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熱映
  • 海外置產
  • 風云軍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新新聞》羅秉成平定律師內戰,北律、全聯會達成單一會籍共識

2019-05-02 15:00

? 人氣

為解決爭議,政務委員羅秉成前後共與全聯會、北律等團體開過16次會。(郭晉瑋攝)

為解決爭議,政務委員羅秉成前後共與全聯會、北律等團體開過16次會。(郭晉瑋攝)

二○一七年間,擁有七千多名會員的台北律師公會(簡稱北律)悍然退出「中華民國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簡稱全聯會),讓律師界「跨區接案須加入當地公會」的金錢沉痾浮上檯面。而趁著行政院翻修《律師法》的同時,兩會歷經多達二十次的協商後各退一步,雙方同意落實「單一會籍」,緩衝區則是「跨區接案須繳交全國執業費」(另定收費方式),讓這場耗時一年多的律師內戰正式落幕。

北律退出,抗議入會費壓垮律師

法務部從○六年投入研修《律師法》,但這套法令修了十多年仍舊出不了行政院的大門,條文也從最初的四十多條一路膨脹到一百四十多條,而其中最具爭議的條文還是「跨區執業收費」的老問題。

「收費制度太不合理!」一名資深律師直言。他說,假設北律會員想接台中地院的訴訟案就得加入台中律師公會,還沒賺到錢就得先付入會費,未來想在該地繼續執業,還得繳交月費;目前全台有十六個地方律師公會,大小公會的入會費從一萬五千元到數萬元不等,他曾同時加入三個公會,這些額外支出讓他負擔沉重。

其實北律的退出有跡可循。在全聯會旗下的公會裡,北律擁有的律師會員人數占全國七成以上,因此擁有最高的話語權;北律認為這套制度侵害律師接案自由,早就高喊廢除。

法務部一六年六月底曾公布修法草案,當時提案將跨區執業修改為「主兼區制度」(分為主區或兼區會員,仍須交兼區費),北律認為這個方案和他們的訴求仍有極大落差,曾另覓管道求助立委提案,可惜修法無疾而終。隔年北律理事長薛欽峰強硬落實「單一入會,全國執業」的競選政見,而全聯會喊出「十六個,一個都不能少」的柔性訴求,雙方的溝通沒有交集,北律為了貫徹理念及加速修法,斷然退出全聯會。

羅秉成穿梭,全聯會、北律戰火熄

對於北律的訴求,全聯會內部充斥不同意見。有律師擔心地說,這個制度固然會減少律師支出,但對於偏遠地區的小型公會而言,卻可能面臨會員流失、經費不足的生存危機,屆時將形成大公會「弱肉強食」的局面;他分析,小公會的消失不只損害到會員權利,司法機關如果臨時需要律師資源,也將失去聯繫窗口,必將嚴重影響民眾的訴訟權。

全聯會理事長李慶松坦言,兩會都做出退讓,才能達成共識。(侯柏青攝)
全聯會理事長李慶松坦言,兩會都做出退讓,才能達成共識。(侯柏青攝)

全聯會的分裂危機也連帶拖慢法務部翻修《律師法》的進度。不過隨著司改國是會議的決議,法務部去年初再發函確認全聯會和北律的意見後,將部版草案送入行政院審查,而此事就在政委羅秉成出手救援下露出曙光。

為了解決爭議,羅秉成前後共與司法院、法務部、內政部、行政院法規會官員、全聯會、北律、民間司改會等團體開過十六次會,而全聯會和北律不只是在政院談判,也曾私下協商過四次。歷經漫長的折衝後,兩會終於達成「單一會籍」的共識。而為了保障地方公會的存在,草案也要求全聯會在章程中明訂協助地方公會的運作及挹注經費,為這場長期抗戰畫下句點。

政院版法案如果順利通過,全聯會後續的工程複雜而浩大,不但得重新修改章程、更名改制及納入選舉制度,也得配合地方公會整理會籍及制定收費辦法。而全聯會為了讓會員掌握最新狀況,已經開始進行宣導。至於律師界最關心的收費標準,必須等到修改章程後才能制定,目前尚無定案。

若無對應地方公會恐成司法缺角

據悉,在冗長的協商過程中,兩會耗費的耐心讓外人難以想像。全聯會理事長李慶松受訪時坦言,兩會都做出退讓,「必須耐心傾聽及理解對方的想法,才能達成共識。」而他身為全聯會理事長,也提出草案裡為什麼要保障各地公會的原因,「很多訴訟都在改變,例如偵查中羈押就需要強制辯護,如果沒有對應的地方公會,法院或檢察署可能會找不到律師,司法就會缺掉一角。」

「行政院到立法院的距離只有短短兩百公尺,《律師法》卻走了十三年,這部法令凝聚了律師界非常大的共識,我們期盼全國的立委能全力支持修法,給律師界不同的新面貌。」李慶松道出他今年的心願。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喜歡這篇文章嗎?

侯柏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