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一葉知秋陳添枝?

2016-04-13 08:30

? 人氣

準行政院長林全宣布前經建會主委陳添枝(左2)將出任國發會主委。(顏麟宇攝)

準行政院長林全宣布前經建會主委陳添枝(左2)將出任國發會主委。(顏麟宇攝)

「現在只有腦袋壞掉的人才會想進政府工作…,政務官不受尊重,還沒開始工作,就要被罵。」話說不到二十四小時,前經建會主委陳添枝,在準閣揆林全宣布第二波內閣人事名單中,赫然出列擔任經建會組織改造後的國發會主委,形同回鍋,在全球經濟局勢壞到如他所言是得了慢性病,台灣政治氣氛藍綠怨氣猶未消之際,重新回到他一度熟悉的「政壇」,從善意的角度譏笑他:腦袋果然壞掉─只因為心還沒冷。

陳添枝當然知道此時回鍋,藍綠百味雜陳之餘,只會讓自己成為箭靶子,所以林全找他之初,陳添枝的反應是不適合。果不其然,林全還沒對外宣布,就有不具名的「智庫大老」透過媒體痛罵他;宣布之後,藍委賴士葆嘲笑他「準備當砲灰」

新台幣有紅有藍有綠,所謂拚經濟不分顏色,說來容易做來難,特別是三次政黨輪替下的台灣,別的情緒沒有,就是顏色的情緒格外大,遑論十個經濟學家總有十一個意見;台灣開放三十年,經濟學者間能做到心平氣和不受政黨輪替影響者不多,林全、陳添枝和朱敬一,勉強算是其中三個,他們自當年合寫《經濟學》(還有另外四位共同作者)迄今,這個版本的經濟學還是改版最勤快的教科書,太陽花學運後的二0一五年最新版才問世。

急症好救,慢病難醫

民進黨第一次執政,林全推荐陳添枝出任中華經濟研究院長,台大教授年資中斷,他悶聲不吭還帶頭減薪,建立績效制度,讓財務困難的中經院很快得以平衡,離開院長職務時,甚至把擔任中華開發監察人新台幣兩百萬元的酬勞捐給中經院,頗獲時任董事長的蕭萬長倚重,成為日後進入馬政府的潛因。卸任官職後,和林全或其他卸任政務官一般,也身兼多家大公司獨立董事,或以為獨董俱「門神」,陳添枝早在扁朝擔任開發金的獨董時,就曾以「矇著眼睛打仗」,批評經營團隊若刻意隱瞞,獨董所能發揮的監督功能極有限,最終,他和朱敬一都辭去開發金獨董以示抗議,若說他是門神,肯定也是很兇的門神。

陳添枝在馬政府擔任經建會主委的時間兩年不到,初上任就碰上二00八年金融海嘯,他主導規畫消費券政策,讓台灣挨過這一波冷鋒,所謂急症急藥醫,這個政策距離「經濟總規畫師」的角色太遠,一身武功還未用上,隔年就因為莫拉克風災,劉兆玄內閣總辭時堅辭不再就,也是為了不願意留任政治性太強的內閣,即使如此,回歸學者身份,他還是在第一線為馬政府的兩岸經貿合作架構協議(ECFA)辯護,這或許是綠營或獨派人士對他最感冒之處。

然而,經濟是一門務實的學科,各種理論都比不上改變現實,不論在任或卸任,他不改其志為台灣經濟建言,二00八年任官前,他就提出對二0一二年東協加三的區域形勢憂心忡忡,認為台灣若不能利用兩岸經貿互補的優勢,必定被邊緣化;面對中國崛起,他開出兩個藥方:一是當「抬轎者」,成為中國全球化的一員;二是當「跳車者」,加速轉移陣地,避開中國的強項,設法跳到更先進的市場;很遺憾,他還沒來得及為台灣產業與全球佈局端出藍圖,就辭官了。

陳添枝困境─台灣困局

二0一六大選之後,他接受《新新聞》訪問也直言,「這一任總統,會很辛苦,因為台灣面臨內外交迫,而且這個痛苦期,會很長。」偏偏蔡英文的政策還是「偏向傳統」,與國民黨相去不遠,這一次,他提出的藥方是「回到自家改一改」,從內部結構上改變,轉內銷、轉軟體、替代能源、老人照護等等,才有機會引進新的投資,為台灣找到些許機會。簡單講,承認台灣免除不了中國經濟下行的衝擊,台灣與中國要靠得多緊可以討論,但不論靠得多近多圓滿,台灣自己結構轉型的問題,不能不面對。

從二00八年到二0一六年,陳添枝的頭髮已白,而台灣經濟難題愈見加重,不論是向外找路,還是回家自己改,就個人而言,他所面對的政治處境可能和台灣的經濟窘境一般,只有更艱難。

做為跨黨回鍋的政務官第一人,「陳添枝困境」就是台灣經濟困境,他願意「以身試法」,再搏一次超越藍綠拚經濟的可能性,這一次,他能任官多久實難逆料,交不交得出國家發展藍圖,更難樂觀期待,但只能祝福,因為他若再一次失敗,就印證台灣政治環境已經到了藍綠相互牽制一起毀滅的地步。屆時,陳添枝猶如嘗百草的神農,不過,他沒有本草經可著,只能有一本「台灣經濟癌末併發症詳解」,冀望台灣沒有這一天,不會有這一本重中之重,讓人淚眼無語的教科書。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