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鴻源觀點:談特立獨行的「館長」陳之漢

2019-07-10 06:40

? 人氣

作者指出,「館長」陳之漢目前不只是台灣的網紅,自從6月23日在凱道舉辦「拒紅媒,護主權」遊行後,知名度大增。(資料照,郭晉瑋攝)

作者指出,「館長」陳之漢目前不只是台灣的網紅,自從6月23日在凱道舉辦「拒紅媒,護主權」遊行後,知名度大增。(資料照,郭晉瑋攝)

「館長」陳之漢目前不只是台灣的網紅,自從6月23日在凱道舉辦「拒紅媒,護主權」遊行後,知名度大增,卻也招來一些國內外不滿的挑戰者。

有人對館長與黃國昌主張限縮其它媒體的言論自由很不以為然,認為是「假自由之名妨害他人的自由」,但有人認為,媒體自由要建立在對等條件下,擁護「專制極權」的媒體是沒資格談言論自由,館長也是持同樣看法,認為國家主權與尊嚴不可出賣,如果代表台灣的國旗也能在中國招展,則另當別論,但現實並非如此。中X統媒所支持的政權對我們並不友善,為何我們要自我作賤?

也有人質疑館長說,為何小英政府「親美、友日、拒中」,館長卻未置一詞?館長義正詞嚴說,美國與日本從來沒有說台灣是他們的一部分,中國卻有,還老是語出威脅說:「你們後果要自負」或「不惜血洗台灣」,實在令人很不爽。小英雖然是女人,卻能勇敢對中嗆聲,反觀國民黨一堆男人,不僅不能同仇敵愾,還反過頭來責備小英「挑釁」人家,韓某人還說要與中共「你儂我儂」,到底有沒有搞錯啊?畢竟與以前兩蔣對中共所為相較,小英所為算「挑釁」嗎?

不久前,館長接受民視「台灣演義」節目訪問時說,他從小沒有父親,以致在學時常受同學或其家長霸凌,國中畢業後,在某高職補校半工半讀完成學業,畢業後自願從軍以減輕母親負擔。在海軍陸戰隊第一年遇到921大地震,當時擔任下士班長的他,冒生命危險,受命率領弟兄前往救援。日前藝人吳宗憲諷刺他921大地震時捐了多少,他豪氣干雲說,他當年是「以生命在救人」,其格局完全將吳某人比了下去。

館長本來軍職是志願役,只因後來有位連上下士訓練老是跟不上部隊,伏地挺身也做不到五十下,卻月領三萬多元,有虧職守,讓館長看不下去,特別以身作則訓練他,卻被人打小報告調職,只因這位下士的父親是該部隊旅長的好友,透過關係施壓館長,讓他感到有失尊嚴,因此打包退伍。其連長黃超興為此對他說對不起,無力挽留他,並將其兩棲偵搜隊員的榮譽金戒子從手指卸下送給他以示補償,可見連長對他的器重。

退伍後的館長,為了生活,到處打零工,曾擔任瓦斯搬運工,也混過黑道,讓他母親每天為他擔心。幸好他對格鬥有興趣,拜師學藝,數次參加比賽都獲勝,因而開啟健身館,擔任館長,平時做公益不後人,期間曾多次到警察與憲兵等學校從事義務教官。閒暇時開直播,針貶時事,由於言詞辛辣,慢慢引起大家的注意,許多名人也慕名而來參與他的直播,想沾他的光,他也來者不拒,但都要求他們信守諾言。

起先他嚴厲批判小英政府,沒有重視年輕人的權益,以致年輕人薪資普遍偏低而房價卻節節上升,讓國民黨韓某人抓到機會,參與其直播,共同批判小英政府,加上統媒相助,因此韓某人得以僥倖當選高雄市長。沒想到,韓某人任職沒半年,尚沒有執政成績就想競逐總統大位,失信於館長,讓館長很火大,改嚴厲批判韓某人。可見館長是一位講信重義的漢子,對自己的錯誤勇於認錯,不像韓某人文過飾非,毫無誠信、不知感恩又貪心。

