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海外置產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專訪》打破蚊子館魔咒後,衛武營下個挑戰是25萬人次大關!藝術總監揭數字背後的意義

2019-04-12 08:00

? 人氣

「衛武營國家文化藝術中心」自去年10月正式開幕迄今,已經過半年時光,在開幕季交出成績單後已洗刷「蚊子館」質疑,然而,面對「第一年25萬觀賞人次」目標,仍為一大挑戰。(資料照,取自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臉書)

「衛武營國家文化藝術中心」自去年10月正式開幕迄今,已經過半年時光,在開幕季交出成績單後已洗刷「蚊子館」質疑,然而,面對「第一年25萬觀賞人次」目標,仍為一大挑戰。(資料照,取自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臉書)

衛武營國家文化藝術中心(下稱:衛武營),自去年10月正式開幕迄今,已經過半年時光,在開幕季交出成績單後,已洗刷「蚊子館」質疑,然而,面對國家表演藝術中心(下稱:國表藝)董事長朱宗慶訂下的「第一年25萬觀賞人次」目標,仍為一大挑戰。對此,藝術總監簡文彬表示,重點不是25萬,是要讓更多人因為衛武營的成立,踏入藝術文化領域,或許最後是24萬9000多,也可能只有22萬、27萬都有可能,但他們在努力的部分,是把數字背後的意義落實。

衛武營國家文化藝術中心在去年10月正式啟用,耗資新台幣107億、歷時15年的巨大場館,有著充滿未來感的科幻樣貌,由荷蘭建築師法蘭馨·侯班(Francine Houben)設計,座落於過去的陸軍營區上,不但是全世界最大的單一屋頂劇場,擁有亞洲最大管風琴,也是南台灣首座國家級表演場館。

2018年10月13日,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開幕啟用典禮(總統府)
衛武營國家文化藝術中心去年10月正式啟用。圖為2018年10月13日衛武營開幕啟用典禮。(資料照,總統府提供)

受「韓流」衝擊屢被放大檢視,衛武營究竟該有怎樣的成績?

位在高雄鳳山的衛武營過去是國軍新兵訓練中心,1997年廢止後,於2003年游錫堃任閣揆時,便納入新十大建設,政院並於2005年核定計畫,然而興建工程卻從原定的2009年數度後延,直到2017年才正式竣工,衛武營並於2018年正式納入國家表演藝術中心,並於同年10月13日盛大開幕。

台灣新建場館往往會碰上是否淪為蚊子館的爭論,衛武營也不例外,且因開幕時間接近市長選舉,受「韓流」衝擊,相關爭議也屢被放大檢視,如在韓國瑜「高雄又老又窮」論述下,網紅館長陳之漢的「乞丐會去看歌劇嗎?」發言,一度引發各方支持者激烈論戰;另一方面美國《紐約時報》則以「在台灣,邀請你來文化客廳」為題大幅報導,英國《衛報》則將衛武營列入「2019度假勝地熱門榜」,柏林愛樂於開幕季的表演也在開售後秒殺一空。

然而,衛武營究竟該有怎樣的成績?同隸屬於國表藝、座落於台中的國家歌劇院,或許可以提供一些參考。國家歌劇院2016年底開幕,從9到12月的開幕季,總計推出30餘檔、逾80場次的節目,整體售票率達86.8%,其中「親子類」、「古典音樂類」皆完售,「戲劇」、「傳統戲曲」類型方面,包括歌仔戲國寶廖瓊枝、唐美雲歌仔戲團、國光劇團的演出,售票率皆超過9成。

20190410-衛武營專訪-歌劇《杜蘭朵》劇照。(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
衛武營在今年上半年,包括NSO《節慶・交響》、尤洛夫斯基X倫敦愛樂管絃樂團、歌劇《杜蘭朵》等重量級節目皆完售。圖為歌劇《杜蘭朵》劇照。(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

