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接軌國際!衛武營總監親自指揮經典歌劇 簡文彬:我是第一個,但希望不是最後一個

2019-04-12 08:10

? 人氣

歌劇《杜蘭朵》指揮的名字叫簡文彬,也是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首任藝術總監,對他來說,這是衛武營與國際藝文界接軌,相當重要的一步。圖為簡文彬指揮衛武營開幕音樂會。(資料照,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

歌劇《杜蘭朵》指揮的名字叫簡文彬,也是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首任藝術總監,對他來說,這是衛武營與國際藝文界接軌,相當重要的一步。圖為簡文彬指揮衛武營開幕音樂會。(資料照,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

「《杜蘭朵》就是有個人要進門,輸入錯3次密碼,就被杜蘭朵砍頭,然後有個路人在旁邊看到,就愛上了杜蘭朵,他的朋友柳兒怕他被處死,就以死明志勸阻他,他還是繼續追,就追到了杜蘭朵。」

4月的高雄,豔陽已經熾熱,午後的南方土地散著熱氣與慵懶,理著小平頭的指揮笑容可掬,在歌劇廳外的迴廊上,向觀眾介紹即將登場的好戲,「然後這個故事我們要用2個小時來演。」

20190411 upload-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藝術總監簡文彬,於歌劇《杜蘭朵》開演前致詞。(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藝術總監簡文彬介紹歌劇《杜蘭朵》,連原來心不在焉、滑著手機的觀眾都笑了。示意圖。(資料照,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

連原來心不在焉、滑著手機的觀眾都笑了,經典歌劇被講得老嫗能解,指揮順著笑聲,把話往下一幕走,說起這部歌劇最初如何寫就、這次製作有何匠心獨具,還有中場休息何時進行⋯⋯導聆結束後,2000多位觀眾魚貫入場,在喧囂中就定位,指揮站上指揮台,舞動指揮棒,為故事拉開序幕。

指揮的名字叫簡文彬,也是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下稱:衛武營)首任藝術總監,對他來說,這是衛武營與國際藝文界接軌,相當重要的一步。

20190411 upload-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藝術總監簡文彬,於2018年10月13日親自指揮衛武營開幕音樂會。(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
簡文彬是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首任藝術總監。圖為簡文彬指揮衛武營開幕音樂會。(資料照,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

親眼看見衛武營,簡文彬點頭答應出任總監

位在高雄鳳山的衛武營,過去是國軍新兵訓練中心,1997年廢止後,於2003年游錫堃任閣揆時,便納入新十大建設,政院並於2005年核定計畫,然而興建工程,卻從原定的2009年數度後延,直到2017年才正式竣工,並於2018年正式納入國家表演藝術中心(下稱:國表藝),並於同年10月13日盛大開幕。

簡文彬過去曾任國家交響樂團NSO音樂總監、德國萊茵歌劇院駐院指揮,旅歐30多年,2014年國表藝正式成立後,首任董事長陳國慈、時任文化部長龍應台,便曾問他願不願意擔任總監,然而由於衛武營在計畫期間,正是簡文彬擔任NSO總監、忙得不可開交的時候,當時對此,他並沒有太多概念。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FB)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位在高雄鳳山,2017年正式竣工,2018年納入國家表演藝術中心,並於同年10月13日盛大開幕。(資料照,取自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

後來在龍應台邀請下,簡文彬在2013年的5月南下高雄,第一次親眼看到看到還在施工中的衛武營,「我覺得⋯⋯蠻屌的。」他直言,當時第一個念頭是,這個真的很有野心,這樣的量體、營運規模,即便放在台北、新北也是很冒險,更何況在高雄,「我就想,好啊,你敢提名,我就跟你們拼了,當然也認為我應該可以試試看。」並於2015年開始,擔任衛武營營運推動小組召集人。

直到衛武營正式營運後,簡文彬也隨著正式上任總監,他指出,第一個目標就是國際,之前跟文化部有很多討論,龍應台說國表藝3個場館,是台灣射向國際的3把箭,而他先前仍有大半時間在德國,便跟著文化部視察行程跑,幾乎跟歐洲所有文化處的負責人都見過面、洽談怎麼合作,包括日前演出的台德共製歌劇《杜蘭朵》,還有去年12月演出,由台、美、星跨國共製的獨幕歌劇《驚園》,都是當時就已談好。

20190410-衛武營專訪-歌劇《杜蘭朵》劇照。(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
簡文彬指出,日前演出的台德共製歌劇《杜蘭朵》,在德國跟著文化部視察行程跑時就已談好。圖為《杜蘭朵》劇照。(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

跨國共製歌劇 簡文彬:一定要有國際思維!

