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建山專欄:新好總統要拚得起臺灣尊嚴經濟

2019-07-10 07:10

? 人氣

作者表示,20202年總統大選要選出的新好總統,務須要有接軌國際雄心遠見與魄力,在統理國家的經濟治理策略上,必須優先鬆綁資金市場經濟法規與法制之枷鎖,給予「臺灣尊嚴經濟」帶來一個全新的突破敞口。(吳逸驊攝)

作者表示,20202年總統大選要選出的新好總統,務須要有接軌國際雄心遠見與魄力,在統理國家的經濟治理策略上,必須優先鬆綁資金市場經濟法規與法制之枷鎖,給予「臺灣尊嚴經濟」帶來一個全新的突破敞口。(吳逸驊攝)

重新找回臺灣尊嚴經濟(Decent Economy),應該是今天社會上非常普遍的祈求,特別是在大選前夕,各種聲勢紛擾騷亂時刻,尤其凸顯其聚焦夯熱的關鍵性。

稍加用心體察今天臺灣社會最普遍心願,就是期盼明年大選覓得一位新好總統;而宏觀意識明晰洞澈的知識菁英及領域領袖,則更加具體而微地深切殷望期盼,明年初大家能夠聚力選舉一位會優先帶動躍升臺灣尊嚴經濟的全新領導人。

老百姓切盼看得見真正的拚經濟牛肉

明年大選,藍綠政治人物初階段爭戰,早已火花爆燃四射,抹紅抹黑手段盡出;但在社會大眾,所普遍關注還是,參選人的統理國家願景與治國戰略方針是什麼?乃至孜孜關注:誰最有條件能力,將這個國家帶往更美好的「蜜與奶」幸福境地。

以臺灣頹退衰敗「悶」經濟已經延燒超過20年的現況言,老百姓真正期盼的,恐怕是所有壯心勃勃的參選人,究竟能否端得出真正救經濟、拚經濟的政見牛肉。絕大多數老百姓深心企盼的是,未來治國掌政的新領袖,能夠「拚經濟第一優先」,而不是一味祇會空言咄咄「拚政治」之人。

在野黨國民黨三場初選政見會五位參選人,幾乎都旺火力聚焦鎖定經濟議題,重點提出面向未來拚經濟的具體政略主張。五人的經濟政策取向與策略抉擇上,莫不著墨極深,主張論述也相當一致:對外自由開放、世界接軌,賺全世界的錢;在全球場域,爭取更大更高的國際功能角色地位,以及實質國際定位的自主權。

20190703-國民黨國政願景發表會會前合影,(左起)周錫瑋、郭台銘、朱立倫、張亞中、韓國瑜。(盧逸峰攝)
國民黨國政願景發表會會前合影,(左起)周錫瑋、郭台銘、朱立倫、張亞中、韓國瑜。(盧逸峰攝)

其結果自然而然地,就逼得現下擁有當今掌權在位者優勢,卻祇會一味「抗中」「顧主權」「愛臺灣」,一味「內向鎖國」拚政治、拚鬥爭對抗為主軸的蔡英文,其能有心拚經濟的意圖「相當付諸闕如」;為此,也被逼得比照藍營規格方式,提列「經濟轉型」「產業升級」、「減稅給利好」的表面看起來酷似拚經濟政見;一夕間,蔡英文不得不將原本份量極輕極淡的拚經濟政策努力,趕緊向上拉高。

小恩小惠小確幸手段拚不出什麼大經濟

但制度經濟學者所見,蔡英文提列的都是行政措施層次的「經濟戰術作為」,根本未能抅到真正足以讓臺灣經濟社會「脫胎轉骨」的「經濟戰略作為」層次,更遑論其能有重新找回臺灣「尊嚴經濟」的任何機會條件。

對蔡英文來說,最困難的是,早因「閉門鎖國」鐵框緊錮,今天能讓她耍弄的,也唯有這些種種祇能歸類為相當低俗層次的「小恩小惠小確幸」手段來拚經濟:大力推動5年8800億的5加2加2加1前瞻計畫創新類項,分贓分紅之外,其最大可能得以五年內創出經濟加值,根本連起碼5%的GDP份額價值都不到;至於違規就地合法化的「工輔法」,祇不過是麻醉底層邊緣農地工廠的「小確幸」,根本無助改變製造產業經濟結構,而諸多期交稅、都更條例、貨物稅、產創條例、關稅、境外資金匯回專法、名模條款與長照扣除額、印花稅等瑣細的租稅優惠或減稅之微末小惠,甚至連要期待能夠因此激發內需市場動能的機遇機會都不足,又怎能期待其能改善民生經濟的二十年低落?又怎能期待其能再創尊嚴經濟?