衛武營在去年10月開幕後,截至12月的開幕季,共計有81檔展演、超過115場演出,其中29場次完售,整體售票率達到87%;而在今年上半年,包括NSO《節慶・交響》、尤洛夫斯基X倫敦愛樂管絃樂團、歌劇《杜蘭朵》等重量級節目皆完售,此外由雲門2主演的《毛月亮》,售票已超過9成,明華園《龍城爭霸》5月初演出,目前已售出9成9票房,可說是表現不俗。

如何吸引更多人來?他從觀察居民個性開始

要在高雄土地撐起巨大的量體,土地上的人尤為重要,如何吸引更多居民前來,自然是關鍵。對此,曾任國家交響樂團NSO音樂總監、德國萊茵歌劇院駐院指揮,如今擔起衛武營首任藝術總監的簡文彬,則從自己每日搭公車上下班,在車上聽乘客聊天的感想出發。

「我們在那邊苦思、奮鬥最低票價,但我就常常聽他們在講,蔥要賣30塊,薑是多少錢,就是少好幾個零,那我就會很懷疑;我在NSO有遇過類似的,當時也想說要推廣,應該要到處趴趴走,結果我去九份,看到他們晚上吃過飯後,自己在家門口那邊拉胡琴,有人拉、有人唱,很悠閒,我心裡就想,台灣需要NSO嗎?」

20190410-衛武營專訪-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藝術總監簡文彬。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
曾任國家交響樂團NSO音樂總監、德國萊茵歌劇院駐院指揮,如今擔起衛武營首任藝術總監的簡文彬,從自己每日搭公車上下班,在車上聽乘客聊天的感想出發。(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

苦惱於藝術與生活的距離,但簡文彬看得也很開,「當然也有覺悟,我接下NSO,就不要想這麼多,接任務就好好去推,至於我個人就再說,這邊也是一樣,即使我聽他們講蔥價,或是昨天早上我去我家附近的咖啡廳,隔壁一群人用台語在聊美國職棒,我就想說,『這太爽了!』就馬上拉回來,就會把思緒focus在他們的個性上。」

對於居民的個性,簡文彬指出,「他們還滿好奇的啦。」他認為,或許是他們長期在期待這件事發生,從2003年游錫堃第一次喊出要建衛武營,就已經開始期待,「一晃眼這麼多年過去,當然我們很慶幸,有很強的行銷團隊,可以用很多方式去吸引大家注意力。」

對於吸引注意力,簡文彬坦言,一部分來說也是剛好,過去在衛武營公園內的籌備處,因為土地屬國有財產署,無法進行盈利售票, 搭建舞台也要申請臨時建物,做活動只能收取水電、場地等基本營運成本,但這個情形下,卻做了很多嘗試性的推廣活動,「儘管場域不一樣,還是可以把名字帶著走,2015到2018年都是在做多種嘗試。」

20190410-衛武營專訪-樹洞計畫,樹下盪鞦韆。(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
對於居民的個性,簡文彬指出,「他們還滿好奇的啦。」他認為,或許是他們長期在期待這件事發生。示意圖,圖為衛武營「樹洞計畫」樹下盪鞦韆。(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

不只看表演!衛武營還挑戰馬戲平台、公民論壇、樹洞計畫

除了任務性的台灣舞蹈平台外,衛武營也進行各種挑戰,如衛武營藝術季舉辦的「馬戲平台」,邀集國內外雜耍、馬戲表演者,不只進行舞台表演,也舉辦體驗工作坊,讓大小朋友體驗丟球等日常可及、遊戲般的雜耍技巧,「完全沒想過要做,結果一做下去,不得了,至少在南台灣還沒有這樣子規模的活動。」

20190410-衛武營專訪-馬戲平台表演。(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
衛武營藝術季舉辦的「馬戲平台」,邀集國內外雜耍、馬戲表演者,不只進行舞台表演,也舉辦體驗工作坊。圖為馬戲平台表演。(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

同樣的推廣觀念,在衛武營還有另一個呈現。簡文彬說明,每年秋天都會舉辦為期3天的國際論壇,已經連續3年,用不同觀點吸引民眾,而每年的第一個活動就是公民參與論壇,會找跟藝文完全無關的人,有卡車司機、高中生、工人,或者在地的里長,讓他們來談談,覺得衛武營是怎樣、應該是什麼樣,甚至舉行過青少年辯論,邀請國高中生來辯論到底需不需要藝術教育,當然論壇還是會邀請國際策展人、執行者來,但還是有民眾參與的事做包圍。 

