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警方用APP監控當地居民 人權觀察:這根本回到了毛澤東時代

2019-05-02 12:40

? 人氣

在新疆喀什一座清真寺外巡逻的警察。(美聯社)

在新疆喀什一座清真寺外巡逻的警察。(美聯社)

根據人權觀察周四(2日)公布的報告,新疆警方透過一款移動應用程序將收集到的數據與信息,回傳到中國政府在新疆實施大規模監控的一體化平台。 警方會根據相關數據列出有潛在威脅的對象,並通報相關官員,導致不少人因此被送進再教育營。

國際組織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的報告顯示新疆政府透過一體化作戰平台,收集民眾關於身高、宗教信仰到政治傾向等各類型信息,並根據不與鄰居往來、 拒用智慧型手機或積極替清真寺募款或募集物資等36種行為來鎖定可疑人物。

中國新疆再教育營(AP)
中國新疆再教育營(AP)

人權觀察的中國部研究員王松蓮表示:「此研究證實新疆警方正在對民眾的合法行為進行非法的信息收集,然後利用這些信息來監視他們的一舉一動,找出他們認為可疑的對象,再對這些人進行更深入的審查。 」

民眾端的App透過追蹤手機、身分證與車輛的移動路線及位置來監控民眾動態,甚至能追蹤用電及加油的情況。而一體化監控平台將分析以上行為,並判定可疑程度,包含虛擬專用網路(VPN)、WhatsApp、與Viber在內的51款網路工具或加密通信軟體都被視為可疑。 根據人權觀察調查與統計,一體化作戰平台認定可疑的行為,大多與種族或宗教無關。

除了使用者行為之外,該平台還具有監控人際關係的特性。 當偵測到有人聯繫新注冊的手機號碼或國外有親友,一體化平台在警察端的App便會指示警方展開調查。 而人權觀察發現,該App會指示官員在檢查手機與軟體時,專注在恐怖主義與暴力視聽內容,甚至要官員留意激進伊斯蘭教派瓦哈比派的信徒。 即便如此,許多受該平台系統關注的行為都與恐怖或極端主義無直接關聯,而人權觀察的分析結果也顯示,該系統訊息收集的主要目標也非為對抗與極端主義相關的恐怖行動。

新疆哈密認定教人翻牆也是違法行為(AP)
新疆哈密認定教人翻牆也是違法行為(AP)

一名接受人權觀察訪談的前新疆居民便表示,他某次被派出所認定無罪釋放後走進商場,警報便突然響起,而警察也立即將他帶到派出所訊問。 當他質疑自己為何剛被認定無罪又被帶回派出所時,警方表明他不能去任何公共場所,並要他待在家裡。

明確列出威脅等級

除了嚴密監控民眾外,一體化作戰平台也可針對政府官員執行任務作績效評分。人權觀察表示,此功能可作為高階主管分配任務及追蹤下屬表現的工具。 報告指出,此系統與許多檢查哨聯機,形成一道完整的虛擬關卡,而新疆當局也把這個監控機制稱作過濾或篩查系統,主要是防堵任何不良或可疑因素。

人權觀察的調查發現,根據內建的各種參數,此平台能判定威脅等級,對民眾的行動自由做相對應的限制。 相關的限制包含將民眾關進監獄或再教育營、軟禁、不准擅離戶籍地、不能進入公共場所或不准離開中國。 報告寫道:「新疆當局透過一體化平台APP展開的大規模個人訊息收集,使他們有能力重新恢復毛澤東時代的監控程度,同時靠著分級管理制度滿足勞動力自由流動的經濟需求。」

海外維吾爾人抗議新疆人權問題。(AP)
海外維吾爾人抗議新疆人權問題。(AP)

人權觀察循線找到負責開發一體化作戰平台的中國電子科技集團公司,發現該公司為中國首要國營軍事承包商。 而負責開發該平台警察端APP的廠商則是中國電子科技集團的子公司,河北遠東通信系統工程公司。

人權觀察表示,新疆政府透過高科技系統所建立的大規模監控機制完全漠視了新疆維吾爾人與其他穆斯林群體在被認定有罪前,應被推判為無罪之權利。 而此機制也突顯中國當局利用廣泛卻模糊的標准列出可疑人士,再由警方或官員根據名單決定需被拘留的對象。 人權觀察的中國部研究員王松蓮表示:「在習近平主席領導下,中國的高壓統治已經成為新疆穆斯林的敵托邦(dystopian)噩夢。 」

除了警察使用一體化作戰平台對民眾進行嚴密監控外,中國政府自2017年七月起也強迫民眾在安卓手機上安裝一款名為「淨網衛士」的App。 淨網衛士會封鎖特定網站及禁止民眾在手機上下載特定軟體,並掃描手機上儲存的檔案。 新疆警方會在街上隨機抽查。 被查到未安裝淨網衛士或未從手機刪除政府認定有害內容的民眾會被拘留。 位於上海的藍燈數據公司(Shanghai Landasoft Data Technology Inc)負責提供服務器,讓新疆政府把所有搜取到的數據都存在服務器上。 該公司的iTap情報調度指揮系統,也被新疆、青海等地的公安廳廣泛使用。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