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畫房」不在台北,在竹之台的北邊:《名畫紀行》選摘(4)

2019-07-06 05:10

? 人氣

〈破墨山水〉/ 約一九二五年 / 彩墨、絹布 / 33×43.8 cm  。(臺北市立美術館藏)

〈破墨山水〉/ 約一九二五年 / 彩墨、絹布 / 33×43.8 cm 。(臺北市立美術館藏)

上野公園周邊

這件〈破墨山水〉作品,以水墨表現雲霧籠罩大地的山水之一隅,形象不是很完整,也沒有明確的物象。作者以粗獷的筆觸塗寫出不成形態的塊面,煙嵐中若隱若現的山巒,濃淡鮮明的對比。以簡潔快速的數筆,勾勒出較為具像的樵夫、帆船、蘆葦、山石和湖畔等。這種技法傳自南宋梁楷的破墨畫法,以大量水分來破墨,形成虛無飄渺的朦朧之美,利用下筆快速及大量水分,完成以水墨來領悟大自然的禪意山水,從而深刻表達禪宗野逸的精神境界。作品筆簡意賅,構圖清疏,意境幽邃,寥寥數筆,將山水一隅刻畫得韻味十足。由右下方落款「六十八翁 探令」推測,作品創作年代大約在荒木探令六十八歲的大正十四年(一九二五)。鈐印為「守純」。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畫家

荒木探令(一八五七—一九三一),出生於山形縣,本名丈太郎,後改名守純,少時隨菊川渕齊真利習畫。一八七五年赴江戶,師事鍛治橋狩野派第十代狩野探美守貴,並以畫陶瓷器籌措學費。一八八三年其師允許使用探令守純之號。探令常在各項美術競賽獲獎,漸次成為評議員、幹事、審查員等。一九○○年參展巴黎萬國博覽會後,遷居東京都下谷區谷中清水町,號稱「台北畫房」,門生、顯貴絡繹其門。

探令與宮內省互動良好,作品為宮內省收購為御用品。一九一六年因探令在後樂園玉座及東宮御所揮毫有功,狩野家族決議准予使用狩野姓,而在上野精養軒舉行盛大的狩野襲名及六十大壽祝賀會。當一九二三年的探幽二百五十年紀念展、一九二六年的狩野家歷代繪畫展,探令皆以狩野派繼承者身分為振興狩野派而付出心力。一九三一年,於東京辭世,享年七十五歲。一九八一年故鄉山形縣新庄市舉辦「狩野探令五十年遺作展」。

紀行

第三天,我決定不出遠門,就在上野公園周邊巡禮一番。我曾在荒木探令的作品上看到「台北畫房」的鈐印,一度懷疑難不成探令來過台北嗎?經多方求教才知道,明治時代上野公園一帶舊稱「竹之台」,探令遷居東京下谷區谷中清水町,清水町因位於竹之台北邊,其寓所號稱「台北畫房」。一九一六年荒木探令時年六十,加上准於使用狩野姓,就在上野精養軒舉行盛大的狩野襲名典禮及六十大壽祝賀會。

提起精養軒可是大有來頭,明治五年(一八七二)精養軒飯店以西餐先鋒自居在東京築地創業,四年後在上野公園不忍池畔的現址開分店「上野精養軒」。精養軒飯店燬於關東大地震後,上野精養軒遂成為總店,聽說當時的貴族、名士莫不以驅馬車前往精養軒為時髦,儼然成為鹿鳴館時代和文明開化的華麗化身。一九一四年孫文和宋慶齡的婚禮也是在上野精養軒舉行,夏目漱石的文學作品《三四郎》、《行人》中都出現以精養軒為舞台的場景。大正以來,精養軒成為名人婚宴或宴會的首選,無怪乎探令會把自己一生最光榮的襲名典禮選在既佔地利之便又知名的精養軒。佇立精養軒廣場前,仰望這棟建築物又低頭看著空地上的停車格,遙想那就是昔日留著八字鬍、身著燕尾西服的紳士名流下馬車的地方,然後手挽帽插羽毛、拖著長裙的貴婦名媛,趾高氣昂踏入精養軒,興奮中略帶緊張,一手拿刀、一手拿叉吃西餐,歡聲笑語一次一次畫過夜空的場景。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