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吳釗燮的黑色幽默救了民進黨的「自由民主」

2019-07-17 05:40

? 人氣

作者認為,外交部長吳釗燮回應中國駐美外交官崔天凱的推文,對於了解台灣現況的人而言,更像是一則極其諷刺的黑色幽默笑話。(資料照,顏麟宇攝)

作者認為,外交部長吳釗燮回應中國駐美外交官崔天凱的推文,對於了解台灣現況的人而言,更像是一則極其諷刺的黑色幽默笑話。(資料照,顏麟宇攝)

近日,中共駐美大使崔天凱與我國外交部長吳釗燮在推特(Twitter)上隔空打筆戰,先是崔天凱在其推特上宣稱「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然後吳釗燮在外交部的推特上則以「應該先讓中國人民擁有推文的自由」回應。吳釗燮的邏輯是,因為台灣人享有在推特上推文的自由,而大陸人沒有,所以台灣比大陸自由。因而他這個來自台灣的外交部長,理所當然的可以表現出對這個當今世界第二強國駐美大使的不屑。

在自居進步、且自鳴得意的背後,吳釗燮沒有想到的是,當他特別強調「推文的自由」來證明台灣比大陸自由時,卻意外揭露了相反的事實,那就是除了可以在推特發文外,台灣的不自由程度其實已經與大陸相差無幾。

這是因為,無論是崔天凱還是吳釗燮,他們在推特發文的目的當然不是反映事實,而是在做與事實相反的政治宣傳。換言之,政治宣傳的標的所在,就是他們想要遮掩的政治弱點,所以才需要刻意透過政治宣傳來掩飾。例如中共過去曾大力宣揚「和諧社會」的概念,當然不是因為中國社會有多和諧,而是因為社會已經極度不和諧,所以才要靠鋪天蓋地的宣傳來掩蓋和矯正。同理,崔天凱之所以要強調「一中原則」,反映的正是台灣實際上脫離中共控制、以及「一中原則」正不斷被挑戰的現實。

民進黨的虛假性

以鋪天蓋地的政治宣傳來掩飾完全相反的事實,這正是民進黨的專長,甚至比中共還有過之而無不及。當然,缺點也同樣明顯。明眼人只要透過他們浮誇的宣傳往反方向去思考,就可以很容易掌握他們想要掩飾什麼,以及目前缺乏什麼。民進黨類似的事例不知凡幾,而且早就被看破手腳。例如當他們高調宣稱「新南向政策」獲得多大的成功和多少的成果時,外界就可以知道,新南向實際上卻是教育醜聞不斷、而且陷入困境。又例如當他們不斷強調,最近的公投法修正「其實是強化台灣民主」,大家就知道實際上是在弱化台灣民主。

截至目前為止,民進黨對國內外政治宣傳的重點,是所謂的自由民主,但這正好暴露出他們的最大缺點。民進黨不斷的宣稱,台灣的自由民主,正遭受來自中共和其「代理人」的威脅和破壞,只有民進黨才能守護台灣的自由民主,而且在他們執政之下,台灣正越來越進步。但事實上,真正以實際行動破壞台灣自由民主的,正是民進黨,而且在他們執政之下,台灣的自由民主更是每況愈下。蔡總統在哥倫比亞大學的演講,以台灣民主的捍衛者自居,她所要掩蓋的,就是她自己才是台灣民主最大的破壞者。而吳釗燮以「可以在推特上發文」為由傲視崔天凱,他所要掩飾的,正是除此之外,台灣在個人自由的保障程度上,相較於大陸,其實也只是五十步笑一百步而已。

20190713-總統蔡英文13日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演講表示,全球自由遭遇前所未有威脅,台灣一直站在民主最前線,民主轉型故事須讓世界聽見。(取自哥倫比亞大學instagram)
總統蔡英文13日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演講。(資料照,取自哥倫比亞大學instagram)

