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崎:歷經原爆過後「被遺忘」的城市

2018-08-13 15:27

? 人氣

投在長崎的原子彈威力比廣島更大。(圖/BBC中文網)

投在長崎的原子彈威力比廣島更大。(圖/BBC中文網)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周四(8月9日)訪問日本長崎,這是1945年8月9日長崎遭到原子彈爆炸攻擊之後,首次有現任的聯合國秘書長在原爆紀念日當天在長崎參加週年紀念活動。

和長崎相比,另一個日本城市廣島,在3天之前就已經先遭到原爆的毀滅性襲擊,因此提到原爆,大多數人先想到的都是廣島,而長崎則經常被人忽略。

不論是知名人物的到訪,或是媒體的報道,長崎在戰爭的集體記憶裏始終佔據第二位,就好像有一本叫做《廣島》的暢銷書描述原爆經驗,而沒有《長崎》這本書,有一部法國電影叫《廣島之戀》而沒有《長崎之戀》。廣島廢墟

Getty Images
提到原爆,大多數人會先想到廣島

即使是美國前總統奧巴馬,他在2016年到訪日本廣島,成為二戰之後第一個訪問廣島的現任美國總統,但長崎也不在他的訪問行程當中。

奧巴馬訪問廣島,但卻沒有到長崎,讓73年前死於原爆襲擊的5萬人的親屬和倖存者感到失望。

廣島原爆最終死亡人數達13.5萬人,遠遠超過長崎的兩倍以上,儘管落在長崎的原子彈威力更強。

投在廣島的原子彈代號為「小男孩」,是一枚鈾原子彈,爆炸威力相當於15000噸TNT炸藥。

投在長崎的原子彈代號為「胖子」,是一枚鈈原子彈,爆炸能量相當於20000噸TNT炸藥。

"胖子"鈈原子彈

Getty Images
投在長崎的原子彈代號為"胖子",是一枚鈈原子彈

由於廣島和長崎兩個城市的地理環境和人口結構的不同,威力較大的原子彈在長崎造成的傷亡反而較少。

廣島地勢平緩,長崎位於兩座河谷之間,地形因素降低了原子彈的毀滅程度。

另外一個原因是,從軍事角度來看,廣島原爆是經過詳細計劃和精確執行的一次軍事任務,而長崎原爆則並非如此。

廣島原爆
Getty Images
廣島和長崎的原子彈爆炸造成毀滅性的破壞

「小 的運氣」

首先,長崎從一開始就不是美軍原子彈攻擊的首要目標。

這座日本當時第四大城市在1945年4月時,是17個潛在目標之一,但是因為地形結構不利空襲而被排除在外,在1940年代當時,雷達並未被航空廣泛使用。

此外,長崎附近有同盟國戰俘營,因此也不是理想的轟炸目標。

相比之下,廣島和小倉地勢平緩,並且具有工業區和都會區等重要的戰略目標,更符合軍事轟炸要素,原子彈爆炸能造成有效的傷害。

事實上,第一批候選目標還包括另外兩個城市:橫濱和京都。

後來橫濱被排除在外,因為當地已經遭到多次常規轟炸的破壞,即使投下原子彈也看不出來原子彈的威力。

京都後來也被排除在外,因為美國擔心如果在歷史悠久的京都,優美的建築、皇宮和寺廟投下原子彈,美國將永遠成為日本人痛恨的對象。長崎原爆

Getty Images
長崎到最後一刻才被列入成為原爆目標

事實上,長崎作為原爆目標似乎是一個倉促的決定,在一份日期為1945年7月24日的最高機密文件中,長崎的地名被人用筆潦草的寫在這份整齊打字的文件裏,即使在當時長崎也是一個替補目標。

轟炸任務的飛機抵達小倉上空,卻發現小倉籠罩在雲霧之中,根本無法通過目視來確認投彈目標,而當時轟炸機隊被要求一定要看到目標才能確保有效轟炸。

因此,他們在最後一刻放棄轟炸小倉,轉向次要目標:長崎。

直到今日,日本人還會用「小倉的運氣」來形容命運的安排。

真的需要嗎?

美軍在廣島和長崎投下原子彈造成毀滅性的破壞,根據美國官方的說法,原爆攻擊是為了迫使日本投降,以避免使用常規武器入侵日本本土可能會造成的更大人員損失。

但是歷史學家質疑美國的官方說法,並指出當時日本有可能已經凖備好放下武器。

戰後的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在1963年出版的自傳裏也批評這兩次原子彈攻擊。

奧巴馬
Getty Images
2016年,奧巴馬成為二戰之後第一個訪問廣島的現任美國總統,但長崎並不在他的訪問行程當中

非機密性的美軍文件也指出,軍方一直在考慮實施兩次原子彈攻擊,作為評估鈾原子彈和鈈原子彈潛在的毀滅性破壞威力。

政策研究中心(Centre for Policy Research)的戰略研究教授切拉尼(Brahma Chellaney)表示,「如果廣島原爆是迫使日本投降的手段,那麼3天後向長崎投下原子彈又是為了什麼?」

「日本成了實驗白老鼠,美國向世界展示了擁有可怕的毀滅性武器。」

二戰後,紐倫堡審判(Nuremberg Trials)的首席檢察官泰勒(Telford Taylor)在1970年代出版的一本書裏,也暗示長崎原爆構成戰爭罪行。

長崎倖存者
Getty Images
廣島和長崎原爆倖存者在日本有一專門詞匯:「被爆者」

展示實力

長崎原爆是第二顆,也是最後一顆在戰爭中使用的原子彈,一些歷史學家認為,在長崎投放原子彈也是向莫斯科展示實力。

1945年8月8日,廣島原爆兩天之後,蘇聯向日本宣戰,蘇聯入侵日本的可能性讓美國深感憂慮。

康奈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的歷史學家塞爾登(Mark Selden)說,「向俄羅斯展示實力,比結束在日本的戰爭更加重要。」

塞爾登也表示,美國研發製造原子彈的曼哈頓計劃(Manhattan Project)花費龐大,杜魯門政府面臨壓力急需證明其正當性。

原爆倖存者
AFP
2010年,長崎原爆倖存者谷口稜曄向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講述經歷

被爆者世代

「被爆者」(Hibakusha)是一日語詞匯,指那些1945年廣島和長崎原爆災難中倖存下來的生還者。

雖然生還,但被爆者受到放射線威脅,面臨康復,生活重建等挑戰。

因為美國否認原爆會給人體帶來長期影響,所以一開始,被爆者並不為世人所知,直到1957年,日本政府賦予被爆者免費醫療,1978年,外國人被爆者(主要是被迫在日本勞動的韓國人)也享有免費醫療。

在廣島和長崎原爆之後,一共約有65萬人獲得被爆者身份,根據2018年3月最新的估計,約有15.5萬名被爆者仍然在世。

和平努力

和廣島一樣,長崎也成為一個致力於和平的城市。

長崎市長田上富久(Tomihisa Taue)曾經公開質問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為什麼日本不參加聯合國禁止核武器條約( UN Nuclear Prohibition Treaty)的談判。

田上富久說,「日本是世界上唯一一個戰爭時期遭到原子彈爆炸的國家,我呼籲日本政府重新考慮依賴核保護傘的政策,並盡早加入禁止核武器條約。」

在廣島和長崎原爆造成如此苦難和毀滅破壞的73年之後,現在的日本卻作為美國盟友,依賴美國的核能力防衛。

原文、圖經授權轉載自BBC中文網
責任編輯/陳秉弘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