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蔡英文、王金平、宋楚瑜的三角習題

2016-06-24 06:30

? 人氣

立法院長王金平要出任海基會董事長,很難不放棄立委職務。(吳逸驊攝)

立法院長王金平要出任海基會董事長,很難不放棄立委職務。(吳逸驊攝)

蔡政府就任一個多月,兩岸人事佈局的最後拼圖還是完成不了,有別於過去的含蓄不言,傳聞中的海基會董事長人選前立法院長王金平打破沈默,婉轉承認「曾派人徵詢,但沒正式談。」在此之前,傳聞中人選之一的親民黨主席宋楚瑜,風聲才冒出頭,本土社團就一陣猛打,前立委林濁水依舊力推內定出席亞太基金會董事長的前民進黨主席許信良。

從現實面看,北京看來鐵了心「暫時」對蔡政府「冷處理」,不論誰掌海基會空間都十分有限,儘管王金平聲言,「有心就可以創造兩岸真正和平。」但只有王金平的心肯定不夠,還得加上蔡英文同心,最終還得看北京的心到底相不相信蔡英文的心,就此看來,海基會董事長人事倒也不是當務之急,至少在扁政府執政八年,兩岸兩會業務古井不生波,閒閒無事的期間,也曾有過張俊雄交棒給洪奇昌的兩個月空窗期(二00七年五月到七月),沒事硬派一個董事長吹冷氣,何必呢?

海基會是蔡英文兩岸人事最後一塊拼圖

海基會到底多重要?辜振甫時代是為兩岸關係開路,不論承認不承認,至少一九九二年會談的歷史事實,到現在二十四年過去,在沒有改變之前依舊是維繫兩岸交流的重要過程;自辜老以後,海基會的重要性持平而言是降低的,扁政府八年不論,馬政府八年兩岸關係相對緊密,重大政策陸委會與國台辦已可直接對口,包括「馬習會」,海基會行禮如儀的業務多,做為兩岸官方「白手套」的角色是刻意被削弱的。

20160608-SMG0034-E01-王金平+宋楚瑜+海基會。(顏麟宇攝-盧逸峰攝-取自Googlemap)
王金平和宋楚瑜在海基會董事長這個職務上,都有迴避不了的爭議。(顏麟宇攝-盧逸峰攝-取自Googlemap)

對蔡政府而言,除非無視兩岸關係,否則海基會的重要性應該遠遠超過馬政府期間,畢竟官方直接對話不易,海基會是一個建立互信的適當管道,這個人事某種程度會成為北京看待蔡政府如何推展兩岸交流的重要指標之一。從這個角度看,蔡英文捨棄綠營自家人,在宋楚瑜或王金平身上動腦筋,不是沒有道理,然而,不論是宋楚瑜或王金平都有相同的問題。

王宋對北京、對蔡英文利用價值差別不大

第一,北京真的信任他們嗎?林濁水說王金平絕對是北京的「黑名單」,大概是言過其實,畢竟在王擔任國會議長期間,對岸來人往見王金平者所在多有,就算不夠紅也不至於「絕對黑」;宋楚瑜即使承認九二共識,但對宋自扁朝、馬朝到蔡朝,忽藍忽不藍(不必硬套綠),也夠北京頭昏腦脹。換言之,王、宋兩人在北京心目中的「信賴度」大抵只能說是一般高。

第二,蔡英文能完全放心他們嗎?相對而言,蔡英文對王金平信賴度應該是超過宋楚瑜,畢竟還有一個李登輝的共同「長輩」,與本土社團及綠營的關係,王金平至少站在血統與政治正確的一方;蔡英文在選前無疑是與宋結盟的,就像親民黨靠向柯文哲一般,然而,民進黨大勝,在國會遠遠過半,親民黨即使有三席國會議員,其存在感稀薄到幾乎忘了他們的存在,蔡英文援宋楚瑜或親民黨之力的必要性降低,既說服不了藍營更溝通不了獨派,還要擔心他會不會脫出控制演出?就這點而言,王金平看似小勝宋楚瑜一籌,但是三十多席立委的國民黨戰力有限,選後王金平插得上話的藍本土垮了大半,實力大大降低,蔡英文不必大費周章透過王金平裂解國民黨,王宋又差不多打個平手。

