乃至緊抓住懷抱改革理想的對手們進行深度污衊與人身攻擊,改革者反身成為被霸凌的弱勢者。

什麼叫「文革式鬥爭」?李來希、劉亞平等人肆意踐踏異己者的言語和肢體動作正是當年紅衛兵公審的模型。終於主張理性改革的「全教總」再也忍無可忍開出了第一槍:宣布退出年金改革委員會,「並痛批年改會作秀,放任網路資訊抹黑年金改革,卻連澄清能力都沒有,未來將提出自己改革版本,讓社會評評理。」那,第二槍會輪到誰來開?

國家機器任由舊官僚共犯組織所綁架

8月中旬突然引爆的「兆豐洗錢案」很快延燒成金融政治風暴。

這本是前朝馬政府任內的大醜聞大弊案,我在第一時間即發表「兆豐銀洗錢案重罰57億,藍營無良者怎都閉嘴了?」果然,藍營媒體立刻反覆呼籲藍營人士們不要再追打兆豐洗錢案以免傷及自家人。藍營無良者開始尋找避風港。

20160902-民進黨立委吳秉叡2日於立院黨團記者室「國民黨中投公司五鬼搬運,兆豐金自甘掏款配合」記者會。(翁俊翹攝)
民進黨立委吳秉叡舉行「國民黨中投公司五鬼搬運,兆豐金自甘掏款配合」記者會。(翁俊翹攝)

該案牽連頗廣,前董總蔡友才、徐光曦自難脫身,案發時在馬政府位居要津的財政部長張盛和和金管會主委曾銘宗,銀行局長桂先農,盡管迄今猶然堅不吐實一概推說不知道,不清楚,也絕對難逃干係。套句老話「凡走過的都必留下痕跡」,縱令現任金管會主委丁克華在多次公開發言中,似乎有心要為前任的曾銘宗和王儷玲、桂先農掩護脫罪,但在社會輿論監督強壓下,由政院副院長林錫耀擔任召集人的「兆豐案督導小組」於9月7日召開第三次會議上,已明白決議:「請出席的兆豐金新任董事長張兆順同步啟動該銀行內部調查,藉以確認兆豐銀是否真的沒有通報財政部和金管會,去年馬政府財政部長張盛和和金管會主委曾銘宗是否真的不知?以釐清兆豐銀紐約分行疑涉洗錢案遭美方重罰,到底是蔡友才的個人違法失職,還是結合政府系統的刻意隱慝,集體犯罪行為!」

這樣的決議內容,基本是脫出金融幫傳統護短私了慣例的。台灣民主化的20多年來,國家機器都是在高層少數人把持下纏繞著利益勾結環環相扣,自行形構成一個個密網般的利益共犯結構,並穩穩盤踞在各個號稱為「專業領域」的政府單位中,「專業」一詞也成了排除「非我族類」的理由藉口。交通幫、教育幫、環保幫、核電幫、軍購幫、電訊幫等等,常年蠶食著政府龐大預算及外包工程等等。一旦出事,該共犯集團就會即時啟動保護機制進行掩護、遮蔽、隱匿和撒謊。此前那麼多因貪腐瀆職舞弊等的高官權貴,至今有幾人真正為其所犯罪責而入獄受罰的?所謂官場秩序早已蕩然,所謂官箴倫理早已被漠視!

這樣的共犯結構實已超脫藍綠的意識形態,而改換成另一種以超高利益為結合基礎的網狀組織,無論藍綠政府,他們都能很快融入並加以網羅同化為自家人。而凡是格格不入者,則發威施力萬箭齊發合力擊倒之。貪腐之橫行,謊言之順口,舞弊之嫻熟,責任之推諉,基本都已到出神入化之境。

如果,這次的兆豐洗錢案仍一如慣例,直接由政院成立調查專案小組,然後再又丟回給有司單位進行調查,我們基本上可以預期一定又是大事化小,小事化無,最後則會一切平安,風調雨順。

林全錯估「兆豐洗錢案」的政治效應

行政院獲悉兆豐洗錢案早在7月底,林全並未嗅出該案的高度政治危機的警覺性,而仍然按往例接受了主管單位和幕僚們「私了」意見,只當一般金融違紀處理。這已顯示林全即使是處理他最孰悉的財經問題,仍難擺脫被圍堵被共犯的慣性模式。

