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小剛專文:不怕別的,就怕假

2016-05-02 06:30

? 人氣

不怕真小人,只怕偽君子。

不怕真小人,只怕偽君子。

面對批評有兩種態度: 一種是虛心接受,拿批評當蜜喝;一種是本能的不高興,而且當時就掛臉。從人性的角度分析,前一種人起碼是不真實的,言不由衷;往輕了說是虛偽,往重了說是陰險。和這種人打交道要小心。和後一種人交朋友就踏實多了,起碼不是處心積慮,憋著壞,準備當聖人的陰謀家。不信你可以試試。當然了,這裡所指的批評是平等關係的,領導老闆的批評除外,領導批評你,要掛臉就成二百五了,善意叮囑,實誠固然可愛,但傻實誠你麻煩就大了!

馮小剛。(時報出版提供)
馮小剛。(時報出版提供)

誰都不要站在道德的高度上譴責別人,誰是沒有道德瑕疵的人?誰敢說自己一百年如一日,毫不利己,專門利人?今天有聖人嗎?給我找一個出來讓我開開眼,我一定給他揪出來打假。我對好人的定義就是:有基本的善良底線,不要太惡毒,人品四六開,優點六、缺點四就行了。這樣的人是主流咱這社會就算健康的了。一些人認為,人品四六開的標準太低了,至少應該三七開。你們對自己的要求真是太嚴了。別說四六開,我能做到優點三、缺點七這種倒三七的標準,我都算人品超標了。原諒我拖了主流的後腿吧。我加強改造,爭取不往二八出溜。

唯一敬重:只愛真理不愛錢

我更年期已經過了,現在是老年癡呆。編瞎話腦子已經不夠用了,說實話省心。對只愛真理、不愛錢的人敬重,如有冒犯,深表歉意。年輕時也是理想主義,覺得錢是王八蛋。後來變現實主義,改尊重慾望了。從「甲方乙方」開始,片子有人緣了,接地氣了。當然慾望也要服從法律,搶銀行的念頭您得克制。

有人說我是公眾人物,說話要注意影響。我想說,我首先是一個人,我得說人話。別拿公眾人物跟我說事,我就是不想騙人。我不能保證我說的都是實話,但我可以保證我說假話的時候很心虛,不會理直氣壯,不會假話說得比真話還真。我不怕別的,就怕我女兒看不起我。怕孩子說:「爸,你真假。」

我曾經說了兩句實話,代價很大。先是媳婦不讓睡覺,苦口婆心央求:「看在我和孩子的份上少說兩句實話行嗎?」後是兄長如(陳)道明,聲色俱厲地質問:「你不說實話能死嗎?」尤以道明兄的一句戳痛我,他說:「你得多大的好跟我沒關係,你倒多大的楣跟我有關係!」說兩句真話竟讓家人朋友如此不安。我認栽。收聲。往後我要嘴裡沒實話,大家包容。

作為公眾人物常遇陌生人要求合影,在不忙不累,沒有一腦門子官司的情況下我是配合的,但很多時候對方還要求我得笑一個,這我就很難從命了。笑應該是真切的,不是堆出來的。萍水相逢,你非讓我見了你跟喝了蜜似的,這確實不太可能,只能不卑不亢。凡此,對方往往不理解,心說:「你牛什麼逼(編註:牛逼為大陸流行語,意指厲害)呀?看得起你才跟你照相。」裝孫子我會,就是不想裝。

我不怕得罪人,因為別人從來不怕得罪我。

馮小剛拍戲時神情。(時報出版提供)
馮小剛拍戲時神情。(時報出版提供)

裝不正經,累;裝正經,噁心

自戀是天性,比自恨站得住腳。有不自信的,絕對沒有不自戀的。相比自戀更令人討厭的是,明明自己很自戀,卻不能容忍別人自戀,而且還撒謊說自己不自戀。我就撒過這樣的謊,假裝對自己特冷靜、特客觀,目的也是欺騙群眾、博得好感,其實質是覺得自戀、不牛B。您可能會說,自戀可以,但不要過分。能把握這個度,就說明過分自戀。

有病不治,咱就打麻藥舒服舒服得了。「人間正道是滄桑」,從早上醒來一整天腦子裡不斷出現這句話,揮之不去。我這麼不正經的人,怎麼會被這麼正經的一句話所困擾呢?難道我要走正道?不對呀,我知道那不是我的路耶?雖然,我發現裝不正經比裝正經還累,但是裝正經比裝不正經還噁心。都不省心,又不能不裝,兩害相權取其輕,我還是繼續裝不正經吧。

每次我聽到有人說「我是你的粉絲」這句話時,都有一種被打鑔、尋開心的感覺。有人說:「寧要真小人,不要偽君子。」還有人說:「偽君子就是真小人。」其實呢,我認為偽君子和真小人還是不能畫等號的。偽君子雖沒有君子的品行,對君子之道還是認同的,以君子為榮,並且願意冒充。真小人則不然,既不認同普世價值觀,又和善良二字不共戴天,徹頭徹尾的作惡,不遺餘力的壞。所以應該說,甯要偽君子,不要真小人。

大陸知名導演馮小剛和他在台灣出版的新作《人生就怕不鹹不淡》(時報出版)。
大陸知名導演馮小剛和他在台灣出版的新作《人生就怕不鹹不淡》(時報出版)。

*作者為大陸知名導演。本文選自作者新作《人生就怕不鹹不淡》(時報出版),原標題:〈一九四二〉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