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必學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前御用殺手揭露:菲律賓總統杜特蒂私設行刑隊 剷除異己、處決罪犯逾千人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上任以來,爭議不斷,大規模的掃毒行動已殺害3140人,引發國際人權組織關切,更招致國際社會批評。菲律賓參議院15日舉行聽證會,調查杜特蒂擔任總統以來的法外處決事件,駭人聽聞的是,自稱是杜特蒂前御用殺手的57歲男子馬托巴托(Edgar Matobato)15日出席作證,指控杜特蒂擔任南部城市納卯(Davao)市長期間成立行刑隊(death squad),剷除異己並處決罪犯,25年間逾1000人遭到絞死、槍殺、火燒、分屍等殘忍手段殺害。

菲律賓前殺手馬托巴托(Edgar Matobato)(美聯社)
菲律賓前殺手馬托巴托(Edgar Matobato)指控菲國總統杜特蒂擔任市長期間非法處決罪犯(美聯社)

馬托巴托說,杜特蒂從1988年至2013年擔任納卯市長期間,成立暗殺組織「黏巴達男孩」(Lambada Boy),成員包括員警與前共產黨叛軍,這個殺手組織的人數從1993年開始增加,逐漸演變成有300名成員的「納卯行刑隊」(DDS),這個組織聽命於杜特蒂及其長子、現任納卯副市長保羅.杜特蒂(Paolo Duterte)。

菲律賓強力掃毒,許多疑犯遭當場擊斃,他們的家屬向政府抗議手段太過殘忍。(美聯社)
菲律賓強力掃毒,許多疑犯遭當場擊斃,他們的家屬向政府抗議手段太過殘忍。(美聯社)
民眾在菲國警察總部外抗議總統杜特蒂的掃毒政策。(美聯社)
民眾在菲國警察總部外抗議總統杜特蒂的掃毒政策。(美聯社)

馬托巴托透露,納卯行刑隊槍殺受害人之後,不是將屍體扔到街上,就是埋到3個祕密大坑裡,或是埋到同為行刑隊成員的一名員警擁有的採石場裡,或是用膠帶捆住屍體。有的死者甚至先遭開腸破肚,再被綁上水泥塊,丟進大海餵魚。

菲律賓前殺手馬托巴托(Edgar Matobato)展示用來捆綁屍體的膠帶。(美聯社)
菲律賓前殺手馬托巴托(Edgar Matobato)展示用來捆綁屍體的膠帶。(美聯社)

他還爆料,1993年時,行刑隊與司法部官員傑米索拉(Jamisola)因為路障起了衝突,傑米索拉雖然受傷但沒死,然而杜特蒂一到現場就拿烏茲衝鋒槍殺了傑米索拉。2003年,經常批判杜特蒂的記者帕拉(Jun Pala)步行回家途中,遭到騎摩托車的行刑隊槍手殺害。

馬托巴托說,行刑隊殺害這些受害人像殺雞一樣,「我們的工作就是殺害罪犯,包括毒梟、強暴犯、綁架犯,我們每天殺害的就是這些人。」他也坦承自己聽命於杜特蒂的期間,參與了50起暗殺行動,包括2002年將1名疑為激進分子的外國人勒死,再剁成塊,埋在採石場;2007年,他將1名綁架案的嫌犯丟去餵鱷魚。

菲律賓前殺手馬托巴托(Edgar Matobato)(美聯社)
菲律賓前殺手馬托巴托(Edgar Matobato)指控菲國總統杜特蒂擔任市長期間非法處決罪犯(美聯社)

1993年,納卯的天主教教堂發生爆炸,杜特蒂下令馬托巴托與其他人逮捕穆斯林嫌犯並加以殺害,更要求他們屠殺清真寺裡的穆斯林做為報復。馬托巴托朝一座清真寺投手榴彈,幸好當時清真寺內沒有祈禱的民眾,所以沒釀成傷亡。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美聯社)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遭指控在擔任市長期間法外處決罪犯。(美聯社)

馬托巴托更透露,保羅.杜特蒂長年吸毒,甚至與中國毒梟結為朋友:「保羅.杜特蒂還小的時候,我就擔任他的隨扈……他長期吸毒……吸毒吸到過嗨時,有時會變得瘋狂。」馬托巴托說,2014年行刑隊奉保羅.杜特蒂之命,殺害來自宿霧(Cebu)的億萬富商金恩(Richard King),殺人動機是雙方為了1名女子起了衝突。

菲國總統杜特蒂的長子保羅遭控下令殺害富商金恩(Richard King)

此次的菲律賓參議院聽證會由長期關注菲國人權問題的重量級女參議員、前法務部長德利馬(Leila de Lima)主持,她強烈批評杜特蒂的掃毒行動,杜特蒂則指控德利馬跟毒販有掛勾,指控她的司機先前向1名遭扣留的毒梟收賄,德利馬否認這個指控。

菲律賓女參議員德利馬(Leila de Lima)(美聯社)
菲律賓女參議員德利馬(Leila de Lima)(美聯社)

馬托巴托甚至透露,2009年,時任菲國人權委員會(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主席的德利馬負責調查時任納卯市長的杜特蒂是否涉入該市的法外處決案,杜特蒂為此下令刺殺德利馬。馬托巴托說,他與其他成員埋伏在丘陵區,等著射殺德利馬,幸好她最終逃過一劫。

人權團體為在菲律賓毒品戰爭的亡者點燈祈福。(美聯社)
人權團體為在菲律賓毒品戰爭的亡者點燈祈福。(美聯社)

馬托巴托說,他受到良心譴責,2013年決定退出納卯行刑隊,但受到其他成員的折磨與威脅,要他不能透露法外殺戮的事。2014年,馬托巴托接受政府的證人保護計畫,而今年杜特蒂就任總統後,馬托巴托擔心性命不保,選擇躲藏起來,如今決定挺身而出,是希望「殺戮能停止」。德利馬表示,許多證人擔心遭到杜特蒂的報復殺害,不敢參與聽證會公開作證。

針對指控,杜特蒂發言人安達那(Martin Andanar)否認馬托巴托的指控,回應:「杜特蒂總統當年擔任納卯市長期間,人權委員會就已做過調查,他們並未提出控告,也沒找到直接證據。」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上任以來,實行大規模掃毒行動,人權團體痛批菲律賓當局未經合法審判就胡亂殺人

杜特蒂去年揚言若當選總統,要殺光全國的罪犯,把他們的屍體丟進馬尼拉灣餵魚。去年接受直播的電視節目訪問時,他甚至說:「他們說我是行刑隊的一份子?對,沒錯。」但他後來又收回這句話。

保羅.杜特蒂則在臉書回應:「德利馬與馬托巴托公開發表的言論是缺乏證據的指控,只是道聽塗說而已,我不會對瘋子的指控做出任何回應。」

喜歡這篇文章嗎?

廖綉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