民進黨的自我感覺良好並不是完全沒有根據的,畢竟在台灣,從政客到庶民,只要一談起政治,往往張嘴自由、閉口民主。但實際上,他們對自由民主的認識大部分都相當的膚淺,在實踐上甚至還不斷的在踐踏自由民主。但只要一提起台灣和大陸的比較,台灣各界不分階層和黨派,往往自認為台灣的自由民主遠勝於大陸。雖然他們的理由各異,但像吳釗燮這樣,認為光可以使用推特或臉書,就足以證明台灣遠比大陸自由民主,應該是台灣社會的普遍看法。誠然,能夠在社群媒體上發文,的確是個人自由的某種展現。但這並不代表個人自由就受到保障,或是民主制度真的發揮功能,甚至是完全無關。更有甚者,如果使用社群媒體散播「假消息」和仇恨言論,反而會有害自由民主,而這正是推特和臉書在大陸被禁止的主要理由。

台灣人對自由民主的理解有限,而且在實踐上經常往反方向發展,還自以為是,這是不爭的事實,但這並不能完全怪台灣人。畢竟,當代的自由觀念和民主制度主要源於以英國為首的西方國家,隨著殖民主義和強權擴張強加於世界各地後,難免囫圇吞棗或心生排斥,因而產生不同的理解和實踐。即便如此,如果真的要衡量一個國家是否自由民主,還是有一些最基本的概念和原則可以檢視。

何謂「自由民主」?

自由最主要的概念,就是要保障個人的權利,特別是生命權和財產權。這是因為,如果沒有這些權利作為個人自由得以發展的基礎,或是可以任意被他人剝奪,那麼自由便失去意義。而民主最重要的原則,就是權力必須被制衡和監督,特別是最有權力的人。那是因為,西方的政治思想家認為人性本惡,越有權力的人侵害別人的可能性和能力也就越大,如果沒有足夠的分權制衡和監督,那麼所有對自由的保障便是一紙空文,因而個人自由需要健全的民主制度來保障,兩者密不可分。

隨著人類社會的演進和發展,自由民主的概念越來越複雜,涵蓋的範圍也越來越廣。自由的概念,從一開始消極的避免政府侵害權利,到現在要求政府必須積極的促進人權。人權保障的範圍,也從初始的生命、財產權,到後來的言論自由、參政權,現在就連醫療和自由上網的權利也被認為必須保障。但保障的項目再多,也有輕重緩急之分。倘若連財產權和言論自由都無法保障,卻宣稱可以有上網罵政府的自由,除了點綴和遮醜之外,恐怕意義不大。

而民主制度也依初使的權力分立設計,演變出更多元和複雜的監督和制衡機制。例如行政部門內部產生了更多的獨立機關,如中選會、NCC等。以及理應跟行政部門分權制衡的其它部門的成立,如監察院、司法部門。最後是社會上的獨立領域越來越茁壯,如學術、媒體、工會、社運組織、NGO等。這些部門必須依據其職能獨立運作,發揮制衡監督的效果,掌權者不能任意侵害之,否則就算有民主選舉,也是徒具形式,意義有限。

「中國特色」的自由民主?

如果根據上述的標準,在許多西方人眼裡,中共所統治下的中國大陸,當然不是一個自由民主的社會。這並不是說,大陸人的基本權利就不受保障,或是他們的政治制度中完全沒有分權制衡或監督的機制。最關鍵的差別是,對自由和人權的保障,不應該因為個人的種族、宗教信仰和政治立場,就有所區別對待。而制衡和監督的機制,同樣不應該因為權力大小的不同,就有所差別。更糟的是,不發揮功能就算了,甚至依附於掌權者,向權力屈服,擔任迫害人權的馬前卒。

在中國大陸,個人的自由和人權基本上是受到保障的,但政治不正確和威脅到共產黨統治的人通常除外。例如劉曉波,他就是一個良心犯,並未對國家或社會造成具體的傷害,但就因為他的言論政治不正確,導致幾乎被剝奪了所有的權利,甚至包括個人的性命。近年來大陸演藝圈間歇性的發生所謂舉報「台獨藝人」的事件,就是政治正確橫行、壓迫個人自由的最佳寫照。

