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出錢,就切斷脊椎到中國拆內臟賣!在東京靠打工維生的年輕人,形同難民…

2015-11-17 19:58

? 人氣

一名日本大學生,時枝修,在雙親欠下高利貸逃亡後,瞬間從平凡生活墮入地獄。他只能靠打工維生,光是養活自己都有難度,根本付不出動輒百萬的租屋保證金,只好棲身網咖。工作契約充滿陷阱,不只賺不到錢還可能付出高額賠款,他甚至差點被賣到中國運毒,被逮捕就是死刑,不配合的人則是被切斷脊椎、摘掉器官拿去賣……

據記錄片《青春煞車》,許多為求職而苦的日本年輕人都想自殺;大學錄取率上升了,求得正職的比例卻只有過去的3分之2,找不到工作便成為派遣工、約聘職或靠打工度日的「飛特族」(Freeter)。

許多打工環境是所謂「3K產業」(骯髒、危險、辛苦之日文首字縮寫),面對充滿陷阱的契約,打工族不只賺不到錢,還可能倒賠數十萬薪水。是他們不夠努力,還是這個社會不夠好?年輕時在打工生活嚐遍無數辛酸,也曾在工地做過血汗勞工的日本作家福澤徹三,把他一部份經歷寫成小說《東京難民》,透過主角時枝修來談日本年輕人面臨的困境,之後還被改編為電影。

成為網咖難民,還得倒賠3個月房租給房東

在社會上只要走錯一步,就可能瞬間從安穩生活墮入地獄,修的父親原本也有屬於自己的店,卻因為欠下高利貸而逃亡,付不出學費與租金的修,也開始難民生活。他被趕出套房,除了要償還上個月的房租,還有各種名目的復原費:空調拆洗費、衛浴排水口清潔費、地板磨損……加起來竟是3個月的房租。房東已經炒地皮炒到年輕人買不起房子,卻不放棄利用租約再剝一層皮,這種經驗,臺灣年輕人肯定也不陌生。

修無家可歸,只能住在網咖個人室。在日本這樣的年輕人被稱為「網咖難民」,他們可能都有工作,但薪水之低連讓自己活過一天都有難度,要怎麼存到動輒百萬的租屋保證金?一天只要1000日圓又有免費飲料可以喝的網咖,成了棲身好選擇。

失業上班族成為牛郎,內臟可能爛到連器官都沒辦法賣…

「你要拿去做『兩腳羊』。」
「什麼兩腳羊……」
「兩隻腳的羊,兩腳羊。老早以前吃過,可是現在不吃了。就跟日本走私到中國的中古電腦一樣,只拆走零件。」

發傳單、電話行銷、臨床藥物實驗、工地粗工,修幾乎什麼打工都嘗試過,種種刁難的契約,一不留神便可能倒賠好幾天的薪水,白忙一場。之後他在一次機緣成為牛郎,日本許多失業的上班族也會投入這行,看似光鮮亮麗又有極高薪水,但扣掉契約上林林總總的開銷與賠償,月薪大概也只剩20萬日圓,差不多就是一般年輕人起薪。

tokyonan06.jpg
看似光鮮亮麗的牛郎,也有無數辛酸(圖/東京難民@facebook)

為了業績,牛郎不只要把百萬日圓的香檳當水喝,還必須讓某些常客賒帳,若客人還不出錢,牛郎就要被「賣掉」來抵債,可能被賣去中國運毒、賣器官、或賣給「殺人影片」業者;但經歷超量灌酒的生活,他們的內臟可能整副都爛了,想賣器官也沒辦法賣。

最後修成為真正的都市難民,和過往他非常瞧不起的遊民們一起討生活。雖然拾荒、賣雜誌等活動可以維持不錯的收入,但社會不友善的氛圍也讓遊民時時活在恐懼中,可能被路人毆打、被潑滾燙熱水致死,若是還手,上警局以後也只會變成他們的錯。

tokyonan04.jpg
成為社會邊緣人的修,才明白怎樣都被瞧不起的滋味(圖/東京難民@facebook)

打輸了金錢這場戰爭,就會成為難民

「我們以低廉的價格買到好東西、過著方便的生活,代價卻是失去穩定的人生。」

人們都想買便宜好貨,為了降低商品的價格,廠商最後也只得刪減勞力成本,一切惡果終究要回到大眾身上,享受低廉商品的同時,傳統店家紛紛倒閉、工作機會越來越少。

《東京難民》提到,求職就像一場搶椅子的遊戲,能坐到哪張椅子或許與個人努力有關,但若椅子的數量本來就不夠,人們再努力也無濟於事。即使坐到一張好椅子,也可能掉入高利貸陷阱而瞬間家破人亡,或在中年突然被公司解僱。

現代社會的本質就是場金錢戰爭,社會安全網早已破洞,誰都可能成為難民。今日東京,明日臺灣,時枝修的遭遇看似離奇,但也並非不可能發生在你我身上……

本文部份內容經授權取材自新經典文化《年輕人們》(日文版原名為東京難民)

探討日本年輕人自殺現象的影片《青春煞車》將於2015年世界公視大展精選上映,影展資訊詳見官方網站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