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瀚興觀點:莫以乘車輕戴笠,韓國瑜「中華民國粉」出線!

2019-07-17 06:30

? 人氣

高雄市長韓國瑜到之處,國旗韓粉如影隨形。圖為新竹造勢。(新新聞郭晉瑋攝)

高雄市長韓國瑜到之處,國旗韓粉如影隨形。圖為新竹造勢。(新新聞郭晉瑋攝)

在激烈廝殺下,韓國瑜市長以近百分之四十五的民調出線,屈居第二的郭台銘董事長,第一時間展現風度,祝福韓市長,對於網路上支持群眾,互相攻訐(或有見縫插針者),筆者容有淺見,供大家分享。

或謂:「韓郭兩虎相爭,必有一傷,目前雙方支持者嫌隙難平」?撇開各自宗教信仰不談,有佛教大德稱:「若要佛法興,除非僧讚僧」,六祖慧能云:「若真修行人,不見世間過」。要有所成就,必不能「自贊毀他」,若得其精要,則或可給些啟示。

韓市長所代表非韓粉,乃為「中華民國粉」,與社會基層民意,挟其高人氣挑戰大位;另方面,郭董乃世界知名的成功商人,其創業精神與企業化管理,創出富可敵國的鴻海企業,亦令人敬佩。前者,可謂最強棒的候選人;後者,則可能是最前瞻的總統;然世事豈盡如人意?今韓市長出線,二人既然最大公約數為「愛中華民國」,各自支持者,何苦互相掣肘,親痛仇快?此其一。

或謂:「韓市長支持者皆為草根群眾,販夫走卒,要得大位總不可能靠賣小吃與香腸的吧?」筆者以為,此言差矣!舉《通鑑紀事本末》安史之亂條目:長安城陷,玄宗出逃,一老父郭從謹慷慨陳詞:「安祿山包藏禍心,有向您報告者,全被誅殺,使其足以犯上作亂,所以先王都廣開言路,就是防堵此一禍端;猶記您用宋璟為相,直言無諱,海內清平;然自從您施政,以言為諱,朝中大臣則僅以阿諛奉承為要,您怎能不偏聽?草野臣民早料到有今日,但難以上達。事不至此,草民又怎面見聖上,親自訴說?」唐玄宗尷尬地說:「朕思慮未周,我也很後悔啊!」何其不堪?

20190715-國民黨總統初選民調結果記者會,高雄市長韓國瑜出席。(盧逸峰攝)
-國民黨總統初選民調結果記者會,高雄市長韓國瑜接下競逐總統大位的「重擔」。(盧逸峰攝)

今韓市長投入高雄市長選舉前,是何態勢與窘境?若無廣大基層百姓支持,怎可能讓「討厭民進黨」成為全台最大黨,讓藍營於去年地方百里侯選舉,大有斬獲?前開唐玄宗,能聽見最基層民眾的心聲,必待板蕩出逃,天下鼎沸之際,何其晚矣?另舉劉邦與項羽爭雄:常有某公、某生,教劉邦諸良策,難道皆高人方納諫?但對項羽批評,說一句「沐猴而冠」,項羽只會說:「烹殺!」是以,足見傾聽民意,自詡貴族剛愎自用,下場迥異!申言之,若國黨與所謂「郭粉」,也必待亡國亡黨之際,方能想起:「啊,我該傾聽民意!」、「呦,您老說得是,我也很慚愧啊!」自恃清高的藍營支持者,莫非要重蹈覆轍?「將相寧有種」,誰能說草根的韓市長,難登九五?此其二。

或謂:「韓國瑜頂多凝聚「深藍支持」是外強中乾,必定後繼無力」云云。筆者舉唐史為例:有人云正直的宰相張九齡去職,為開元之治,由盛轉衰之起點;同理,愚見以為,國黨之衰,顯於中央黨部改建。此話怎講?當時景福門前,國民黨黨部遷建,留下斷垣殘壁,但令人心驚的是,滿地的國父遺像與國旗,不僅兆頭不好,更為國黨徹底拋棄三民主義與黨魂,下了最好註解。

今韓市長造勢場子,一片國旗旗海飛揚,豈為目前執政黨類似場合所見?在中華民國境內,舉起國旗愛國,怎會食古不化?再對照蘇聯解體近30年,當學者回顧其末期施政,不僅領導人誤信西方鼓吹經濟政策,更對前朝歷代領導人加以撻伐,將所有思想圭臬,達到丟盔卸甲的地步,展開了否定一切過往的「歷史虛無主義」,內憂外患,蘇聯土崩瓦解,乃當然之理!回想國黨近30年,經鋪天蓋地:白色恐怖、黨國威權、親中賣台云云,被打得抬不起頭來,或有黨內成員,更迎合與屈就前開謬論,怎會免於蘇聯後塵?今韓市長將「賣臺」改為「賣臺灣產物」;「親中」轉作「愛中華民國」,撥亂反正,誰曰不宜?此其三。凡此三者,皆為韓市長贏得初選,一般誤區的解釋,豈能因人設事,偏聽偏信?

最末,筆者舉宋代孔平仲《送張天覺詩》:「萬事倏忽如疾風,莫以乘車輕戴笠」每當筆者前往士林地檢開庭,經過「雨農國小」,就會想起戴雨農,戴笠將軍因上開詩作改名之史實(原名:戴春風)。遙想戴將軍前半生,才氣雖高,未能竟學,或認不學無術?然抗戰時期,懲惡鋤奸,標榜史冊,豈有所謂「知識分子」能加以取代,對之不屑?希望同為黃埔後人的韓市長,莫忘戴將軍的「英烈千秋」,而藍營的「名嘴」與「高士」,也能「莫以乘車輕戴笠」,也不要輕視每位支持韓市長的「中華民國粉」。

*作者為律師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