2018年7月13日,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逝世一周年,香港紀念儀式(AP)
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逝世一周年,香港紀念儀式(資料照,AP)

同理,大陸社會的有權者當然受到一定程度的制衡和監督,只不過當碰到最有權勢的對象時,通常也會有例外。大陸近年來發生過幾起惡性的社會事件,受害者通常是弱勢的嬰幼兒或無權勢的中產家庭,而真相遲遲無法釐清、很難找到人負責的原因,咸信和應該負責的人背後的黨政軍背景有關。但最明顯和最令人擔憂的例子,則是習近平的集權。外界一般認為,倘若他濫權徇私,應該沒有人能夠阻止他。

總之,中共所統治下的中國大陸,如果在自由民主的標準上要符合外界的期待,可能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但不管怎麼說,西式的自由民主本來就不是中共的政治信仰,他們也很少以此標榜和自誇,如果硬要以此標準來要求,恐怕不盡公平,也未必現實。

民進黨的偽自由和假民主 -五十步笑百步

民進黨長期以來就宣稱自由民主是他們的政治信仰,也一向以此自我標榜和自誇,這也是吳釗燮之流可以自認優越、藐視崔天凱的心理基礎。但弔詭的是,如果仔細檢驗民進黨執政至今的種種作為,就會發現他們一路走來,都走在反自由和反民主的道路上,與他們所批判和嘲笑的中共越來越接近。最諷刺的是,民進黨表面上宣稱反對一國兩制,但在統治風格上卻積極向中共靠攏,實際上造成的是一國一制的效果。

在民進黨統治下的台灣,大多數人當然是很自由的,基本人權也受保障,但政治不正確和威脅到民進黨政權的人除外。例如退休的軍公教人員、國民黨、婦聯會和救國團,由於他們政治不正確的過往,所以他們的財產權就不受保障,可以被粗暴而任意的剝奪。又例如管中閔和韓國瑜,也是因為政治不正確的過往,一個差點被剝奪擔任大學校長的資格,另一個則是直接被剝奪北農總經理的位置。再例如黃智賢,她雖然長年主張兩岸統一,但並沒有採取什麼具體的行動來危害國家和社會的安全,頂多算良心犯。但就因為她的言論極度政治不正確,加上長年批判民進黨,因而遭到節目被停播的命運。然而,黃智賢不會是最後一個被剝奪言論自由的人,剛通過的「公投法修正案」、「國安五法」和即將出台的「中共代理人法」,不只限縮一般民眾的權利,更將鎖定其他政治不正確和威脅到民進黨政權的個人和團體,讓台灣的言論自由程度更加低落。

總統蔡英文在7月5日再拋出中共代理人修法。(翻攝自蔡英文臉書)
總統蔡英文在7月5日再拋出中共代理人修法。(資料照,翻攝自蔡英文臉書)

台灣的民主制度當然有制衡和監督權力的功能,只不過真正面對當權者時,也會有大量例外出現。許多在制度設計上理應發揮制衡功用的部門,不是自動放棄制衡,就是主動配合行政部門。許多假設應該要獨立的機構或民間部門,不是獨立性已經喪失或被質疑,不然就是不敢出聲,甚至放棄獨立性而主動依附權力的都大有人在。且不說理論上應該要監督行政部門的立法院,卻配合行政院快速通過任何法案,這早已不是新聞了。光是任命主張「拔管」的法界人士擔任大法官,以及前民進黨雲林縣長李進勇擔任中選會主委,就已經讓人難以相信這些機關的獨立性。其中最為惡劣的是監察院對管中閔的彈劾和公懲會對管中閔的審理,且先不論理應監督執政黨的監察院卻優先監督在野人士、以及公懲會是否獨立的問題,光是管中閔的報稅個資可以這樣被任意的外洩和披露,就是對個人隱私權很大的侵害。

