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安觀點:十思蔡政府 蔡英文真的要好好想想看

2016-09-14 06:40

? 人氣

蔡政府十個要思考問題,首要就是國安戰略。(顏麟宇攝/風傳媒合成)

蔡政府十個要思考問題,首要就是國安戰略。(顏麟宇攝/風傳媒合成)

第一思:沒有國家利益之目標,就沒有的國家安全政策可言?

一個國家沒有國家安全利益目標,如同無舵之船,航行在茫茫大海就沒有方向。而全世界每個國家都在追求自己的國家利益及國家安全目標。但自就任後的蔡政府,對於最重要的國家安全目標是什麼,都無法說出來,其所採取的「一邊倒親美日」策略,更違背了國家整體安全利益。如李登輝說釣魚台是日本的、蔡英文不敢說太平島是我們,這是為何國人質疑李、蔡兩人,出賣了國家的安全利益?

筆者自民國84年起就擔任國防大學戰略講座,為中華民國全民國防第一屆全民國防傑出貢獻獎,也曾主導全民國防教育之規劃。因此,提出國家安全戰略要以國家利益為核心思維,應從區域地緣戰略環境,爭取國家安全最大利益;也是在美、日、中大三角關係中,善用台灣小三角中優勢核心地位,不可偏向任何一方,維持區域和平穩定環境,才能左右逢源,才是台灣安全保障的最佳戰略。

第二思:「不當黨產委員會」應改更名為「不當財產委員會」!

蔡政府運用國會多數通過黨產處理條例,說是落實轉型正義。美其名曰「不當黨產」,其實真正的目的在是醜化國民黨。至於蔡政府針對性通過黨產處理條例、司法改革,雖然司法院長人選問題也一波三折,證明民進黨在處理這些高度政治性的議題,若「只針對國民黨開刀」,只是政治操弄的結果。8日國民黨前大掌櫃劉泰英之子劉昭毅召開記者會,指控中興電工董事長江義福,透過2家投資公司以五鬼搬運方式,將國民黨黨產變私產,他呼籲劉泰英,出面協助政府處理釐清不當黨產相關問題。若國民黨也能務實面對,就與黨產有關的李登輝、劉泰英、連戰、宋楚瑜等人身上開始找到突破口,將可重新出發。

2016-09-08-不當黨產記者會-劉昭毅與民進黨立委林俊憲-林瑋豐攝
劉泰英之子劉昭毅在民進黨立委林俊憲陪同下,指控中興電工就是不當黨產。(林瑋豐攝)

筆者認為「不當黨產委員會」已淪為民進黨政治鬥爭的工具,我們強列要求應當正名為「不當國(財)產委員會」。是誰掏空國產,不論何人執政時期,追討過去那些侵吞國產變成黨產或私產的政府官員責任;以及不當行政立法,圖利企業財團及個人不法行為,追繳其不當利益所得。諸如對於李登輝時代地方黨部地方椿腳,許多人已投效民進黨,把他們的案底刨根究底找出來,若認真追查,這把火也會燒到民進黨自己支持者身上吧!所以不論李登輝、陳水扁或馬英九時代,還是現在蔡英文,不論藍綠特別是政治人物的所設立之基金會,有多少不當的政治獻金,才是官商勾結之不當利益所得。

第三思:誰讓年金改革議題失焦,誰在污名對方!

成立的年金改革委員會,是否作為蔡政府的打手,讓年金改革議題偏離了主題,更整天都在製造職業別、省籍及世代間對立。為什麼有15萬人的年金改革大遊行,不就是民進黨政府放任立委放狗咬人,如李俊毅的造反說、段宜康的鄙視說,王定宇少數人說;以及李文忠的違反國安說,不但對退輔軍人權利未能爭取……等等,是誰在激怒對立、提火澆油及進行政治操作?

藍綠都喊不反對年金改革,看到年金改革預設前題,只是冒進式與剝奪式與溯及既往的改革,朝野各有盤算。日(7)前全教總發聲明不滿遭惡意抹黑!宣布退出年金改革委員會,召開記者會開了第一槍。張旭政強調:徹底失望,仍然各說各話,年改還走得下去嗎?羅德水說:「2013年時全教總曾發動525抗議馬政府惡改年金,這次退出也是一樣的心情,未來將以監督國民黨的標準檢驗民進黨」,所以對於温和漸進式的改革已不可能了。

第四思:誰是拖跨國家財政之元凶,造成年金破產?

