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科書沒寫的二戰日本:他全家因反戰被當賣國賊,姊姊更被脫衣搜身⋯

2016-06-24 10:30

? 人氣

歷史教科書把二戰日本描述成罪有應得的嗜血狂徒,卻忽略了無數因軍國主義犧牲的無辜生靈。(圖/遠足文化提供)

歷史教科書把二戰日本描述成罪有應得的嗜血狂徒,卻忽略了無數因軍國主義犧牲的無辜生靈。(圖/遠足文化提供)

關於二戰時的廣島原爆事件,你知道多少?對成長於和平年代的人而言,戰爭這個詞太遙遠,核爆這個詞太渺茫,模糊地只剩下課本裡的幾行字、幾張圖片。《赤腳阿元》是廣島原爆倖存者中澤啟治以自身經驗畫成的半自傳漫畫,透過主角阿元的第一視角,如實描繪二戰末期廣島小市民對於「生存」的種種掙扎與無奈,並對戰爭毫不留情地進行批評。40年後繁體中文版終於付梓,但今天讀起來,仍令人有如當頭棒喝。

漫畫《赤腳阿元》:原爆受害者的第一手記錄

「麥苗只有被踩過,才能將根牢牢地紮在大地裡,不怕冰霜和風雪茁壯地成長,漸漸地長成沉甸甸的麥穗,你們也要像這片麥田一樣茁壯成長啊!」這是漫畫《赤腳阿元》開頭,主角阿元的父親對他們兄弟倆所說的話。阿元是一個生活在二戰末期廣島市的小學二年級生,因為糧食不足,會和弟弟為了一條地瓜、一粒米大打出手。日子雖然辛苦,但至少一家人還是生活在一起,可以彼此扶持、鼓勵,堅信戰爭會有結束的一天。

這時候的他還不知道,四個月後美軍的一枚原子彈,會將他這最卑微的一點願望也摧毀殆盡。

(圖/遠足文化提供)
(圖/遠足文化提供)
原子彈「小男孩」引爆後所產生的蕈狀雲。(圖/維基百科)
原子彈「小男孩」引爆後所產生的蕈狀雲。(圖/維基百科)

1945年8月6日日本時間上午8點15分,美軍派出B-29轟炸機於廣島投下名為「小男孩」的原子彈,造成當時廣島市約35萬人口中,超過7萬人因核爆造成的衝擊波與熱線當場死亡。至同年1945年底,約有9到16萬人死於燒傷、輻射及相關疾病。更有數以萬計的人,在這之後陸續死於白血病、癌症以及其他長期併發症。

在爆炸中受到灼傷的女性。(圖/維基百科)
在爆炸中受到灼傷的女性。(圖/維基百科)

主角阿元一家的命運在爆炸這瞬間後永遠地改變了。父親、姊姊和弟弟被壓在倒塌的房屋下,活生生地被火燒死。而倖存的母親以及在災後成廢墟的家園中出生的妹妹,之後也分別死於放射線造成的癌症以及營養不良。

家園盡毀、一路上顛沛流離並飽受欺凌與歧視的阿元,儘管小小年紀就嘗盡了生離死別與人情冷暖,卻還是保持著陽光正面的態度面對不可知的未來。如同父親所期望地,像麥苗般一一挺過踐踏與環境劣勢,在冰霜和風雪中逐漸茁壯。這也正是作者想要透過作品傳遞給世世代代讀者們的訊息。

(圖/遠足文化提供)
(圖/遠足文化提供)

戰時日本社會的實況:為天皇而死,還要大呼萬歲

2016年,美國總統終於造訪廣島。這座面向瀨戶灣的工業城市,在1945年的夏天,因為一枚來自美國的原子彈,化為光與熱與輻射構成的煉獄。一公斤的核物質,殺死了超過十萬無辜市民,有人在巨大能量下瞬間蒸發,徒留水泥牆上的黑影,倖存下來的,不是死於強大輻射暴露引發的痛苦後遺症,就是終身活在核災的幽影中。