海基會親民黨化不成體統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王和宋都有「兼任」或「專任」的困擾。先談簡單的,宋楚瑜做為親民黨主席,適合兼任海基會董事長嗎?雖然法無明定在野政黨主席不得兼任什麼樣的職務,但是,黨主席不同於一般黨員,親民黨主席兼任海基會,執行的是民進黨政府交付的任務?還是親民黨的意念主張?親民黨不論如何還是在立法院擁有三席立委,每年由國家補助四千萬預算的獨立政黨,宋楚瑜陪同陸委會主委赴立法院報告時,親民黨立委是監督還是不監督?

有論者謂親民黨可能大舉進駐海基會,讓海基會「親民黨化」,那更是笑話,視國家體制為無物。唯一解套是,宋楚瑜辭去親民黨主席,從此橋歸橋路歸路,宋楚瑜願意嗎?親民黨放得了手嗎?

民進黨總統當選人蔡英文9日拜會親民黨主席宋楚瑜。(顏麟宇攝)
蔡英文總統選前選後見過宋楚瑜幾次,說法是都沒談及人事。(顏麟宇攝)

王金平比宋楚瑜更麻煩,他是國民黨不分區立委,他前腳才證實「有派人徵詢」,後腳就傳出黨人要他辭職,否則停權則不分區立委資格一樣消失。就算國民黨容得了王金平不辭立委,憲法以及大法官各號釋憲文,立委不得兼任官吏,不得任國營事業董事、監察人及總經理、與受有俸給之文武職公務員,民代(包括立委)不得兼任私立學校校長…不一而足。

王金平兼董事長於憲不宜,於立委職務不相容

或謂海基會不是官吏、不是學校、不是國營事業文武百官,為什麼不能兼?在各號解釋中有一項最重要的意旨:「憲法第七十五條雖僅限制立法委員不得兼任官吏,但並非謂官吏以外任何職務即得兼任,仍須視其職務之性質,與立法委員職務是否相容。」換言之,兼任的職務要視是否與立委職務「相容」,雖然歷任海基會董事長包括辜振甫,隨陸委會主委赴立法院業務報告之外,都以請假方式婉拒備詢,但海基會受立法院監督,毋庸置疑,王金平身兼立委如何監督自己?

或謂當年張俊雄和洪奇昌也曾經「立委兼任海基會董事長」,持平而論,當時的兼任就是有爭議的,但是,當年,海基會董事長一無薪水(榮譽職),二無業務,在扁政府最後三年時間,兩岸無事,連業務報告都免了,連國民黨都懶得追究兼任與否;如今海基會相關法規修改,董事長為有給職,雖然王金平可以擇一支領,但還是迴避不了受立法院監督的問題,除非王金平甘於和張俊雄與洪奇昌一樣,做一個到不了大陸、沒有業務可報告的董事長,否則如何解釋王金平立委監督王金平董事長之譏?果若如此,蔡英文隨便丟給民進黨人就可了事,何必給王金平?何況政黨不分區立委,代表的是政黨意志,不辭立委而兼董事長,執政的是民進黨政府的意志還是國民黨的九二共識意志?

政治人物難免需要存在感,但不可能大小通吃,什麼都要。王金平政治性格圓融是好處,這讓他多方不得罪,但不可能各方都沾到好處,海基會董事長一職,對蔡英文對他都有風險,都要冒險,王金平要想在洪秀柱與蔡英文之間左右逢源,可能性是零,王金平只有抉擇的空間,沒有抬高價碼的可能。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