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小資投資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全球2500種語言瀕危,半世紀內將有數百種語言失傳!看香港、夏威夷、紐西蘭如何扭轉「失語危機」

2019-04-12 09:00

? 人氣

保存瀕危語言,教育政策是關鍵。(截自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推特)

保存瀕危語言,教育政策是關鍵。(截自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推特)

中文、西班牙文、英文等8種語言是最通行的世界語言,使用者含括全球40.5%人口,而另外59.5%人口則使用超過7000種語言。若人們停止使用、存續語言,那麼該語言便會滅絕。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導,政策是保存語言重要的助力,若有政府支持,再加上民間努力,瀕危語言也有復興的可能。

現居香港的漢德(David Hand)來自英國威爾斯(Cymru,Wales),是威爾斯同鄉會「香港聖大衛協會」(St. David's Society of Hong Kong)的主席。雖然他的工作環境充滿中文和英文,但在漢德家,威爾斯語(Cymraeg,Welsh)才是「官方語言」。漢德苦心營造威爾斯語環境,聘僱來自威爾斯的保母,讓他的三個孩子在從未拜訪威爾斯的情況下習得父親的母語,而漢德的妻子來自澳洲,她使用英文與孩子溝通。

漢德表示,為孩子營造母語環境「牽涉到你視自己為威爾斯人或威爾斯使用者。看看西班牙人或德國人,他們不會考慮不教導孩子母語。」但漢德家的狀況畢竟是少數,許多威爾斯語使用者在離開家鄉後,便會轉而使用更加普遍的語言,放任母語荒廢。

根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的「世界瀕危語言地圖」(Atlas of the World's Languages in Danger)顯示,目前全世界約2500種語言瀕危,光是過去半世紀就有數百種語言滅絕。2019年是聯合國的國際原住民語言年(International Year of Indigenous Languages),該活動旨在讓民眾更重視逾1700種瀕危語言。語言比許多人想像的還要脆弱,只要上一輩沒有教導孩子使用,語言很可能就此失傳滅絕。

威爾斯語在1980年左右也幾乎瀕危,威爾斯地區通曉威爾斯語的人不到18%,經過倡議者和政治人物奔走推廣,目前約有50萬威爾斯人使用威爾斯語,這個數字約等於威爾斯地區人口的19%,且近十年這個比率穩定維持在20%左右。威爾斯語的復興,不僅表示「拯救」母語是可能的任務,也為其他面臨生存危機的語言提供推廣典範。

2011年威爾斯語正式成為威爾斯地區的官方語言,威爾斯語教育逐漸普及。(Neddy1234@Wikipedia / CC BY 3.0)
2011年威爾斯語正式成為威爾斯地區的官方語言,威爾斯語教育逐漸普及。(Neddy1234@Wikipedia / CC BY 3.0)

民間力量與政策合力復興威爾斯語

多語言/民族國家的同化政策總是相似的,1847年一份有關威爾斯教育狀況的報告指出,威爾斯語是當地人民道德進步及貿易繁榮的一大障礙,許多英格蘭媒體在評述威爾斯地區的騷亂暴動時,也將其歸咎於威爾斯語的「邪惡影響」。當時,許多學校實施「禁說威爾斯語」(Welsh Not)處罰:如果學童說威爾斯語被捉到,脖子就會被掛上沉重的木牌,一名教師在1870年的學校日誌寫道:「使用一塊木頭驅使孩子以英語交談,犯規者須留校察看」。當局對待威爾斯語的不友善態度,以及逐漸增加的移民,讓威爾斯語的使用率快速降低。1925年威爾斯國民黨(Plaid Cymru)創立,當年威爾斯語使用率跌至37%。

史加沃內(Toni Schiavone)是威爾斯語言協會(Cymdeithas yr Iaith Gymraeg,Welsh Language Society)成員,該組織透過遊行示威和非暴力行動以保護傳統語言。史加沃內指出,在使用英語的菁英統治的國家裡,威爾斯語只能享有次等地位。「我們的文化正被緩慢摧毀。即使我出生、成長在使用威爾斯語的地區,我經歷的教育有95%使用英語。我們可以預見,世紀末時威爾斯語就會消失。」威爾斯語言協會成員會破壞只有英文指示的路牌,「1970年代人們會因為看不懂路牌,或者拒絕為沒有威爾斯語頻道的有線電視付費而觸法入獄。」

威爾斯地區的雙語路牌。(Snow storm in Eastern Asia@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威爾斯地區的雙語路牌。(Snow storm in Eastern Asia@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由於威爾斯語言協會的行動,以及威爾斯國民黨影響力漸增,1993年政府通過《威爾斯語言法案》(Welsh Language Act),宣布可以在法庭內使用威爾斯語,在公部門,民眾使用威爾斯語可享有與英語使用者一樣的服務。接下來,威爾斯語教育逐漸普及,2011年威爾斯語正式成為威爾斯地區的官方語言。

威爾斯政府目前致力推廣威爾斯語,並訂下目標,希望2050年威爾斯語使用者可以增加至100萬(預估總人口約為350萬)。史加沃內說:「人們都篤定威爾斯語早就會被摧毀,我們改變了這個潮流。」