3天後,第二枚原子彈落在長崎,又死了將近十萬人,日本投降了。終戰70年過去,人類史上唯二遭受核子攻擊的城市,除了紀念館外,已經看不出任何戰爭的痕跡。關於二次大戰的結束,關於所有人的苦痛,被濃縮成維基百科裡的一句「廣島與長崎遭到毀滅性打擊,促使日本投降」。數十萬市井小民的人生,卻隨著蕈狀雲的升起,灰飛煙滅。

(圖/遠足文化提供)
(圖/遠足文化提供)

除了關於原爆的描寫,《赤腳阿元》中也刻畫了二戰時日本社會的真實景象。在軍國主義至上的氛圍中,人民被教育要為了天皇而奉獻一切,甚至堅信為天皇而死是無上的光榮。為了製造軍艦,家中凡是和鐵有關的鍋碗瓢盆都要上繳,糧食短缺時,好不容易得到的地瓜也被軍方以奉獻前方戰士為由強行徵收。若是不服從或是質疑當權者的決定,就是「叛國」的行為。漫畫中阿元的父親因為堅持反對日本參與戰爭,被鄰居打為叛國賊,姊姊也被誣指為小偷、在學校被強行脫衣搜身,一家人受盡欺凌與歧視。

(圖/遠足文化提供)
(圖/遠足文化提供)
(圖/遠足文化提供)
(圖/遠足文化提供)
(圖/遠足文化提供)
(圖/遠足文化提供)

 

「為了那一小撮當權者的利益,無論什麼時代在戰爭中犧牲的都是那些無名無勢的老百姓。」

「一切就像是惡魔在咆哮一般,短短三分鐘蕈狀雲就攀升到三萬兩千英呎的高空,一飛衝天、向四周擴散……廣島的時間彷彿靜止……」

「面對原爆,不僅死是地獄,活著也是地獄,許許多多的倖存者四處顛沛流離,一路上灑滿了悲傷的淚水。」

《赤腳阿元》裡面不僅有關於受害者死狀毫不避諱的寫實、殘酷畫面,對白與描寫更是字字血淚、句句控訴,宛如原子彈爆炸一般,在心中投下數以萬計的震撼。爆炸過後,餘波未了,倖存下來的人們,才要真正開始面對活生生的人間煉獄。

70年後的現在:核能議題未解,威脅如影隨形

終戰後70多年,就像大多數的「歷史」一樣,廣島原爆事件也在時間的洪流中,隨著一代又一代的凋零被逐漸淡忘。然而,這麼多年過去後,人類真的有謹記教訓,不再重蹈覆轍了嗎?1986年車諾比核災、2011年福島核災的教訓,以及北韓近年來時不時的核彈威脅挑釁,似乎再再警告我們,人類對於未知力量「核能」的追求似乎永無止盡的一天。同樣擁有核能的台灣,在2016年又經歷一次政黨輪替後,新政府主張將在2025年廢核的承諾,究竟能不能順利實現?還有待時間告訴我們答案。

原子彈爆炸圓頂屋,是當時爆炸中心附近少數僅存的建築物,1996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遺產。 (圖/Yannick Dellafaille@flickr)
原子彈爆炸圓頂屋,是當時爆炸中心附近少數僅存的建築物,1996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遺產。 (圖/Yannick Dellafaille@flickr)

每年八月六日上午8點15分,當廣島的和平鐘聲響起時,全市會默哀一分鐘,替數十萬名原爆受難者及和平祈禱。然而,警鐘敲得再大聲,若沒有喚醒全人類一致的共識與良知,罹難者的亡靈就沒有真正安息的一天。

位於廣島和平紀念公園內的原爆遇難者紀念碑。(圖/Peter Broster@flickr)
位於廣島和平紀念公園內的原爆遇難者紀念碑。(圖/Peter Broster@flickr)

本文部分內容經授權取材自遠足文化出版《赤腳阿元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