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曼靈觀點:憂後之患——香港的六月

2019-07-06 06:20

? 人氣

2019年7月1日,香港再度爆發反《逃犯條例》修訂、反送中大規模示威,示威者晚間衝進立法會(AP)

2019年7月1日,香港再度爆發反《逃犯條例》修訂、反送中大規模示威,示威者晚間衝進立法會(AP)

6月19日易名『魚翅』, 在《蘋果即時論壇》刊登『為自由反抗非野蠻——香港需要怎樣的文明』一文後,朋友問為何易名,我的理由是:不想讓蘇曼靈與政治扯上關係,以防被政治利用。這其實是一種怯懦的表現,而我卻反利用他人的怯懦蒙混過關。事後反省,實在慚愧。

香港近幾年頻頻發起運動,一次比一次聲勢浩大,甚至失控。姑不談政治內幕,對於一個外行人而言,政治實在是無從談起。和上街的大多數人一樣,筆者同樣只是看到事件的浮淺面而憑做人的基本良知與公民意識做出立場的選擇。

表面看,中央和特區政府對《逃犯條例》的推行已陷入困境,但是,在國際舞台上公然被200萬香港市民文明上街抗議落面,立法會大門被沖破,中央和特區政府是否會就此罷休?這將是另一個令多數人猜測與困惑甚至不安的懸疑。

年輕人多次為香港的自由與公義身先士卒,令筆者最為擔憂的,是這些政治運動為全港市民烙下無法治癒的痛痂。這種遺患,可以荼毒幾代人,除非香港短期內經濟大蓬勃大昌盛,人人得以幸福感療愈;抑或經歷一次重大天災與人禍,令全港市民轉移注意力。但願不會有傻瓜把念力放在災難的或發性上。

2019年7月1日,「港版太陽花」,香港反送中示威者攻入立法會(AP)
2019年7月1日,「港版太陽花」,香港反送中示威者攻入立法會(AP)

香港的城市節奏比任何中國甚至國際城市都急遽,繁忙的腳步聲只能暫時消弭夙昔之表面創傷。而此刻,社會各團體與組織的撕裂,各界的深層次紛爭與不合,市民的迷惘和年輕人的失控,需要的不是意見和立場的判斷,而是智慧的疏解和指引。

我們該如何去愛惜下一代、維護這個城市的文明推進?『上街』一次次成功後,香港的市民以及年輕人,該何去何從?未來再有政改,不滿意的民眾是否動則『上街』或以各種方式抗議?年輕人如何表訴自己對社會和政府的不滿?如何才能走出政治運動陰霾與後患?除了上文提到的大幸福與大悲痛,難道推翻當政者就可以得到釋懷與肅清?

如果此著不通,我們該如何解惑破魅強大心智?當去尋求各種心靈治療?還是寄望哲學或神的指引?

國家治國維穩,沒錯。

政府推行政改,沒錯。

人民維護公義、自由和自身安全,沒錯。

正如黑格爾說:世界上真正的悲劇不是正確與錯誤之間的衝突,而是兩種正確之間的衝突。

政府與民眾需要一定程度的和解,一味僵持和對立,對雙方均無利。

而和解,責在彼此。

在此,筆者惟願『上街』不會變成民眾表達不滿的常態。

凡事不忘初心,不論成敗,理智收放。

*作者為香港作家,自由寫作者。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