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剎那不改組!最想說「拜拜」的就是他

2016-09-14 08:00

? 人氣

四個月不到,林全的笑容不見了。(立法院施政總質詢/陳明仁攝)

四個月不到,林全的笑容不見了。(立法院施政總質詢/陳明仁攝)

「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這是孟郊形容進士及第後的神采飛揚,三個多月前,受命組閣的林全,儘管明知任務艱鉅,大概也有這樣的心情,初進立法院,即使藍委行禮如儀肢體衝突阻絕施政報告一番,在藍綠立委七手八腳與標語抗議聲中,林全的笑容沒有一刻飄離嘴角。

四個月不到,林全重進立法院,進行任內第二次施政總質詢,他報告藍委席地靜坐,沒實質阻擋,但是,林全的笑容不見了。在藍綠立委同聲質疑內閣何時改組的壓力下,他對「現階段」不換(閣員)的定義是「這一剎那間」,說到「這一剎那」,難掩的笑意浮現嘴角:三秒。

很難講林全到底是為自己怎麼想得出「一剎那」而笑,還是自我調侃與解嘲而笑,畢竟內閣要不要改組,甚或改組幅要多大(諸如大到包括自己),都不是他說了算,他甚至連「一剎那」的界限是此刻、明日、一個月、或四個月後?都無法自主定義。

20160913-立法院新會期開議.行政院長林全施政報告總質詢.國民黨書記長江啟臣質詢.以綠營人物負評反諷(陳明仁攝)
行政院長林全施政報告總質詢.國民黨書記長江啟臣質詢,以綠營人物負評反諷(陳明仁攝)

孟郊一日看盡長安花,林全從容點,三個多月也夠他看盡政壇毒花惡草,真能策馬,他大概恨不能一馬鞭逃離這潭政治惡水,偏偏他又沒有請辭待命,撒手不管的瀟灑,死撐活撐,也不知是為綠營天王頂住四個月,好讓年底任期即過半的直轄市長,無縫接軌北上組閣?還是為蔡英文總統多頂一刻是一刻,免得黨內資源爭奪戰大爆發?

而爭戰早已經開始,從華旅到農委會主管事業單位由兼職改專任,各路人馬搶進之勢既快又猛,林全唯一能自主或擁有絕對建議權的財經金事業單位,經兆豐案已經被獨派打得落花流水,而且,其勢不休,連國際聲望極佳,且有任期制的央行總裁都被鎖定,遑論公股行庫,四個月不到,林全已經成了擺不了一步棋、安不了一件人事、不折不扣的「傀儡」。

相對而言,藍營對他的不滿都是虛招,綠營和獨派的攻擊倒都是真槍實彈,就在立法院休會期間,林全好不容易安排與民團面對面溝通,緊接著就是獨派大老吳澧培和辜寬敏先後重批「林全不適任」「林全不換,小英民調會更低」;蔡英文兩次在民進黨中常會為林全緩頰,一次要立委講話不要這麼難聽,一次公開要求黨人不要再說「老藍男」,而第二會期第一次總質詢結束,總統府特別就內閣改組話題由發言人出面說明,「支持林全院長,沒有這個(改組)問題。」

20160913-立法院新會期開議.行政院長林全施政報告總質詢.國民黨立委築起海報牆.(陳明仁攝)
立法院新會期開議,行政院長林全施政報告總質詢,國民黨立委席地靜坐列出海報牆.(陳明仁攝)

總統府說了等於沒說,但即使是「廢話」還是得說,台灣自有政黨輪替以來,行政院長已經從「資本財」轉變為「消耗品」,不是臨危受命就是應急補位,但像林全擺明了是犧牲打的也屬空前,不論扁政府第一任閣揆唐飛或馬政府第一任閣揆劉兆玄,任期不論長短都還是因「事」請辭,前者是核四停建,後者是八八風災而且還是到救災復建告一段落才下台,林全卻是從就任開始各路人馬就掐著手指頭算他還能做多久?接替人選是何方天王?舖陳起來還有模有樣有風有影,再神經大條的人,都不可能無感無覺。林全神形蕭索,不會沒有原因。

「林全難題」其實是台灣難題,身陷統獨左右拉扯中的政府,怎麼可能推出各方滿意的政策?順了不談九二共識,但凡與兩岸政策相關者,就必然面對北京不讀不回的悶局,海基會董事長人事才擺定,海基會在野政黨董事不是請辭就是乾脆不開會,外交事務就不提了;順了勞工提高基本工資與休假辦法,資方就大半缺席工資審議會;林全內閣提出三千四百億加碼國營事業投資振興經濟,很難講會不會淪為分贓式的資源分配,三百億提振觀光,旅遊業者還不領情;年金要改革,卻掀起一場大遊行,階級世代情緒對立嚴重,儘管年金改革委員會由總統府主導,林全內閣免不了要多掛帳一筆…。

數都數不完的問題,只說明一件事:台灣進入成不了事的年代,這個年代的開始,可能要上溯李登輝末期,而於今尤烈。換掉林全不是問題,唯一的問題是不論獨的綠的擔任閣揆,局面不會更好;對蔡英文而言,多留林全一刻,她自己的處境就多一點安全,從這個角度看,林全確乎是她最好的防護罩,總統府由發言人出面力挺林全,對林全而言,沒有感激只有無奈。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