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宗偉觀點:二二八真相迷霧中若隱若現的身影之誰是丁名楠

2019-03-10 07:00

? 人氣

二二八發生時,按照中共黨章程序入黨且公開身分的在台中共黨員,確實不到百人,看似十分弱小。但是台灣知識分子當時又有多少人受到戰後舉世左傾思潮影響,同情與支持中共,就很難計算了。(資料照,笑蜀翻攝提供)

二二八發生時,按照中共黨章程序入黨且公開身分的在台中共黨員,確實不到百人,看似十分弱小。但是台灣知識分子當時又有多少人受到戰後舉世左傾思潮影響,同情與支持中共,就很難計算了。(資料照,笑蜀翻攝提供)

著名的獨派粉絲頁指出,在二二八事件發生後,3月7日蔣介石在日記上記載「…此時共匪組織尚未深入,或易為力,惟無精兵可派,甚為顧慮。」之後並且攻擊蔣介石,自己都認定臺灣當時沒有共黨滲入,這群人還以此當藉口, 講出臺灣人被屠殺還要說感謝的邏輯,就可以深刻體會這群人對發生過的事情是如何的毫無悔意兼冷血,這才是為什麼過去這類令人髮指的事件,社會至今無法平復最根本的原因。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當時共匪組織尚未深入,如果是指台灣當時沒有像是海南島的馮白駒所部那樣,有數萬精兵與可靠的根據地,有充沛的群眾支持。這話大概是對的,但是台灣當時真的都沒有中國共產黨滲入,就未必合於史實。除了在中部活動的謝雪紅與二七部隊以外,還有張志忠的嘉南縱隊在嘉義,在組織都不同程度受到中共台灣省工委的領導。假如說謝雪紅因為早年跟過日共,對省工委來說像養子。那麼當過八路軍科長級幹部的張志忠,就算是省工委組織上的親生兒子。

蔣介石日記手稿。(中新網)
3月7日蔣介石在日記上記載「…此時共匪組織尚未深入,或易為力,惟無精兵可派,甚為顧慮。」,圖為蔣介石日記手稿。(中新網)

二二事件70周年時最重要的相關出版品,應該是台大歷史系教授陳翠蓮寫的<重構二二八>。書中提到的國軍在3月9日在基隆的登陸時間,就有上午晚上兩種說法,陳老師並列在此,表示她也無法判斷究竟何時為是。假如連援軍登陸基隆時間都在具體時點上不能確認,那怎麼能鐵板釘釘指責這些人下船伊始,50個小時航程的暈船都不用恢復,就在基隆進行大屠殺?

必須很謙卑地說,二二八事件有許多事實的真相,有可能在70多年後的今天已經亡佚無法考證了。在當時就公開身分的共黨人員以外,還有沒有當時蔣介石並不知道,卻在關鍵時刻發揮樞紐作用的重要中共潛伏人員存在,後來才曝光的呢?當然是有的,就是陳儀的外甥身兼台南縣曾文區長的丁名楠。

光復初期的台灣,行政區域劃分仍然沿襲日制,台南縣治下有一個曾文區,亦即日本時代的曾文郡,下轄麻豆鎮、下營鄉、六甲鄉、官田鄉、大內鄉等1鎮4鄉。區署設於麻豆鎮,進入國府時期的首任曾文區長是陳儀的親外甥,後來成為中國著名歷史學家的丁名楠。

湯德章用台語吶喊「我身上流有大和魂之血」、用日語高呼「台灣人,萬歲」後,就伴隨三聲槍響,如巨木般直直倒下過世,就連死的時候也是個漢子。(圖/wikimedia commons)

台派人士大都知道台南市在二二八事件當中涉入不深,但卻出了個冤枉慘死的湯德章律師。並且被獨派歌頌為保住台南在二二八中未遭兵禍的聖人,故至今台南市仍有德章紀念公園表彰之。(圖/wikimedia commons)

在研究二二八成為顯學以後,台派人士大都知道台南市在二二八事件當中涉入不深,但卻出了個冤枉慘死的湯德章律師

並且被獨派歌頌為保住台南在二二八中未遭兵禍的聖人,故至今台南市仍有德章紀念公園表彰之。

相形之下記得丁名楠台南行跡的台灣人就少了,最重要的記述者是林書揚

作為白色恐怖史上最資深,被關最久的政治犯,左統思想濃厚的林書揚對丁名楠初見印象深刻。在林書揚的記憶中一開始,丁名楠的官威就是用於喝斥對百姓粗暴以待的過程中出場。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宗偉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