年金破產是誰的責任,社會抄房、抄股、抄匯投機風氣盛行,大財團才是政府該處理的對象,確找軍公教開刀成了原罪。政府及地方政治人物的亂開支票,把債留給下一代,勿給年輕世代負擔加重。沒有財政紀律,哪來年金改革!辯稱民進黨執政時期的財政紀律優於國民黨執政時期,又習慣性推給前朝政府。不去檢討金融財政惡化的根本原因,是財政劃分法,不是公教退撫制度,何況政府財政的惡化,不是年金改革的唯一因素。

誰是拖垮國家財政之元凶,諸如:

1.從李登輝陳水扁執政,46家國國營企業變賣39家。以中華電信為例,歷年中央政府撥款超過1兆元(當時幣值)。地方政府出資、土地資源無法計算,最後以多少錢作價給財團?這是每年足可以穩賺1000億元的產業!

2.李扁執政期間,銀行掏空及呆帳超過3兆7000億,這筆錢足以蓋造價370萬元的國宅100萬間。

3.股市操作,不知讓多少人傾家蕩產。

4.台灣的土地資源有限,卻任由炒作土地。

5.李扁執政期間,台灣數十萬間中小企業不知何去何從,李扁忙著打消呆帳,合併金融,除了政治鬥爭和借名金改取得政治資源之外,便毫無經濟對策。(引自幸福勞動聯盟文宣)

20160903-SMG0045-036-九三大遊行,遊行大景。(顏麟宇攝)
九三大遊行全景。(顏麟宇攝)

第五思:新南向正式啟航,我們的優勢在那裡!

新上任的主委鄧振中回答記者:新南向政策台灣優勢在那!鄧振中回答:「真誠、熱情」,更讓人真是啼笑皆非。試問目前東南亞的國家自己問題都解決不了,又怎能期待他們解決台灣的經濟問題。東協10加1,台灣沒有談話的空間,更無緣加入。行政院(5)日將公布「新南向推動計畫」,與東協、南亞及紐澳等 18 國建立對話機制,投入約 40 億元,推動投資貿易、文化、醫療、科技、教育等「雙向」交流合作,以國家隊力量帶領企業出征投資,最終目標爭取與各國洽簽區域自由貿易協定(FTA),恐怕又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為了一個反中情結,馬政府時期努力簽訂兩岸ECFA,而民進黨動員太陽花學運,擋下反服貿、反貨貿協議,現在後悔已來不及。如今又錯估形勢,未經政策研究討論可行性之評估,就冒然要推行的新南向政策。筆者以為目前可行辦法,唯有與中國合作、與印度、印尼等國家才擁有足夠的市場、商機,其實民間企業如郭台銘等早已走在前頭,政府應該把重心放在這上面。

第六思:台灣觀光產業的發展,生存圖計在兩岸!

沒有九二共識就沒有一切,試問新政府就算拿錢補助,提高國際之觀光來台人數,也是杯水車薪,無助於台灣未來觀光產業良性發展。陸客來台「急凍」,嚴重衝擊觀光產業。觀光業912上街頭要「求生存、有工作、能溫飽」,也為國內觀光產業史上首次走上街頭。

所以行政院政務委員張景森日前說,「陸客是我們最需要交的朋友」,請不要再不經意發表歧視陸客的言行…如果大陸人民普遍對台灣反感,我看台灣才是真正危險了!」張景森終於說出良心話,但顯然又被政院打臉,請問是人民的生計重要,還是蔡政府面子重要。

第七思:經濟結構轉型失去方向,是誰讓政府財政惡化、信用破產?

蔡政府選前原本關注產業創新與升級,在生技產業方面未上台,就發生了浩鼎案風波,翁啟惠父女是否違反利益迴避?連帶影響整體產業提昇;未料執政後接連爆發罷工、勞工休假等勞動權益相關議題,而有些措手不及;接著而來電業發展,更有圖利業者的疑慮。讓蔡政府腹背受敵,又想製造藍營內部矛盾、製造對立,掩飭其漸失民意,來轉移目標!這種算計取巧的政府,豈能讓它欺騙一再得逞?

是誰讓國家經濟財政惡化、信用破產?是誰與財團結合瓜分國家財產?始作俑者起於「二次金改」,時任財政部長的林全不正是當時的推手。「二次金改」要求限時限量完成金融機構整併,惟事後引發各界質疑有圖利財團、賤賣國家財產等爭議。爆發陳前總統貪污及洗錢案件,哪一件不是正與二次金改有關。近期爆發的兆豊銀洗錢案,林全政府反應遲緩異常、樂陞案政府也成了詐欺犯,不是一大諷刺。何時台灣成了金融犯罪天堂?到底誰在包庇?誰該負責?