直到8月中旬兆豐案一下爆開來,在千夫所指之下,林全才在8月21日公開表示:已指示金管會召集中央銀行、財政部及法務部組成專案小組進行調查,儘速釐清裁罰案件事實,並追究兆豐銀行相關人員的「可能責任」。

這也是很標準的官僚處理慣例:雷大雨小,慢慢查,慢慢磨,等大家都遺忘了,就悄悄結案,獲利了結,各自歸隊,繼續國泰民安。

豈料,資訊全開放的今天,別說媒體緊追不捨,全民網絡也都把視線聚焦到兆豐一桿人等的膽大妄為上。形勢比人強,小英總統於8月31日選擇在民進黨中常會上對兆豐大弊案正式宣示:「釐清責任歸屬,清查沒有上限,我們一定會給人民一個水落石出的交代」。小英說,「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我們也一定要檢討金融監理,推動改革,不再讓這種荒腔走板、匪夷所思的事情發生,這是新政府的決心,也是人民對於政黨輪替最基本的期待。」

民意&輿論為「兆豐洗錢案」衝開一個大破口

小英一錘定音,兆豐案已再難以私了,無論如何都非要有幾個人頭被拎出來定罪不可(應付過關)。這期間除了剛上任的兆豐董事長徐光曦「被請辭」的鬧劇,林全也即刻宣布組成兆豐洗錢案「督導小組」。奇怪的是,召急人竟然不是財經專業的林全院長親自領軍,反而硬推出非專業的副院長林錫耀擔當重任。人選的錯置,已經透露出一股很不尋常的詭異氣氛。是林全為了避嫌而採迴避態度?或是本案根本就被指定由具政治任務的林錫耀負完全責任?

兆豐銀行新董座交接典禮 董事長張兆順、財政部次長蘇建榮出席 盧逸峰攝
扁系張兆順出任兆豐銀董事長,能不嚴查兆豐案嗎?(盧逸峰攝)

尤有甚者,扁系色彩濃厚的張兆順突然受命接手兆豐金董座。再看「兆豐洗錢案督導小組」公布的成員名單為:永社陳傳岳律師、民間司改會高涌誠律師,台銀前董事長呂桔誠、前一銀董事長張兆順、土銀前董事長蔡哲雄、土銀前董事長吳繁治及現任證交所董事長施俊吉。清一色都非林全所熟悉或親近的前朝綠營人馬。

還有更奇怪的,一向「逢綠必反」的藍營,對於這樣一份綠油油的名單居然都沒再揚聲高唱反調子或一如往昔般的群起叫罵?何以故?

院長組督導小組不是要幫你們背書!

至此,兆豐洗錢案的發展顯然已超越了金融幫可交相維護的勢力範圍。

召集人、副院長林錫耀9月2日即已在「兆豐案督導小組」第二次會議中,明白對財政部、金管會等部會官員表示,「你們的責任自己要整理一下,院長組督導小組不是要幫你們背書的!」這可是下達層峰旨意的重話了。

政院於9月7日召開「兆豐案督導小組」第三次會議。

兆豐案情調查似乎逐漸明朗,專案小組在會中認定:兆豐紐約分行事件通報總行處理的時間點是早在去年6月,紐約分行當時就已將美紐約金融服務署(DFS)金檢時,所發現的重大缺失及要求改善一事回報台灣兆豐銀行總行。

就是,當時的兆豐金董事長蔡友才就已知情了,但蔡友才卻將紐約分行的回報函文逕行「簽存」(隻手遮天?),既未將此重大事件呈報董事會,也未通報金管會(何以敢這麼大膽?)以故才任由事態持續惡化。直至隔年2月,美DFS提出金檢報告時已形成對紐約分行非罰不可的態勢了。

因此專案小組委員們一致認定,兆豐金前董事長蔡友才100%有問題,且責任重大,待專案小組調查報告出來,投保中心就應該先行向蔡友才提出民刑事告訴並求償。

根據專案小組的調查發現,蔡友才居然敢如此膽大妄為隻手遮天,三度錯失挽救兆豐銀紐約分行免去重罰的時機,亦三度未依規定呈報兆豐金董事會,並通報金管會,明顯違法亂紀。

「兆豐洗錢案」的背後靈絕非一般政治勢力

這裡面啟人疑竇的就在於「蔡友才何以敢如此大膽?」

會中專案小組召集人林錫耀及諸委員們,當場詢問獲邀列席提供專業諮詢的台灣銀行,及彰化銀行總稽核,兩位總稽核明白表示,銀行董事長和總稽核獲知類似紐約分行發生情事,已構成銀行「重大偶發事件」,不可能不通報金管會,因此兩家銀行總稽核均表示非常「不可思議」,並堅決表示,一般銀行一定會通報金管會和財政部,正常狀況下,董事長絕不可能排除內控體系獨自攔得下來。 

