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兩件事看蔡英文和馬英九的不同

2016-06-24 10:23

? 人氣

華航空服員24日晚間聚集於南京東路台北分公司門口罷工抗議。(顏麟宇攝)

華航空服員24日晚間聚集於南京東路台北分公司門口罷工抗議。(顏麟宇攝)

蔡英文總統二十四日啟程前往中南美友邦,「英翔專案」是她第一次出訪,然而,她上飛機前並不平靜,首先她所搭乘專機的航空公司空服員正在罷工中,這也是該在勞動三法修正通過後第一次真正用上的罷工新模式,因此而停飛達六十七個航班,即使罷工事件還是進行式,然而,蔡政府從林全內閣、乃至蔡總統本人,以及立法院長都公開表態支持勞工爭取應有的權益。

林全在第一次時間先後公布華航新人事,撤換華航董事長和總經理,第一樁任務交付就是解決罷工爭端。儘管華航新人事並不那麼「漂亮」,董事長何煖軒是個猶有爭議之人,去年二月監察院才因機場運案彈劾他並移送特偵組調查,當然,機場捷運有沒有弊案和能不能解決(罷工)問題是兩回事,華航是一個老牌公司,內部管理自有一套運行久矣的機制,六十七個航班不是小事,罷工拖愈久傷害愈大,還不只是對華航的傷害。

華航空服員24日晚間聚集於南京東路台北分公司門口罷工抗議,空服員現場繳交員工證、護照、台胞證,預計3天將會收到1500份證件。(顏麟宇攝)
華航空服員24日晚間聚集於南京東路台北分公司門口罷工抗議,空服員現場繳交員工證、護照、台胞證,預計3天將會收到1500份證件。(顏麟宇攝)

華航罷工開先例,勞資關係才是大挑戰

從事件的發生來看,其實只是非常「小」的事,一是上班打卡地點從松山改桃園,二是勞基法八十四條之一條款,在罷工之夜,華航發出簡訊以二千五百元的出勤獎金呼喚罷工空服員回到工作崗位,就人事成本效益而言,維持工作原契約的台北打卡的成本會比發出每人二千五百元更高嗎?空服員過勞,除了及壓榨勞力還涉及飛航安全,當然涉及公司形象,華航會想不通也出人意表。

林全在宣布新人事同時,立刻責成新的經營團隊立刻與工會協商,「儘速」解決勞資爭議,基本上是壓著華航公司正視他們不肯面對的現實,新任董總若解決不了,大概也就不必幹了。

當然,蔡政府還要做好心理準備,華航罷工若以滿足勞工訴求順利落幕,會不會其他事業單位群起效尤?但若不滿足,會不會鬧成全台勞工大串連?在經濟下行的時代,蔡政府的挑戰無疑是更大的。

民間要查電,林全讓他全公開

林全處理華航罷工事件之前,他還做了一件事,前國策顧問郝明義與一干「民間人士」要組成查電小組,稽核台電公布的電力數據到底是否可信。郝明義是前總統馬英九的國策顧問,是太陽花學運的精神導師之一,他出手就是洋洋灑灑的具體而且可行的計畫,要求看似簡單:政府(台電)資訊公開透明;實則不易,畢竟電力是高門檻專業,他的公開訴求才上網就遭到「核能流言終結者」的打臉,有謂之求官有謂之求資源。

先不論求官還是求資源,這樣的要求是對政府、台電的不信任,而以該團隊旗幟鮮明的反核立場,也很難講台電就算數據全公開,他們到底信不信,林全在知道他們的訴求之後,立刻安排會見,不但要求台電數據公開還要平易近人,更訂下每周半小時追蹤會。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