臺灣經濟魅力消失問題最嚴重

藍五將的「開放」「全球化」拚經濟戰略,這一放外面資源人才資金自由進來,而自己優勢科技產業產品可以打出去的戰略,的確可有效解決當下局部臺灣「悶」經濟困境,是一個極好的開端。

其實,今天臺灣悶經濟困境,主要源自於經濟魅力消失,再也無法吸引國內外資本投資及外人先進營運能力進駐臺灣,其次因為,骨幹主力產業被迫他遷出走,肇致國際市場競爭力的持續淪落,民間產業經濟部門因為五缺所導致的空洞化,自然引申出青年就業困難、在職人力薪資停滯頹退20年的,民生經濟大窘境,也事實嚴重地摧折敗壞了「臺灣尊嚴經濟」的實質。

倘若要重建再造「臺灣尊嚴經濟」,則除了「開放」「全球化」拚經濟戰略之外,最起碼還更加需要進一步針對「產業經濟部門升級轉型」的重大體制架構方略,特別是在公共產業政策重大變革上,針對長久以來臺灣既有骨幹經濟主力產業,包括石化、電子、金屬加工、機械等部門產業廠商的規模及範疇經濟升級進步,以至高科技產業之特化發展,以及全產業系統化、全球化發展,最能具體務實,帶給臺灣經濟向上向前有利發展,也能提抬民生經濟活力實力。

失業並非人們所願,與其不斷的鞭策,不如轉過身去質疑和審視產業和市場,了解造成失業的社會因素,幫助他們再站起來。(圖Chainless Photo/@Flickr)
作者表示,今天臺灣悶經濟困境,嚴重地摧折敗壞了「臺灣尊嚴經濟」的實質。(圖Chainless Photo/@Flickr)

躍升尊嚴經濟才有臺灣願景

但是,這樣子的論述,也僅侷限於國家經濟整體之中的「商品市場經濟」而已,倘若意欲重建再造「臺灣尊嚴經濟」,再肇臺灣經濟新前景,則必須要同步同時精進改造國家經濟三大支柱「商品市場經濟」(economy of goods)、「資金市場經濟」(economy of human capital)、「人力資本市場經濟」(economy of physical capital)的並齊協同升級進步,

展望更長遠的未來,明年初臺灣即將總統立委大選所最必要產生的國家領導人,最起碼的要求,必須是能把1980年代臺灣尊嚴經濟(Decent Economy)找回來,並且能夠帶領整個臺灣社會振興再造、升級進步,讓臺灣新尊嚴經濟得以從早先的亞洲區域亮點點亮世界全競爭市場。

「尊嚴經濟」指的是一個國家社會經濟發展的策略方法過程,乃至其最終所能取得之有形無形經濟績效成果,從厚實社會發展成長的經濟動能、增強國家實力、同步提升國民福祉,或在外向關係發展上,無論經濟吸引力以及全球市場競爭力,都足可以讓國際社會普遍認許為可嘉可取的國家整體情境樣態。

拚經濟當然是新領袖第一優先任務

檢視「臺灣尊嚴經濟」之過往,早先僅憑宏觀共構國家經濟的「商品市場經濟」與「人力資本市場經濟」的協同發達進步,就足以創造「臺灣奇蹟」而揚名全球,得到世界的給予可敬的「尊嚴經濟」令名;倘若當時,能夠加上「資金市場經濟」的等同齊步、穩健繁榮發展成長,則自1980年代之後,臺灣社會應已能夠直接邁步於已開發國家的「先進社會(富國)俱樂部」了,也就是說,臺灣因此可以成為OECD成員國家,而不至於淪落為今天「中等所得陷阱」國家之苦了。

事實上洎自71年前,臺灣經濟起步開發以來,直到邁入21世紀新時代,臺灣的「資金市場經濟」,一向保守停滯落後,這一闕失,也一直就是臺灣社會經濟成長發展的莫大痛腳(Achilles heel)。