20190410-衛武營專訪-公民論壇。(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
衛武營每年秋天都會舉辦為期3天的國際論壇,已經連續3年,用不同觀點吸引民眾,而每年的第一個活動,就是公民參與論壇。(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

待到衛武營啟動在即,推廣的形式就有所轉變。簡文彬說明,去年6月開始推動「樹洞計畫」,連續幾個周末在榕樹廣場,讓人來做瑜伽、看電影、盪鞦韆,甚至辦寫生比賽,為的就是要活絡,讓人來,而10月開館到年底,大家期待的重點就是表演場地,於是重點就會擺在做表演上,包括有幾檔在戶外的表演。

再到下一階段的計畫,簡文彬則認為,廳院的演出都已經在進行,大家也知道有藝術表演節目,所以現在是樹洞計畫在延伸,做學習跟推廣活動,「用意是你來衛武營,不是只去廳院看表演跟導覽,還有一些活動可以去參加。」

20190410-衛武營專訪-樹洞計畫,默契雙人瑜珈。(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
衛武營去年6月開始推動「樹洞計畫」,連續幾個周末在榕樹廣場,讓人來做瑜伽、看電影、盪鞦韆,甚至辦寫生比賽。圖為「樹洞計畫」默契雙人瑜珈。(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

「就是說你要摸到藝術,不是只有在廳院裡面,其實你到處都可以去摸到,當然所謂的藝術成分可能只佔20%、50%,也沒關係,反正你碰到就是碰到,這是上半年在做的方向。」

回首開館半年來的歷程,簡文彬坦言,到了今年上半年,所有流行都會退燒,「但是我們的責任,就是讓退燒很慢、很慢,到一個地方就停下來,不會再掉下去,不像是雪崩式的退燒,最好是不但沒退燒,還有往上燒。」

衛武營目標第一年25萬人?數字背後的意義是...

儘管從數字來看,衛武營至今表現不俗,但同樣從數字來看,也面臨隱憂。國表藝董事長朱宗慶在衛武營開幕前曾宣告,衛武營開幕後1年內應達到觀賞表演25萬人次的目標,作為對比,國家歌劇院至2018年度,全年購票人次為23萬4603人,新手上路的衛武營要肩負25萬目標,也讓外界屢有質疑。

對此,簡文彬說明,朱宗慶作為國表藝董事長,當然在他的位階上,會有他的判斷,覺得國家花這麼多資源,所以衛武營正式營運第一年要以這個為目標,但重點不是25萬,是要讓受眾、更多人因為衛武營的成立接受到資源,並讓他們踏入藝術文化領域。

20190410-衛武營專訪-樹洞計畫,樹洞窺電影(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
面對質疑,國表藝董事長朱宗慶解釋,目標背後目的也是督促他們去發揮25萬人背後的意義,就是影響越多人,讓受眾增加。圖為衛武營「樹洞計畫」樹洞窺電影。(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

簡文彬指出,所以數字只是一個目標,意義是劃一個目標,並從全方位讓更多人接觸,或許最後結果是24萬9000多,也可能只有22萬,或不小心就拚到27萬都有可能,他們在努力的部分,是把數字背後的意義落實;他坦言,其實這個目標喊出來後,國表藝裡頭,尤其是南部的董事都有過質疑,但朱宗慶都會解釋背後目的,也是督促他們去發揮25萬人背後的意義,就是影響越多人,讓受眾增加。

對於最後有無辦法達標,簡文彬則表示自己沒有壓力,目標出來就是做,有壓力是整死自己而已,政府給這麼多資源,也補助這麼多經費,所以要不停地去做,「最後成績出來,人家說什麼,當然我們留取丹心照汗青,努力的結果是這樣,遺憾,但可以摸良心講,我們沒有浪費任何一天。」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尚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