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不起眼的五金行一條街,如何成為香港反送中抗爭前線物資供貨點?

2019-08-23 14:00

? 人氣

8月17日,抗爭者「流動」到旺角警署前。「你有全裝備嗎?」成了問候語,台灣五金行更意外成為採購據點。(攝影者.陳宗怡)

8月17日,抗爭者「流動」到旺角警署前。「你有全裝備嗎?」成了問候語,台灣五金行更意外成為採購據點。(攝影者.陳宗怡)

武打巨星李小龍的名言,Be water,貫穿這場香港反送中運動。群眾如水一般,無所不在,來去自如。

即便歷時超過百日(第一場反送中遊行在3月底),8月18日,整日滂沱大雨,仍有170萬人上街。港人真的如水一般,雙腳泡在雨水裡,從維多利亞公園流向銅鑼灣、流向灣仔,再往金鐘方向滿去。

這場運動,沒有明確領導組織、無人可代表群體發言,群眾更反對「大台」(香港話指領導人、組織)。即便如知名港星何韻詩、雨傘運動領導人之一的黃之鋒等人,此次經常公開發言,都拒稱自己是「大台」。

參與者不是聽誰的一聲令下來行動,而是利用新科技工具與網路平台,彼此號召、分工。「我們只有一個大台,就是(香港特首)林鄭月娥,」8月16日,學界反送中晚會現場,17歲的香港少女琦琦說得義憤填膺。

但,一場參與者動輒破百萬人的群眾運動,沒有系統性的物流、人流,甚至金流系統,卻能持續數月,可能嗎?

「怎麼發展出可以運作的狀況?這個必須要參與其中才能體會,但每個人也都只看到一部分而已,」香港議員朱凱迪坦言,身處其中的他,仍只看懂一部分。

每天4、5組人在台帶貨,百萬裝備,靠匿名者進香港

我們在台北水源路、環河南路一帶的「五金街」,發現其中「一小部分」,開始追蹤。台北的五金街,在過去幾週內,成了反送中物資供貨點。當香港境內因持續抗爭,口罩、護目鏡、濾毒面罩開始短缺,港人轉而直接或間接透過台灣朋友來此「帶貨」。

隨意踏進太原路上一家五金店,不須開口,光用手比出面罩動作,店家就一目瞭然:「要防毒面具?去裡面找那個小姐,她會幫你處理。」店家們已習慣,一天內有4、5組香港或台灣客,來買平時只在工地使用的護具配備。有人一開口就要5、60套,幾乎等同店家半年、1年內的進貨量。「我哪來這麼多貨,一次才叫10幾組!」一家太原路五金行老闆娘搖頭說。

因為需求太大,採買者甚至找上經銷商大量採購。當「監工」10多年的作家林立青,對工地配備熟門熟路,偶然受香港朋友之託,從一次代訂3、5組,到如今一次購買幾十萬的貨,意外成了台灣最大物資供給站之一。

就在818大遊行前夕,台灣有團體與個人已蒐集金額近百萬元的「裝備」打算送到香港前線。但,林立青透露,他與朋友只負責代購,如何把物資運送到香港,又換另一群連他也不認識的「匿名者」接手。

救護站、黑警在哪全都露,加密軟體讓人人都變收發站

台灣五金店,不過是這整個無大台運作系統中的「冰山一角」。

走在香港遊行現場,隨處可看到街邊轉角,有人擺起「愛國五金」物資站;有人穿著黑衣、搬著瓶裝水,就從大樓竄出。遊行隊伍裡,群眾總知道哪裡有救護站,哪個地鐵站、公車線暫不開放;甚至,他們知道何時有警察或黑警嫌疑人出沒,較危險、須避開。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