館長滿身刺青,第一眼會讓人覺得是黑道人士,但是他解釋,他身上刺青有其含意,尤其是雙手臂。他左手臂刺的圖案是觀音菩薩,右手臂刺的圖案惡魔修羅,暗示人都有善惡之雙重性格,太過於善良不可以,太過於殘暴也不行,善與惡應保持平衡,才不會像他小時候受人欺侮,符合一句成語-「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畢竟人太過善良或太過殘暴,都是過猶不及,應該同時有「猙獰面孔」與「菩薩心腸」才最理想,不會受人欺侮,又不失赤子之心,這不就是「中庸之道」嗎?難怪新北市長侯友宜認為,館長陳之漢「臉黑黑,心白白」,有江湖氣息卻未必是壞人。

讀書不多、出身低微的館長,因為曾服役於陸戰隊而有國家與民族觀念,認為國家主權與尊嚴不應受侵犯,畢竟沒有國哪有家。

只是館長的國家觀念與國民黨人大相逕庭,前者的國家範圍是指台澎金馬,後者是指整個中國,包括台澎金馬。館長以為阿歐西(ROC)與匹阿歐西(PROC)不同,然而國民黨人卻認為一樣,只是不同政黨在主政。

反觀台灣一堆高學歷、出身高貴的國民黨權貴與光鮮亮麗的藝人們,則常為了個人權位或利益而折腰,枉費他們平時宣稱自己多「愛國」。例如,韓某人曾表示願意為阿歐西「粉身碎骨」,然而到了中國,見到其官員,他卻連屁也不敢放。在台灣各地集會時,韓粉會場總是飛舞黨國不分的國旗,高唱黨國不分的國歌,這些人只是將這種黨國圖騰當作選舉工具,用後即丟,難怪館長不屑為之。

館長在某次軍中莒光日時,與小英總統「不期而會」,他自謙說:「小時候喜歡念書者當總統,不喜歡念書者當館長」。

其實館長沒有甚麼不如總統的地方,他雖然不會念書,卻深明大義,有國家民族觀念,不受人家威脅利誘,知道他所效忠的對象是這個養育他的國家與人民,不是那一個動不動就要用武力恐嚇與威脅我們的中共政權。館長更常為年輕人打抱不平,認為國、民兩黨都在圖利權貴、建商與投機者,讓年輕人因為長期低薪卻高房價而看不到自己的未來。

今年初,小英敢對中國的文攻武嚇嗆聲,讓館長深深折服,也因此改變他以往對小英總統的態度,因為他永遠秉持陸戰隊「不怕苦、不怕難,不怕死、不懼敵人任何威脅與恐嚇」的精神,以及對國家與人民「永遠忠誠」的信念,他也以身為陸戰隊員為榮,所以他也敢對中共的威脅嗆聲,這才是頂天立地的好男兒。

由陸戰健兒中所挑選出的兩棲偵搜大隊隊員,更是英雄中的英雄,因為他們都要通過「天堂路」的嚴苛考驗,才能領到兩棲偵搜大隊的榮譽臂章與金戒子,這些人是天不怕、地不怕,誓死保家衛國的英雄,怎麼會畏懼敵人有多凶狠?只是不知館長是否也曾走過「天堂路」?

相較於館長的忠勇衛國,遺憾的是,許多國民黨高官與退將,對於處心積慮想消滅阿歐西的中共,阿諛奉承猶恐不及,然而對於誓死捍衛阿歐西主權與尊嚴的蔡總統,卻常疾言厲色批判,以致讓館長看不下去,想不通這些當年很「神勇」要捍衛阿歐西的國民黨官員與退將,如今為何都變成如此孬種?可有合理解釋?

值得一提的是,館長與以前殺人犯陳進興的成長背景有許多類似,例如,他們都出自單親家庭,都是三重市人,中小學時都不愛唸書,常與同學打架,都服過三年陸戰隊兵役,一樣孔武有力,也都混過黑道。不同的是,館長後來不忍讓母親擔心,能力爭上游,如今事業有成,尤其在捍衛國家主權與自由民主方面,絕不輸給任何一政治人物。反觀陳進興,自甘墮落,害人害己。陳進興1981年退伍時,館長才兩歲,兩人最後命運卻大不相同,館長是為國為民的大英雄,陳進興只是害人不淺的狗熊,很值得教育界人士分析比較。

古人說:「仗義每從屠狗輩,負心多是讀書人。」如今哪些人是忠肝義膽、有情有義的「屠狗輩」?那些人是趨炎附勢、無情無義的「讀書人」?相信大家都看得很清楚。

*作者為台大物理博士、文化大學教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