放棄監督或依附權力的又何止是公部門?過去許多宣稱中立的民間團體或社運人士,不是偃旗息鼓,不然就是充當民進黨的側翼,或者乾脆直接加入民進黨分享權力。最近的例子,是太陽花學運領袖林飛帆決定擔任民進黨的副秘書長。因而只要民進黨執政,必然是台灣社運活動最黑暗、人權保障最低落的一段時間,畢竟主要的社運團體大多向權力妥協,大規模組織的有效抗爭也就很難發生。最近「工廠輔導法」通過卻很少人抗議,長榮空服員的罷工碰到諸多困難,就是最真實的寫照。

從外人的角度看,台灣當然是自由社會,實行的是民主政治,但他們沒有看到的是,政治正確的比政治不正確的享有更多的自由,權力大的比權力小的更不受監督。如果既政治正確又有權勢,那就無人能敵了。套用「動物農莊」裡的說法,就是「所有動物生來平等,但有些動物比其他動物更平等」。因而即使有權有勢者如趙藤雄,在柯文哲挾網路民粹輿論的抹黑之下也淪為政治不正確的對象,名譽和財產雙雙受損。即使政治正確者如賴清德,面對蔡英文所擁有的龐大黨國權力,民進黨自己制定的黨內初選規則保障不了他,更無法制約蔡英文。有權者尚且受到如此對待,更何況升斗小民。

而應該要為高雄氣爆和普悠瑪列車出軌意外負責的吳宏謀,至今仍官運通亨。特權保外就醫的陳水扁,違反規定參加公開的政治活動,如此的踐踏司法,所有人都拿他沒轍。而相關意外的受害者求助無門,台灣監獄裡的其他受刑人待遇仍舊偏低,他們的人權和自由是何等的低落和被踐踏,也就可想而知了。

20180625_前總統陳水扁。(取自臉書「陳水扁新勇哥物語」)
前總統陳水扁。(資料照,取自臉書「陳水扁新勇哥物語」)

吳釗燮的黑色幽默救了民進黨的「自由民主」

吳釗燮自認台灣比大陸自由,但實際上民進黨的濫權和蔡英文的擴權直逼共產黨和習近平。在運用政治正確壓迫政敵以及對異議分子的打壓上,更是有趕超的趨勢。台灣民眾總是喜歡在網路上嘲笑大陸不民主,理由是不能直選總統、不能罵最高領導人、不能使用西方的社群媒體等。但實際上,台灣人雖然能直選總統,卻不能阻止總統濫權、更不能阻止總統在黨內初選時作弊,甚至拿貪汙的總統沒辦法。台灣人雖然可以在網路上罵總統,但卻不能阻止自己的言論自由和公民複決權被剝奪和限縮。台灣人雖然能夠使用推特發文,但卻不能防止自己的財產權、甚至是生命權被政府侵害,特別是主要責任人幾乎不用負責。

綠營的政治人物和支持者,總是喜歡拿一些與自由民主無關的膚淺小事在網路上刺激大陸人,他們總是認為對方玻璃心,很容易崩潰。但實際上,真正玻璃心和瀕臨崩潰的是他們自己。因為,如果不特別強調這些看似台灣政治獨有的膚淺特色,宣稱自由民主的民進黨,與他們想像中專制獨裁的中共,其實只有五十步和一百步的差距而已,而且這個差距還在拉近中。再度套用「動物農莊」最後的結語,就是「動物們從窗戶裡看到滿桌的食物,豬們高舉酒杯,大聲喧譁,牠們不只穿得和人一樣,連醉酒的樣子也跟人沒有差別。」

因而,吳釗燮的推文,對於了解台灣現況的人而言,更像是一則極其諷刺的黑色幽默笑話,目的是為了掩飾民進黨執政之下愈發不堪的自由民主現況,以及滿足部份台灣人面對大陸時極其脆弱的優越感尚不至於崩潰,可以繼續蒙著頭逃避令人不堪的現實。因此可以說,吳部長的黑色幽默,維持了台灣自由民主的表象,也挽救了民進黨自由民主捍衛者的虛假形象。還好,推特的使用者主要是一些搞不清楚狀況的外國人,雖然他們無從欣賞吳部長的幽默感,但至少還可以對台灣的自由民主抱持著某種浪漫的想像,也算不幸中的大幸。

*作者為自由業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50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廣挺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