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韓流、柯粉、與「浪潮」

2019-07-17 06:00

? 人氣

群體狂熱恐讓台灣再次淪為法西斯主義的溫床。(資料照,顏麟宇攝)

群體狂熱恐讓台灣再次淪為法西斯主義的溫床。(資料照,顏麟宇攝)

2008年在台灣上演的電影「惡魔教室」(德語:Die Welle)改編自1967年羅恩·瓊斯(Ron Jones)在美國加州一所學校進行與法西斯主義有關的社會實驗-第三浪潮,看似花樣百出的活潑學生在五天的密集訓練課程中奇蹟般地改頭換面變成以領袖、制服、問候手勢、標誌、暴力、集體行動的法西斯團體,學生不斷地加入,為表示對群體力量的效忠對外以暴力相向,最後群眾失控釀成死亡悲劇。

一些懦弱、自信心低下被霸凌的學生在組織中找到了歸屬感,自此,組織名稱「浪潮」誕生了。老師和學生商定了統一的標誌、服裝(白襯衫)乃至問候手勢,集體主義熱情高漲要把「浪潮」壯大。

活動開始超出可控範圍,興奮的學生一夜之間讓「浪潮」的標誌出現在市區的每一個角落。

一些覺悟的學生們想方設法試圖阻止活動的繼續,卻被同學視為叛徒而遭到孤立甚至報復。

20190715-空教室,桌椅,學生(取自Pixabay)
電影「惡魔教室」中,學生不斷地加入法西斯團體,為表示對群體力量的效忠對外以暴力相向。(示意圖,取自Pixabay)

老師也以扮演領袖身份一起參與實驗,卻沉浸在權力欲與成就感中無法自拔. 他曾因自己的同等學歷文憑與妻子碩士學位間懸殊的差距而自卑,然而在「浪潮」中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滿足。這位「浪潮」的領袖(偶像)在權力與理智中擺盪最終讓成員跳入了惡魔的地獄。

回到台灣的政治舞台,拜網之賜,以往要經歷長時間醞釀的群眾運動可在幾小時內完成集結,這讓以營造不論網路還是實體群眾氣勢以吸引跟隨者的政治人物如魚得水,尤其那些意在獲取個人政治利益為優先的政治撈仔更是以網路動員作為從政成功與否的指標而口中的福國利民只是擦脂抹粉的裝飾言語罷了。

20190622-韓粉22日於台中舉行「決戰2020,贏回台灣」韓國瑜造勢活動。(顏麟宇攝)
網路動員作為從政成功與否的指標,而口中的福國利民只是擦脂抹粉的裝飾言語。(資料照,顏麟宇攝)

輕者數千則惡意羞辱的留言,重者數萬則, 最近對香蕉餅店支持者的無差別的網路攻擊就是一例,更遠如去年立委邱議瑩,批判韓國瑜的「陪睡招商」論,遭到逾百萬則霸凌留言都是顯例,這些粉絲只有護主, 堅持集體的言論, 對反對者施以無情的集體霸凌。其中不乏高學歷擁有社經地位的人物,突然像集體著魔般、信仰與支持著令人難以理解的謬誤言論與空頭支票。選民的高漲情緒已經不是在做政治選擇而是偶像、宗教崇拜,好像要赴湯蹈火以身殉教ㄧ般。

20190622-韓粉22日出席台中「決戰2020,贏回台灣」韓國瑜造勢活動,並以手機燈海照亮現場。(顏麟宇攝)
選民的高漲情緒已經不是在做政治選擇而是偶像、宗教崇拜,好像要赴湯蹈火以身殉教ㄧ般。(資料照,顏麟宇攝)

歸屬感的追尋成了這類政治粉絲集結的破口,柯文哲的「破殼小雞」、韓國瑜的「庶民發財」都是抓住現代人的孤獨感、缺乏溫暖與關心而不斷地尋找歸屬感的心理因素,並且把商業網紅模式導入政治造勢,以淺碟、誇大、不實、嘻笑輕薄的言論贏得聲量。危險的是操作過火的群眾是無法駕馭的, 韓粉幾天前大嗆要在初選揭曉時包圍國民黨中央,解讀是要包贏的。我們是否一步步走向電影的情節,這樣的群體狂熱會不會讓台灣再次淪為法西斯的溫床?

希望選民投票支持國家的未來,而非虛幻的偶像崇拜。

*作者為退休人士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