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駿觀點:台灣已到了需要一場革命的時候了

2019-07-10 07:00

? 人氣

如今的台灣所需要的是一種非暴力但能開啟新時代發展契機的革命。(資料照,新新聞郭晉瑋攝)

如今的台灣所需要的是一種非暴力但能開啟新時代發展契機的革命。(資料照,新新聞郭晉瑋攝)

沒有規範就不會有正常的社會,連資本主義的發達都是建在一定的規範上才有可能,規範對集體生活與生命之重要,常為人所忽視。有好的規範才會有正義公道,有正義公道,一個社會才能凝聚共同向善的意志,社會的文明素質才能持續提升,總體競爭力才會發展壯大。

司法體系是公共制度上支撐一個社會公道正義的最後防線,司法體系做出任何判決,都要根據事實,才能進入到公道正義的門檻。歷史是已經發生而客觀存在的事實,連神仙都改不了,如果我們社會的政治力可以任意竄改歷史事實,習以為常,我們對歷史沒有基本的認知,對歷史的教訓毫無敬畏之心,對事實沒有尊重保存的習慣,以為可因權力大小隨意更動,難道不能編織偽造作為判決基礎的「假事實」嗎?這種司法體系還能令人信服而作為支撐社會運作的最後基礎嗎?能不種下燎原焚野的星星之火嗎?

大法官會議是這道防線中最後的底線,如果陷入個人黨派之私的把持,這個社會不會有公道正義,遲早要出大亂子,會不會崩解,要看老天的意思。如今中華民國的大法官掌握在一個人提名之大法官的手中,我們能有公道正義與光明前景嗎?社會一旦激烈對立,不再有可以服人的公道正義的判決解紛止亂,一旦爆發動亂,將伊於胡底?

20190627-立法院臨時會對司法院大法官被提名人行使同意權案投票,進行開票作業。(盧逸峰攝)
立法院臨時會對司法院大法官被提名人行使同意權案投票,進行開票作業。(盧逸峰攝)

面對這樣的險情,任由其發展,政治權力始終被搞壞社會的人把持,他們可用政治技術,為己量身訂做法律,將政治權柄代代相傳,用盡天下最美好的詞句修飾自己貪婪邪惡的醜行,讓社會失去了判斷公道正義的認識標準。社會要在這些人手上由壞變好,向上提升,是緣木求魚,天方夜譚。順勢下去,最後的結果是,我們的寶島必然變成別人的俎上肉,刀下泥。

若要阻止情勢的惡化,甚至力爭上游,防患於未然,挽狂瀾於未倒,給台灣人民一個長期可持續發展的希望與實現這個希望的機會,該怎麼辦?想來想去,除了革命,還有其它的路嗎?沒有了!

在今日之台灣,說要革命,不是要笑掉一堆人的大牙,就是讓人嗤之以鼻,或被視為瘋傻的胡言亂語,或以為是唯恐天下不亂的煽惑挑唆。但是,各位想想,還有其它的路可以救拔今日之台灣嗎?

最讓人無法接受的可能是,一聽到「革命」,就會令人想到歷史上絕大多數的「革命就是暴動」,是一群人推翻統治階級的暴烈行動,都引發了不少暴力,傷人無數,於今之世,聞之令人毛骨悚然,避之唯恐不及。而且,事實證明,暴力的革命常常只是重複聲言剷除的問題,換一批可能更糟糕的人製造更糟糕的問題,反倒是光榮革命與蘇聯垮台的葉爾欽革命,幾乎不見暴力,而開啟了往後時代朝向正常之路發展的契機。是故,今天台灣所需要的也是一種非暴力但能開啟新時代發展契機的革命。

2004年烏克蘭「橘色革命」(AP)
今天台灣所需要的是一種非暴力但能開啟新時代發展契機的革命。(示意圖/AP)

事在人為,不怕沒好事,就怕沒好人,重點在人。人者心之器也,這個心就是圍繞著我們思維的綜合能力,「人之異於禽獸者幾希」,這「幾希」就是思維能力。唯物與唯心之爭,到最後一定是唯心勝利,因為支持唯物者也是以唯心的方式將他們所認為的唯心與唯物的位置調轉過來,且以自己的唯心或意志運作所謂的唯物法則。「一切唯心造」,非常有道理。

台灣的革命就是要開創新時代的新思維能力,人類的歷史只會無情地往前繼續走,從不回頭多看一眼,無論前後出現怎麼樣為人認定的類似性,本質與內涵都與過去不同。所以,這個新思維必須既總結過去,又與過去藍綠或者現在已經出現多年的白派有所不同。

發展的第一步必須能打下一個社會可以建立公道正義的基礎,這個基礎就是事實基本面。我們思考與論述要從事實基本面出發,論述過程要接受事實基本面的約束,論述結果又要能回歸事實基本面,唯有真正的事實才能讓人服氣,才有建立公道正義的可能。

一言以蔽之,我們今天要發起的革命就是剷除欺騙,特別是社會有權有勢者的欺騙,政治人物的欺騙對社會整體的傷害最大,最需先被剷除,政治實力越大者的欺騙越應為最先被瞄準剷除的標的。

空言誤國,實幹興邦,欺騙的謊言就是傷害社會的最惡劣空言。舉數例言之,「用愛發電」結果導致傷肺發電,心中最軟的那一塊是最被玩弄糟蹋的一塊,「愛與包容」是最具有排他性與攻擊性的全面出擊,激化對立,傷害社會,莫此為甚。尚有其餘,不勝枚舉。

20190330-台中火力發電廠。(台中市政府提供)
台中火力發電廠。(台中市政府提供)

為了啟動與持續這項革命,我們需要「民思主義」,就是鼓勵人民開動思想的主義,不要迷信權威,受人擺布,人云亦云,而是根據事實,自己思考。

我們有不少優秀的思想史研究者,但看不到一位思想家,都是轎夫與鸚鵡,抬人的轎子,唱人的歌。坐轎的若是中國人,幾乎已死,若是活人幾盡是歐美人。歌調也是自己也不曾親耳聽過的古音,都是自己腦中想像的死人嗓音,有幸聽到活人唱歌,都是舶來品。這是我們沒有人家進步強大的根本原因所在。

從現在起,我們要根據事實基本面,「事實為本,中西為用,貫穿生死」,說出我們自己新時代具有革命意涵的論述,掃蕩謊言欺騙,建立公道正義。

*作者為獨立評論人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