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之瑜觀點:覺醒青年不是「紅衛兵」或「綠衛兵」

2019-04-12 06:50

? 人氣

所謂「覺醒青年」,政治立場與民進黨幾無二致。圖為總統蔡英文(左)、太陽花學運領袖林飛帆(中)於立委補選中站台輔選。(陳品佑攝)

所謂「覺醒青年」,政治立場與民進黨幾無二致。圖為總統蔡英文(左)、太陽花學運領袖林飛帆(中)於立委補選中站台輔選。(陳品佑攝)

覺醒青年組織起來,在社會各個角落批判抵制如韓國瑜、江宜樺之輩的國民黨政治人物,毀棄如蔣介石銅像之類的國民黨黨國遺跡,聲援政府強硬化解第五縱隊入侵台灣的危機,主張並支持嚴格管束兩岸交流,鼓吹鐵腕整頓中天之類的媒體,而且往往絕不妥協。

結果,反對他們這樣看似四處發動攻擊的人,就給覺青貼了個「紅衛兵」的標籤,有的乾脆就叫他們「綠衛兵」,因為他們立場與民進黨大同小異,多數也是民進黨的忠實支持者。

貼這個關於紅衛兵的標籤,當然是認為紅衛兵是執行文化大革命的歷史罪人,所以等於是用紅衛兵三個字來罵覺青。不過,這並不代表覺青的言行舉止真可當成紅衛兵來理解。甚至,如果不明就裡把覺青視為紅衛兵,那對於覺青的動向可能會完全誤判。

覺青與紅衛兵至少有五點大不同。讀者若是要透過古今中外的比較,來掌握覺青的性質,用紅衛兵當類比頗不適合,而要另起爐灶,另覓他途。

首先,紅衛兵的對象是每一個人,因為每一個人身上都有舊社會的遺毒,包括紅衛兵自己,所以他們必須不斷鬥爭,並隨時警惕自己成為鬥爭對象;然而,覺青的對象並不是指向每一個人,他們更不會指向自己,而是百分百指向他們認定的統派,尤其是毫無統一政策的國民黨,因為國民黨會引發復辟的恐懼,而民進黨與覺青都不可能認為自己掌權時,會有舊政權復辟的問題。

前行政院長江宜樺日前至台大演講遭抗議人士包圍(李成蔭提供)
前行政院長江宜樺日前至台大演講遭抗議人士包圍(李成蔭提供)

其次,紅衛兵全面反歷史,認為歷史充滿封建積習,一無可取,必須徹底重新做人;然而,對於覺醒青年而言,歷史非常重要,不但要重視,而且要重建,恢復遭到消音的台灣歷史脈絡,讓台灣可以有一個完全屬於自己的歷史敘事,務使下一代有屬於台灣的光榮歷史可讀,故唯有與中國歷史銜接的部分才必須斬斷,無法斬斷的,起碼應賦予一個屬於台灣獨有的詮釋。

再其次,紅衛兵的政治主張全是破壞性的,散漫的,即使主張無產階級專政,幾乎都是因地制宜的反體制行動,更沒有一個具體的政策目標或未來藍圖,甚至有藍圖還會甘冒政治不正確;然而,覺青有一個政治正確的最高目標,就是台灣主權獨立,這個類似於民族主義或國家主義的目標,指導所有關於歷史的重建,鬥爭的極限,資源的充公,與敵我的劃分,以及更重要的是,強化中共第五縱隊入侵的危機意識,篩選作為代罪羔羊的中共代理人。

第四,紅衛兵雖然言必稱毛主席,但是在實際政治鬥爭過程中,幾乎完全自求多福,仰賴每一個紅衛兵集團產生自己的領導,人人在警覺中,個個有能動性,時而敵我不分,陷於大亂鬥之中;然而,覺青自始與民進黨的黨國體制密切合作,從最初的養成,到後來職位的磨練,政治生涯的規劃,雖然不是定於一尊,卻有相當模式可循,愈是靠近民進黨領導階層的,就愈可能成為覺青的領袖,而距離領導階層關係愈遠的,充其量是依附在政治正確潮流下接受動員的擁躉。

第五,紅衛兵反對任何決策的集中,除了口號上喊的毛主席至上,實際上則是一人一把號,各吹各的調,就算內心實在渴望領導中心,但終究是在反菁英,反集中,反到天下大亂,這是為什麼最後必須有軍隊出來善後,才能恢復基本秩序;然而,覺青對於鞏固集中領導的文化,非常自在,即使看起來自動自發,總是有膜拜的對象,他們既不是推翻體制,也不是挑戰權威,所反對的,無非只是國民黨進入體制。

所以,覺青不是紅衛兵。倘若要從歷史上的例子理解覺青,以下試舉兩個比紅衛兵更接近的例子。

20170305-德國綠能專題,德國柏林恐怖地形圖(Topography of terror)博物館中,蓋世太保總部地下囚室。(顏麟宇攝)
德國柏林恐怖地形圖(Topography of terror)博物館中,蓋世太保總部地下囚室。(顏麟宇攝)

一個是1965年印尼的反華青年。那年蘇哈托將軍以中共策動第五縱隊入侵印尼為由,發動政變,並指控華人為第五縱隊的大本營,於是演變成反華大暴動。

其間,國家主義、種族主義、菁英領導、集中發動、代罪羔羊等等現象,都在覺青的世界中得到複製。反華青年為了大印尼主義,抹煞華人在印尼獨立運動過程中的關鍵角色,也跟覺青一概否定國民黨在台灣發展過程中的角色雷同。所以大暴動中印尼反華青年的角色,與當前台灣覺青可以相互比擬。

第二個例子是威瑪共和晚期到第三帝國時期的蓋世太保,這比印尼反華青年更接近覺青的性質。

蓋世太保以破壞、摧毀敵對黨派的標誌、人物、會議、辦公室為職志,這不就有如覺青對蔣介石銅像撥漆或攻擊江宜樺、中天?對重建德意志的光榮歷史有狂熱,這不就有如覺青鼓吹歷史教科書與國語文教材去中國化,對殖民現代性懷舊,憧憬台灣主體性?效忠於集中的領導權,這不就有如覺青擁戴民進黨以及蔡英文?攫取體制內的執政權力來遂行鬥爭,這不就有如覺青支持獨立機關黨產會、NCC片面褫奪在野黨的憲法權利?最後以猶太人為所有罪惡的代罪羔羊,這不就有如覺青四出呼籲抵抗入侵台灣網路的第五縱隊?覺青幾乎是蓋世太保的翻版。

印尼反華青年及蓋世太保都與紅衛兵有根本不同,主要在於前兩者的組織性與持續性。紅衛兵不到三年,就全給下放了,諷刺的是,十年後體制不但恢復,如今文化復興且成為中共的官學。相形之下,印尼反華青年代代相傳,至今此起彼落;而蓋世太保則是隨著納粹的興亡,亦步亦趨。把覺青當成紅衛兵,就會產生一種錯覺,誤認他們有如烏合之眾,以為只是暫時的現象。

不過,也有些方面,印尼反華青年與台灣覺青相同,而與蓋世太保不同。比如,前兩者組成複雜,成員不特定,或許因此才會給人像是紅衛兵的錯覺。

然而,從蓋世太保的類比中,可以預期覺青不是暫時現象,因為他們有長遠的建國目標,有台灣主義的意識形態,有領導中心與效忠情感,有源源不絕的代罪羔羊為對象,有政府資源。說他們是紅衛兵,充其量是一種發洩情緒的超級低估,會招來更大的不測風雲。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中山大學教授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石之瑜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