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靠政變起家,被政變擊垮 蘇丹暴君巴希爾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

2019-04-11 21:39

? 人氣

蘇丹獨裁強人巴希爾(Omar al-Bashir)(AP)

蘇丹獨裁強人巴希爾(Omar al-Bashir)(AP)

非洲最重要的國家之一蘇丹,11日發生軍事政變。軍人出身的巴希爾總統,慘遭自家軍頭罷黜逮捕,30年戰亂頻仍、民不聊生的苛政畫下句點。儘管蘇丹想要緩解國計民生困境、開展政治民主化進程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軍方顯然也無意釋出政權,但是暴君的失勢垮台終究是好事一樁。

高中畢業投身軍旅,1989年發動政變

巴希爾(Omar al-Bashir)1944年1月1日出生於蘇丹北部尼羅河省(River Nile)一個阿拉伯農民家庭。蘇丹在1956年脫離英國與埃及殖民統治而獨立,巴希爾1960年高中畢業後投身軍旅,一路在內戰中晉升至陸軍准將,1989年6月30日發動軍事政變,推翻文人總理馬赫迪(Sadiq al-Mahdi),從此成為非洲第一大國(當時南蘇丹尚未獨立)的獨裁強人。

巴希爾上台後先是成立救國革命指揮委員會(RCCNS),自任委員會主席並兼任總理、國防部長和武裝部隊總司令,解散國會、內閣及地方政府,取締一切政黨,停止一切非官方新聞機構的活動,大規模逮捕、處決異議人士與政敵。1993年10月,巴希爾改任總統,1996年、2000年、2010年和2015年四次「競選」連任成功。

蘇丹獨裁強人巴希爾(Omar al-Bashir,右)與葉門前總統薩利赫(AP)
蘇丹獨裁強人巴希爾(Omar al-Bashir,右)與葉門前總統薩利赫,如今一個垮台,一個斃命(AP)

鐵腕作風與宗教狂熱,注定蘇丹長期陷入災難

1991年起,巴希爾在全國(南方部分省區除外)實行伊斯蘭教法(Sharia law),以《古蘭經》(Quran)和先知穆罕默德(Muhammad)的《聖訓》(Hadith)作為政治、經濟、社會生活方針和政策的準則。但蘇丹不但與許多非洲國家一樣種族背景複雜,而且南部有眾多人口信奉基督教。巴希爾的鐵腕作風與宗教狂熱,注定了蘇丹長期陷入災難。

位於西北部的達富爾(Darfur)就是「重災區」之一。蘇丹北部阿拉伯人佔70%,但達富爾的5個省有眾多的非阿拉伯語系民族,族群衝突在2003年全面爆發,巴希爾政權出動正規軍與民兵大開殺戒、姦淫擄掠,至今仍是滿目瘡痍。

2009年3月,巴希爾成為第一個被聯合國「國際刑事法院」(ICC)起訴、通緝的現任國家元首,罪名包括:大規模屠殺、強姦與劫掠達富爾地區的平民。但是巴希爾得到中國、俄羅斯與其他眾多高壓集權國家的支持庇護,ICC始終奈何不了他。

蘇丹首都喀土穆的民眾9日在軍方總部附近聚眾抗議,呼籲巴希爾總統下台。(美聯社)
蘇丹首都喀土穆的民眾9日在軍方總部附近聚眾抗議,呼籲巴希爾總統下台。(美聯社)

兩個「重災區」:達富爾與南蘇丹

另一個重災區則是南蘇丹(South Sudan),面積約佔全國1/4,大多數居民是黑人而非阿拉伯人,信奉基督教與原始部落宗教,穆斯林只佔少數,最通用的語言也是英語而非阿拉伯語。早在1955年蘇丹宣布獨立前夕,南北蘇丹就爆發第一次內戰,1972年停戰議和,約50萬人死亡。1983年第二次內戰爆發,2005年1月落幕,至少100萬人喪生。

南蘇丹於2011年1月舉行全民公投,98.83%選民贊成獨立;同年7月9日,南蘇丹共和國(Republic of South Sudan)正式獨立,成為全世界最年輕的國家。但是2013年12月,這個還不滿3歲的國家也爆發內戰,戰火至今未熄。

2019年4月11日,蘇丹總統巴希爾(Omar al-Bashir)在政變中垮台,首都喀土穆的民眾上街慶祝。(美聯社)
2019年4月11日,蘇丹總統巴希爾(Omar al-Bashir)在政變中垮台,首都喀土穆的民眾上街慶祝。(美聯社)

國家兵連禍結、民生凋零,自己卻藏富海外2700億

巴希爾在位近30年,國家兵連禍結、民生凋零。今日的蘇丹面積188萬平方公里,人口超過4000萬,雖然一度受益於石油大量出口與油價走高,經濟發展加速,但石油產區集中在南蘇丹,隨著內戰二度爆發與南蘇丹獨立,蘇丹再度深陷財政收入銳減、物價飆漲、貨幣重貶、物資匱乏的困境,至今仍被聯合國列為全世界最不發達的國家之一。

但儘管蘇丹民窮財盡至此,巴希爾還是有辦法榨取大量民脂民膏。國際刑事法院首任檢察長歐坎波(Luis Moreno Ocampo)估計,巴希爾藏在海外的資產約有90億美元(新台幣2700億元),堪稱當代「竊盜統治」(kleptocracy)的典範人物。

2018年蘇丹的GDP又跌了2.3%,通貨膨脹率在今年初來到了70%,失業率目前約12.7%。蘇丹人民終於忍無可忍。去年12月19日,蘇丹政府一口氣將麵包價格調漲3倍,東部大城阿特巴拉(Atbara)的民眾走上街頭,抗議風潮很快延燒到其他大城,有人戲稱為「麵包革命」(bread revolution),但就是這塊「麵包」硬生生噎死了巴希爾。

蘇丹獨裁強人巴希爾(Omar al-Bashir)與中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曾多次會晤(取自網路)
蘇丹獨裁強人巴希爾(Omar al-Bashir)與中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曾多次會晤(取自網路)

習近平:巴希爾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

但是這名惡貫滿盈、貪婪無恥的獨裁者,卻與中國特別投緣。中國在蘇丹進行大規模投資,並一向反對「外部勢力干涉蘇丹內政」。巴希爾曾於1990年、1995年、2011年三次對中國進行國是訪問;並於2006年出席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2015年9月出席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紀念活動,2018年9月出席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

2015年9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會晤巴希爾時說:「你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中國和蘇丹就像是兩個兄弟,而且也是好朋友和夥伴。」2018年9月,習近平又在北京會晤巴希爾,指出:「總統先生對中國懷有深厚友好感情,為促進中蘇關系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我對此高度贊賞。」

如今「老朋友」被掃進歷史垃圾堆,不過仍然緊抓政權的蘇丹軍方,顯然不太可能讓遠在北京的金主不開心。老朋友換人當,大買賣照樣做。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