資金市場經濟必須接軌國際社會

「資金市場經濟」從來就是先進社會象徵經濟(symbol economy)的核心軸幹。任何一個現代經濟國家,都祇有實物經濟(real economy)與象徵經濟並臻發達,才有可能得以成為一個經濟強權國家;特別是進入廿一世紀知識經濟社會時代,象徵經濟所具備的經濟成長引擎動力,早已超越而領先於實物經濟的引擎動力,因此在全球化國際社會,凡象徵經濟保守落後,且無有創新經濟突破之舉的國家,就幾乎已經註定,必然祇會是個國際社會的「永遠軟弱經濟體」了。

「資金市場經濟」的重要構成部門,包括貨幣市場經濟、金融服務業市場經濟、資金流動、利率水準變化、匯率交易實力與活力,證券市場交易之規模與活力,甚至是整個資金市場營運態勢,及其國際化、全球化能力,都是決定變數。

公股行庫突如其來發生人事大地震,驚動金融業、嚇到立法院,連總統府都震驚到了。(郭晉瑋攝)
作者指出,「資金市場經濟」從來就是先進社會象徵經濟(symbol economy)的核心軸幹。(示意圖,郭晉瑋攝)

由於長期以來,政府經濟治理政策上,一直對資金市場的自閉保護、僵固不化,特別是貨幣市場經濟竟長期由「鄉村金融經理」(距所謂「家」的層次格局太遠)所把持,歷幾個世代地固步自封下來,肇致臺灣資金市場經濟,長期以來,一向脫軌國際社會,也脫序於全球競爭市場,以致呈現永遠落伍落後樣態。

90年代中期之前的「臺灣尊嚴經濟」令名

明年大選,首先必要高票選出的新好總統,務須要有接軌國際雄心遠見與魄力,在統理國家的經濟治理策略上,就必須優先鬆綁資金市場經濟法規與法制之枷鎖,則如此做法之下,才有可能給予「臺灣尊嚴經濟」帶來一個全新的突破敞口。

商品市場經濟是以製造業產銷為主體的國家實物經濟體系,當然包括貨品傳輸運送的關聯工商服務產業系統在內。

在臺灣經濟發展經驗,是由紡織業等民生輕工業作為起飛經濟的第一雙翅膀,而後繼起石化、機械為骨幹的轉型經濟時代,到1986年新竹科學工業園區啟動,臺灣經濟才開始邁入電子資訊為主的高科技產業領域,而在1980年代之前階段的「臺灣奇蹟」創造,主要是因為有一個以勤儉樸實為根柢、勞動素質數量充沛的「人力資本市場經濟」,作為「商品市場經濟」完全充分無縫銜接的協力發展,才有可能在國際間造就1980年代直到1990年代中期的「臺灣尊嚴經濟」令名。

激越勞動保護主義摧毀「臺灣尊嚴經濟」共構體制

然則洎自李扁鎖國政策開始的1990年代末以來,受到政府主政當局治國意識型態大幅度偏邪左傾的轉變影響,以及激越偏執社會民粹的烘托增強,使得整個國家政策,走上典型的「臺灣型義和團式自我勞動保護主義」國家之路,也漸漸疏離撕裂「人力資本市場」與「商品市場經濟」「資金市場經濟」之間聯結關係,甚至演變成為三者之間彼此相互對峙對抗的惡劣格局,此一莫名其妙的經濟態勢,幾乎足以完全有效摧毀1980年代難得建制完成的「臺灣尊嚴經濟」共構體制。

同時在「人力資本市場經濟」本身,自1998年李登輝掌政時期重用李遠哲濫肆進行「自殘式教改」,把創造臺灣經濟奇蹟的「技職教育體制」完全摧毀瓦解,使得臺灣社會在邁進高科技經濟發展階段以後,幾乎完全斷絕中間技能人力支援以及科技人才的足量資源支撐;而已然完全被「自我勞動保護主義」高度綁架了的勞動基準法制,又斷送了「中高齡退休後」的「資深人才」「回流職場再貢獻」之路,終致逼使臺灣企業家精神及中高階人才大量外移他遷洪流出境而去。

期待臺灣新尊嚴經濟時代又一次到臨

當此之時,即將在明年1月11日大選中,可能在激烈競爭中產生的新好領袖,就必須要能睿智選舉出來足可以強而有力推動一次結構性大扭變,才有可能轉換當前經濟社會莫大窘困之境,再肇臺灣新尊嚴經濟時代之又一次到臨。

*作者為財團法人環球經濟社社長兼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長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建山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