「國際其實就是發名片而已。」簡文彬坦言, 國際化要先有國際觀念跟思維,「你沒有國際思維,不知道自己站在全世界什麼位置、人家怎麼看你,做再多雙語也沒用。」他認為,真的要落實到國際化,必須要有國際思維,而不是只是表面上的事物,如節目單一定要印中英文雙語等。

對此,簡文彬則以自己闖蕩歐洲音樂圈近30年的歷練表示,他透過不同階段的工作,也累積了很多關係,不用從0開始,可以從20甚至60開始,另一方面,他自己就是從事表演藝術的人員,不是行政官僚,比較清楚是怎麼運作的,「每一次共製就是一次發名片的時候」,一部分發名片,另一個部分,則是透過共同製作,引進國外經驗。

簡文彬談到,當然不同的形式會有不同的合作,以《杜蘭朵》舉例,這齣劇是與德國萊茵歌劇院共同製作,對方只派了燈光跟舞台2個人來,歌劇製作、布景、服裝、執行細節等都已經弄好,只要執行就可以;但如3月與德國萊茵芭蕾舞團的合作,對方就是派十幾個技術人員過來 ,簡文彬指出,這是他私下要求的,希望對方能多一點人來,期盼的就是雙方技術人員有直接合作,學習在國外有產業結構、有上百年劇院的情況下,技術人員該怎麼在場館經營上出力,可以學到未來長期該怎麼做,「而未來或許是換我們的人去,去現場實地看,這是透過國際共製,可以贏得的東西。」

20190410-衛武營專訪-歌劇《杜蘭朵》劇照。(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
歌劇《杜蘭朵》是與德國萊茵歌劇院共同製作。圖為《杜蘭朵》劇照。(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

簡文彬談到,另外同樣類似的做法,就是簽合作備忘錄MOU,像跟布拉格劇場設計4年展、歐陸青年編舞平台、韓國全州音樂節、匈牙利音樂基金會都有簽,實質給年輕藝術家機會,把藝術家推出去。

台灣第一位!藝術總監親自任歌劇指揮

不只是合作、交流機會的國際化,簡文彬在《驚園》、《杜蘭朵》等重要節目中,都親自擔任指揮,對他而言,這是台灣過去沒有的創舉,也是接軌國際的重要作法。

簡文彬說,國際上很多成功的劇院或場館,儘管成功可能有很多因素,但多數都是因為藝術屬性,在此藝術總監扮演靈魂人物,會左右場館的藝術形象,所以每一任總監都是跟藝術直接有關的人物,可能是指揮、導演、編舞家,或聲樂家,有的也是藝術經紀人,是直接在執行的人。

20190410-衛武營專訪-馬戲平台表演節目《哼哈爺奶》。(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
簡文彬說,國際上很多成功的劇院或場館,多數都是因為藝術屬性,在此藝術總監扮演靈魂人物,會左右場館的藝術形象。示意圖,馬戲平台表演節目《哼哈爺奶》。(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

回到自己本身,簡文彬笑稱,「我有點像帶職參選」, 他以《杜蘭朵》歌劇舉例,表示他自己負責指揮,在場館經營上,是實際用行動在帶領藝術,這點在現在台灣的場館經營上,是完全沒有的,「我是第一個,因為你透過實踐,才能建立」,如他帶領《杜蘭朵》製作,或假設有位總監親自擔任某齣戲的導演,就會很快跟場館建立連結,如果說這個導演是會被注意、有聲量的人,那就是互相幫忙,場館也會變成藝術總監的資源,是相輔相成的。

「藝術總監經營場館」 簡文彬盼台灣與國際模式接軌

簡文彬說,國際上很多成功的劇院或場館,儘管成功可能有很多因素,但多數都是因為藝術屬性,在此藝術總監扮演靈魂人物,會左右場館的藝術形象,所以每一任總監都是跟藝術直接有關的人物,可能是指揮、導演、編舞家,或聲樂家,有的也是藝術經紀人,是直接在執行的人。

簡文彬強調,在這種觀點下,他是第一個,當然也是經過董事會同意,「而我希望不會是最後一個,有第一個,就還有第二個、第三個」,看跟國際劇場一樣的模式,在台灣能怎麼做。

20190313_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藝術總監簡文彬(右)、衛武營當代音樂平台策展人林芳宜(左)。(資料照,衛武營提供)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藝術總監簡文彬(右)認為,國際上的場館經營者,一定都是藝術掛帥,所以都有藝術總監,但他們另外還會擔任負責人。(資料照,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

但同時,簡文彬也認為,國際上的場館經營者,一定都是藝術掛帥,所以都有藝術總監,但他們另外還會擔任負責人,不過這在台灣有點便宜行事,最大的主管就叫藝術總監,「這是錯的,因為藝術養不活場館」,是各個方面都要管,組織、用錢、用人、水電、裝修等層面,更不提還有藝術本身的層面 ,所以在國際上,會給場館或劇院的負責人權力,他既是所有事務的總監,同時也是藝術總監。

簡文彬並以名片指出,他在上面都是印 Executive and Artistic Director,「如果只有掛藝術總監,Artistic Director,這在國際會被笑」,這等於只是裡面一個職務,而他現在是第一個例子,希望起碼在任期裡,能找到適合這種模式的組織架構跟經營模式,就可以讓以後同樣「帶職就任」的藝術家、讓在國外的年輕人可以回來,因為這跟他們的國際經驗是接軌的。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尚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