夏威夷語教學與數位平台合作

威爾斯復興的案例顯示,草根團體和政黨支持可以使瀕危語言回復生命力。霍頓(Gary Holton)是參與「瀕危語言專案」(Endangered Language Project)的學者,他認為夏威夷語(Hawaiian,ʻŌlelo Hawaiʻi)推廣者的工作,會比威爾斯語更艱鉅。「語言的傳遞已經完全中斷,重啟這個語言需要更多努力。你必須讓祖父母輩和學齡前孩童湊在一起,」讓夏威夷語繼續傳承。

政府主導的夏威夷語推廣活動有其成效,霍頓說,非原住民的夏威夷居民開始對夏威夷語感興趣。此外,如同威爾斯,許多地區開始回復原住民的傳統姓名。在夏威夷語的推廣過程中,媒體也扮演重要角色,電台推出「夏威夷語每日一詞」(Hawaiian Word of the Day)廣播節目,夏威夷最大報《檀香山星廣報》(Honolulu Star-Advertiser)則每周連載夏威夷語專欄。

卡尼琵歐─科羅琪(Ekela Kaniaupio-Crozier)是夏威夷語母語者,也教授夏威夷語,並積極推廣自己的母語。她正與美國匹茲堡(Pittsburgh)卡內基梅隆大學(CMU)發起的線上免費語言學習平台「多鄰國」(Duolingo)工作小組合作,為英語使用者規劃夏威夷語課程。此外,卡尼琵歐─科羅琪和多鄰國小組也與通訊軟體Slack、Skype設計迷你單元式的教學,遊戲般的軟體操作過程中認識、練習夏威夷語。

多鄰國的資深客服專員愛沃迪(Myra Awodey),原先少數族群語言(Minority language)完全不在公司的計畫內,但愛爾蘭語(Gaeilge,Irish)的開發經驗讓他們大吃一驚。愛爾蘭語的資料庫由一組志工建置,目前多鄰國有約100萬學習者,這幾乎等於愛爾蘭地區使用愛爾蘭語人數的60%。在愛爾蘭語之後,多鄰國又建置威爾斯語(33萬學習者)、世界語(Esperanto,38萬學習者)等少數族群語言課程,甚至《冰與火之歌》(A Song of Ice and Fire)和《星艦迷航記》(Star Trek)的粉絲也能在多鄰國學習高瓦雷利亞語(High Valyrian,74萬學習者)和克林貢語(Klingon,49萬學習者)等虛構語言。曾有學者憂心,現代人少在通訊平台使用傳統語言,會加速語言滅絕,但另一方面,手機應用程式、遊戲、影音串流平台和廣播節目等科技,也可以用於存續瀕危語言。

官方推行普通話教學 壓縮粵語使用空間

粵語則是另一種值得關注的語言。約90%香港人(680萬)是粵語母語者,此外還有7300萬使用粵語或相似方言的人遍佈世界各地,許多人認為粵語瀕危根本是杞人憂天。目前香港大部分學校的中文課使用粵語和普通話的混合系統教學,只有不到20%小學和2.5%中學純用普通話教授中文,但後者比例逐年上升,普通話教學政策的支持者認為,這會讓香港人未來在職業市場更有競爭力,也能往普通話占優勢的中國發展。

哈羅香港國際學校(Harrow International School)擁有茵綠的足球場,學生穿著西裝外套頭戴平頂帽,在新古典式樣的建築之間穿行,彰顯英式老派作風,而這所學校也捲入了語言保育風波。2018年6月,哈羅校方通知家長,宣布「為了讓學生的語言能力適應2047年的香港環境」,2019年新學年起中文課程將改用簡體字授課,不再使用繁體字。根據1997年施行的《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策與制度維持「五十年不變」,是以2047年香港現有自治權可能被剝奪。

香港教育局局長楊潤雄2018年10月接受訪問時表示,目前全球中文學習趨勢是以普通話為主,香港若繼續以粵語學習中文,未來可能會失去優勢。楊潤雄的言論引發批評,也反映粵語存續缺乏官方支持。在毗鄰香港的廣東省,電視節目等媒體改用普通話,政府更是大力推廣普通話教學,壓縮方言的使用空間。

在威爾斯語復興的過程中,教育制度的支持扮演重要角色,也是夏威夷、冰島及紐西蘭振興傳統語言採取的方法,例如紐西蘭政府就計畫在2025年之前,於全國小學推行毛利語(Māori)課程。但是在香港,粵語教學並沒有受到官方支持。長久以來,粵語被視為抵抗中國壓迫吞食的方式,香港人使用粵語,強調他們獨特的身分與文化背景。近來,普通話在教育場域中逐漸取代粵語,過去10年間,政府鼓勵香港學校改用普通話教授中文課程,聲稱是為了「提升學生的第二及第三語言能力」。

政府的教育政策會決定一種語言是存續還是滅絕,而將粵語看作分離主義行動或革命元素的趨勢,會讓申請補助更加困難,危及讓語言發展。霍頓認為,粵語母語者如此之多,應不至於滅絕,但也理解香港人的憂心,「保存語言不能只看使用人數,也要問:人們是否在教育現場或職場貿易時使用它,還是只在家中使用。如果政策缺乏支持,那麼無論使用者有多少,保存語言都會相當困難。」

喜歡這篇文章嗎?

劉俞妗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