第八思:政策見風轉舵,是誰綁架了小英政府?

由蔡政府的近期一連串應變作為被說成髮夾灣,可說是荒腔走板,毫無行動準據。也可以看出其執政團隊的決策圈子太小、政策的不成熟,又受地方派系把持、基本教義派制肘,重要政策不過只是姚人多的作文題目罷了。對於發生的重大事件處理,反復不定,承諾的事立刻被自己人打臉,只有「治國無能、鬥爭有理」。郝龍斌認為,民進黨政府的人事安排充滿「酬庸」、「卡位」,執政態度也和「謙卑」背道而馳,隨後更直言:「最有效率的事,大概就是追殺國民黨吧。」

近期台灣政壇所謂獨派大老,好像又不甘寂寞。吳澧培日前對蔡英文政府提出數項建言,甚至直言要行政院長林全下台,否則總統蔡英文會「沒有明天」;6日又向蔡英文喊話,對中國的忍讓要「適可而止」。辜寬敏日前接受聯合晚報專訪時建議,蔡總統做4年就好,不要想著下一次選舉,過去兩任總統都當8年,下台都不好看。所以綁架之說甚囂塵上,不但可以逼迫蔡英文高層人事案如閣揆、司法院長,而且能影響兩岸路線。

吳澧培出席蔡英文競選總部成立大會。(顏麟宇攝)
獨派大老吳澧培對蔡政府人事佈局直言不滿。(資料照/顏麟宇攝)

第九思:街頭的人數取決於政府的不公不義,所激起的民怨不是嗎?

蔡英文過去主張人民可以抗議政府表達不滿,今天又改口人民不要常常上街頭。蔡政府執政後,社會普遍感覺到要走上街頭,「因為只要敢吵敢鬧的,蔡總統一定會讓步」。當年金之火漫延當天,總統蔡英文則是由林佳龍陪同台中取暖,參訪位於台中東勢區的紅圍牆酒莊,被問及有關軍公教大遊行看法,不改其一路閃避,不敢面對問題態度,僅簡單回答說:「我們走我們自己的」。當年金之火漫延,不也是反映蔡政府機關算盡,忙於清算前朝、鬥爭國民黨、分化軍公教勞的結果,試想不是人民「非忍無可忍,誰又想想上街頭」。

第十思:蔡政府沒有明天,但台灣不能沒有明天!

一個有明天的政府,隨時防微杜漸,隨時不離棄「公義」,這「公義」非為特殊階級而設、是基於公平原則的公義。空心蔡的印象被定位,只是民進黨版的馬英九而已。蔡英文還有明天?捍衛國家主權不力,面對國內日益惡化的經濟,國際日益競爭的環境,重要政策立場搖擺不定,加上沒明天年金改革;面對大陸競爭限縮陸客後又拿不出解決辦法;如今還要推動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簡直是還拿刀子往自己身上一砍,讓國家路線愈走愈窄,恐怕又會引起統獨對立更大的危機,那臺灣絕對沒有明天。

一個擁有明天的政府,人民就算是當下感到很黑暗和痛苦,也相信終會看到曙光和幸福,所以充滿樂觀的拚勁。可是台灣的明天、兩岸的明天在那裡、人民有沒有明天!蔡想想從來不敢正面回答問題:「可以給你一點時間,三個月不能評價」,可是人民痛苦水深火熱不能等。

筆者研究中共政權的對台政策邏輯思維:從早期「不放棄武力犯台­」-到「和平解放」-再到「接受九二共識和平協議」,已經是最大底線。如果蔡政府再激化兩岸對立,中共在民族主義的情感撥弄下,更不利於兩岸和平的良性發展。筆者只是一個戰略觀察者,從國家安全戰略的角度呼籲,十問十思請教新政府,不要充滿算計,只想著打趴國民黨;只想清算前朝,用多數暴力強行通過立法,製造社會對立,來增添改革阻礙。

蔡政府現在已經執政了,就應當好好面對承擔,遇到重大爭議事件,不能縱容團隊一再放話,自己神隱躲在背後;一面又迴避應承擔的責任,讓問題持續擴大。現在,就看蔡英文能否有足夠智慧和能力自我調整;如果不能,還是在基本教義派的喊話下,回到選擇向陳水扁路線靠攏,一旦激起對立更非國家之福,就可能重演當年的紅衫軍十月圍城事件。

*作者為前國防大學戰略講座,台灣師範大學教育碩士 / 國安戰略觀察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