因此,專案小組對於蔡友才早在去年6月就已知悉紐約分行事件,但財政部和金管會卻口徑一致表明去年全然不知情的說法,持保留、懷疑態度,認為案情可能並不單純!

同時專案小組亦請7日出席的兆豐金新任董事長張兆順,能同步啟動該銀行內部調查,藉以確認兆豐銀是否真的沒有通報財政部和金管會?去年馬政府財政部長張盛和和金管會主委曾銘宗是否真的不知情?或故意包庇?希望能徹底釐清兆豐銀紐約分行疑涉洗錢案遭美方重罰,到底是蔡友才的個人違法失職,還是結合政府系統的刻意隱慝,集體犯罪行為!

這裡面最受矚目的人物當屬時任金管會主委的曾銘宗。年初甘當馬前卒猛打翁啟惠時,對浩鼎的內幕資料如探囊取物,一天一爆料,出盡鋒頭!現在反查自己直接主管的業務卻是一問三不知??說得通嗎?八面玲瓏擅長向上經營的曾銘宗這次能否突圍脫困,應是觀察重點。

兆豐洗錢案此一發展,必將涉及張盛和和金管會前兩任主委曾銘宗和王麗伶的瀆職包庇問題,尤其曾銘宗的不分區立委席次如果因此獲罪而被拔出,則候補第一名的胡筑生就可以順序遞補了。

似有對岸「錢進台灣,買下民國」的黑影

另一個來自美方消息來源則直指配合「錢進台灣,買下民國」的對岸經濟戰略。兆豐洗錢所涉及的龐大金額,可能很大一部份都是中國貪腐黑錢湧進台灣進行各種併購和擾亂台灣金融的預備金。美方對兆豐下此重手,很有警告台灣政府之意味。惟,此一消息尚未被證實。此屬國安最高層級的等級,即使消息屬實也很難獲得十足證據。同樣的,所謂「兆豐洗錢案」的真相也就永不見天日了。

但果真如此,所有涉及兆豐洗錢案的嫌疑人就不能單以失職或瀆職視之了吧!

小心張盛和和曾銘宗等人串供脫罪

我只想請問:張盛和和曾銘宗迄今仍然積極以「不知情」堅不吐實,這背後靈絕對不是一般政治勢力可操控的,或是正如宋楚瑜所說的:

「再追下去說不定會死人的!」想當年的拉法葉弊案有多少人冤死......立法院即將開議,綠委們敢不敢成立「兆豐洗錢案」的真相調查委員會?人民殷望的轉型正義能不能就從這案件開始?新政府的成敗是否也由此一案定江山呢?

兆豐案在美國並未演到完結篇,後面美國將如何連續處罰尚在滾動中,全民要買單的帳不會只是目前已知的57億台幣而已。

新政府改革延宕與人事上不作為必然自食惡果

禍不單行,兆豐洗錢案才剛掀動政治風暴,另一波金融詐欺雪球嚴重涉及投審會(門神高官尹啟銘)、金管會(又是曾銘宗)、櫃買中心(又是丁克華)等多重機關的審核機制公信力的樂陞案也已翻起巨浪,據說已驚動總統府。該案牽連2萬名年輕散戶,因為信任政府的多重審核機制而陷入受害陷阱,財金專業的林全領導著財金領域的眾多家將們又將如何面對呢?金融秩序的系統性失靈是老藍們能力挽的狂瀾嗎?

我認為台灣的多事之秋,毋乃是因為新政府改革延宕與人事上不作為,才會引出一堆堆鬼魅魍魎趁機作亂而已。

如果小英仍然還要天真的以為人民在這樣紛擾不安的焦慮感中,還能乖乖聽她指令在大悶鍋裡憋得住氣,很可能會讓這一大鍋的悶氣,突然把台灣炸得驚天動地喔!

*作者曾任第二、第四屆立法委員。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昭南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