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潤生觀點:別了!「北胡」定華先生─半導體江湖的一代推手

2019-07-17 05:50

? 人氣

從1960年代至今,台灣半導體公司已紛紛跟進物聯網應用,藉此提升全球性以及國際性的競爭力。圖為日月光廠房。(圖/日月光提供)

從1960年代至今,台灣半導體公司已紛紛跟進物聯網應用,藉此提升全球性以及國際性的競爭力。圖為日月光廠房。(圖/日月光提供)

在台灣半導體工業發展的重要階段,因政策的推動、產業發展的需要及個人的才幹與努力,致使半導體江湖英雄四起,各展所長。「北胡、南杜」隨著產業的發展及個人累積的成就與聲望,確立了他們在半導體業界的江湖地位。

北胡指胡定華先生,來自學術界與研究界的公務體系,配合政府的政策方向,積極推動半導體供應鏈各個環節的建立。因出身於工研院電子所,協助許多半導體公司如聯電、台積電、旺宏、合勤……等之建立,工作地點多在台灣北部的新竹地區,故有「北胡」之稱。南杜則指杜俊元先生,因他在海外業界(IBM)豐富的經驗,被延攬為聯華電子創立後之第一任總經理。並建立華泰電子封裝測試廠及矽統…等公司,其從工業界實務運作開始,參與了台灣半導體產業發展的偉大時代。二人對台灣的半導體工業均有卓越貢獻,因而嬴得「北胡南杜」的美譽。

筆者於1985年任職經濟部期間,於李國鼎資政宴請新加坡李顯龍先生的私人晚宴上初識定華先生。當時孫運璿院長中風臥病,蔣經國總統擬於財經界領袖人才中遴選閣揆繼任人。李國鼎先生是被考量者之一,惜因健康問題而失之交臂。之後筆者與定華兄保持平淡的君子之交,直到1987年底,他離開工研院副院長職務,轉任漢鼎創投公司總經理,我們才又再續前緣,而有長官與部屬的同事關係。

在漢鼎工作的兩年多期間,我們朝夕相處,無話不談,直至他自行創業成立建邦創投。1992年筆者離開台灣,前往美國德州經營Polytronix公司,從事TN/STN型的LCD面板製造。定華兄於1994年來德州看我,順道參觀Polytronix公司,並就經營層面多有指教。之後因分處兩地,各忙於自身事業,便少有往來,但在漢鼎共事的兩年多期間,受他教誨的點點滴滴,仍常在我心,頗值回味。胡先生的為人及對事業的承諾,迄今仍深深影響我的管理風格。

前工研院院長胡定華,於日前逝世,享年78歲(圖片來源:工研院)
前工研院院長胡定華,於日前逝世,享年78歲(圖片來源:工研院)

筆者願特別提出幾項關於胡先生值得大家學習與緬懷的人格特質,期能拋磚引玉,讓許多認識胡先生言行風範的朋友,寫下對他的懷念。

一、堅守理念

80年代末期至90年代初期,正值台灣創投事業風起雲湧之際,胡先生秉持創新公司的原則,不以財務投資報酬為唯一標準,而兼顧社會需要與產業鏈完整化的目標,從中覓得許多科技事業新創的投資機會。定華先生出身於工研院電子所,熟悉台灣電子工業,深知半導體產業在其供應鏈上的缺失,因此大力推動、鼓勵工研院的工程師,結合美國加州矽谷之科技人員,在新竹科學園區創業,並親自參與規劃旺宏電子與合勤科技之設立。對於建立台灣半導體產業鏈的完整性功不可没。

二、亦儒亦商

胡先生因他所受的教育、承襲之家風及工作環境的薰陶,後來雖然從商,投入創投事業,但仍一本國家社稷、民族福祉優先之宗旨。在此大前提下,從事商業活動,有別於後來一般創投公司,以投資報酬為唯一衡量成效的準繩。筆者在離開漢鼎創投後,亦自行創立TAMC創投公司,猶記2004年,在多次前往歐洲為所屬創投基金募資時,許多知名的投資機構、皇家組織經常問一個問題:「在你的投資組合中有哪些經典之作?在歷經時間考驗後仍能繼續發揚,而非在公司上市後獲利了結。」

眾所周知,一般美式創投之風格,多以盈利等財務操作為推動力,在時間考驗下,多數投資組合甚難繼續生存,遑論發揚光大。面對這樣一個問題,我不禁汗顏,提不出如他們所問的經典之作,更自慚形穢於眼光、見識、抱負無法迄及這些歐洲知名投資機構、皇家組織的高度。此時不禁想起胡先生的抱負與理念,豈不正是這些知名機構,在決定是否參與你的創投基金時的考慮重點嗎?胡先生所奉行的投資理念,竟與他們不謀而合。因而有感,什麼樣的LP(有限合夥人)就有什麼樣的GP(一般合夥人)。台灣今日的創投之所以不振,在理念的堅持與抱負上均存在極大的問題。缺乏遠見、無所堅持,這亦讓筆者更加懷念胡先生的風範。

三、嚴以律己、誠以待人

胡先生初加入漢鼎時仍居新竹,每日往返搭乘公路局直達車。下班後幾乎都是筆者開車順路送他到台北公路局車站搭車,約有半年之久。大家多次建議讓公司安排一輛公務車供他專用,他均以公司業務還不穩定,業績尚未實現而婉拒。直至一年後,當公司業務進入坦途,他才接受安排。當公司轉虧為盈,進入利潤豐厚時期,他率先安排分紅制度,照顧同仁。在筆者個人的職場生涯中,也是第一次拿到如此豐厚的紅利。

80年代末期,漢鼎在台灣創投界已居龍頭地位,胡先生多次在完成投資案時告誡我們,投資案之重點在於未來是否成功,而非斤斤計較每股幾塊錢投資成本之差異,若為了幾塊錢的便宜,傷了投資者與經營團隊雙方的感情,即便完成了投資,也減弱了互信的基礎,絕非投資案之福。任何新創公司絕非完美,要學習從中欣賞投資案的缺陷美,並能在不完美中一同找出可能有的貢獻點並一齊努力,使其能在一定的時間朝完美的方向前進。

胡先生就是就這樣一位秉持信念理想,極具高度的前輩、長者、老師,為台灣的半導體和創投產業做出許多貢獻及學習的榜樣。斯人已逝,留下的是他人生謝幕時的漂亮身影,和認識他者對他的思念。

時光飛逝,雖然我們均在創投行業,度過大半人生的黃金歲月,但終因個性迥異,選擇了不同的道路。但胡先生持守創投理念的堅持、投資案標的選擇、案件的品質、創業團隊的專業、操守等…均有一定的堅持。在那個年代的時空背景下,我們本當有絕佳的機會,將漢鼎建立成亞洲的GoldmanSachs,使其成為一流的國際創投公司,却因見識、氣度及個性侷限,而各奔前程。雖然分別在個人領域內或有小成,但與那宏觀、大器度,可經歷時光考驗而仍能發揮,有舉世影響力的著名投資機構,差距甚遠。不禁想起聖經中「三股合成的繩子不易折斷」的簡單道理。如今年事已長,重新回味咀嚼,竟有一番新的體悟。生命是有限的,德性操守的典範卻能長存。胡定華先生沒了,但北胡仍活在江湖中。

作者為美國 NPIC 公司董事長,TAMC 創投公司創辦人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