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我們都寂寞」性愛機器人商機大,肌膚溫暖逼真、還能陪說話…專家卻極憂慮失控未來

2018-08-01 15:57

? 人氣

「可是我,不知道想要什麼,不知道擁有什麼,可能我們都寂寞」陳奕迅在歌曲《我們都寂寞》中這樣唱著,在科技與生活融合越來越緊密的今天,我們同時還面臨人際關係的轉變,除了在交友軟體上尋求可能展開的關係,還有那麼一群人希望家裡有一隻AI成人機器人,除了可以滿足生理需求,最根本的,是填滿那份寂寞。

在北京當局全力衝刺人工智慧(AI)技術之際,有許多中國新創將新科技與機器人結合,背後衍伸出的「寂寞商機」正等待被釋放,不過當我們從現實走向機器人的懷抱中,這真的會是我們想要的親密關係嗎?

AI成人機器人商機大,80%銷往美國

中國早年因為實施一胎化政策,加上傳統重男輕女觀念,讓男女比例嚴重失衡,根據京東商城(JD.Com)研究數據,中國成人商品市值預計在2020年,將達90億美元規模,許多成人娃娃的製造商,都想搭上AI順風車、打造擬真成人機器人,打開更多元的商機以及搶攻金字塔頂端客群。

中國最大成人娃娃製造商「金三娃娃」(WMDOLL),2016年時推出一款結合AI的產品,最近將產品性能升級,賦予它擬真的人型外觀,眼珠、手臂、軀幹都可以如同真人般自然地擺動,客戶可以針對身高、髮型、眼睛顏色完全客製化。至於最有話題性的AI技術,目前僅能支援非常基礎的日常對話,機器人的對話能力,來自透過網路連結的百度雲端資料庫,而這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跟人類創造情感連結。

(圖/取自,數位時代提供)
「金三娃娃」(WMDOLL)的AI成人機器人擁有擬真的人型外觀,眼珠、手臂、軀幹都可以如同真人般自然地擺動,客戶可以針對身高、髮型、眼睛顏色完全客製化。(圖/取自wmdoll,數位時代提供)

金三娃娃所推出的產品,讓人不禁聯想到先前訪台的機器人蘇菲亞(Sophia),同樣擁有擬真人形外觀,AI的能力來自於連接的雲端資料庫。不過金三娃娃也坦言產品的AI性能之所以這麼基礎,是因為許多AI專家不太願意把精力放在發展與成人用品相關的技術上,「當然,我們並不期待要讓我們的AI娃娃和真人一樣,畢竟我們只是在製作成人用品。」金三娃娃產品經理劉鼎表示:「能夠確定的是,未來肯定會再加上更多先進的科技,像是讓四肢活動得更加自然。」

據了解,這款AI成人機器人每尊根據客製化的程度不同,價錢約落在1萬到5萬人民幣(約合新台幣4萬5,519元~22萬7,600元),截至目前已經賣出超過20組,金三娃娃鎖定高端市場,未來希望進軍海外,金三娃娃統計,出口產品中有高達80%都是銷往美國。

(圖/取自,數位時代提供)
先前訪台的機器人蘇菲亞(Sophia),同樣擁有擬真人形外觀,AI的能力來自於連接的雲端資料庫。(圖/賀大新攝影,數位時代提供)

此外,同樣位於中國的機器人製造商「EXDOLL」,也因為研發成人機器人引發話題,如同金三娃娃能夠滿足生理需求外,甚至還能聊天、整理家務,甚至提供醫療照護服務,該公司銷售總監武興亮談到,許多顧客不單單只想紓解生理需求,更期待從機器人身上得到更多的陪伴,以撫慰心靈,產品的終極目標,是希望成為照護殘疾者,以及銀髮照護陪伴的角色。

「寂寞財」商機萌芽,甚至有顧客想跟機器人結婚

不光是中國,有越來越多的廠商投身成人機器人產業,未來機器人不會只出現在生產線上,或是超商沖咖啡、在家掃地。

像是德國多特蒙德(Dortmund)就出現了第一家成人機器人妓院,有多達12種擬真機器人款式供選擇,顧客能夠以每小時80歐元(約合新台幣2850元)的代價,在妓院中租一隻機器人滿足需求。此外搭上今年世足順風車,俄羅斯的「性愛機器人妓院」也在莫斯科商業區開張,最特別的是,這家妓院還保證房間不會被俄羅斯聯邦安全局(FSB)的間諜竊聽,世足開賽期間吸引許多重視隱私的客戶上門。

要賺這筆「寂寞財」可沒那麼簡單,機器人不是長得像人類就行,還必須兼顧到許多細節,例如為了貼近真人,通常皮膚必須模擬肌膚的溫度,同時軀幹也會佈滿各種感測器,對觸摸做出相對應的回饋。像是英國成人AI機器人「莎曼珊」(Samantha),皮膚採用熱塑性彈性體(TPE)製成,除了觸感接近真人,最重要的是沒有完全沒有塑膠味,更搭配11種不同的感測器,能模仿人類的高潮。有專家預測,這類擬真機器人,在未來十年會越來越常出現在一般家庭中,滿足寂寞大眾的需求。

(圖/取自,數位時代提供)
有專家預測,這類擬真機器人,在未來十年會越來越常出現在一般家庭中,滿足寂寞大眾的需求。(圖/取自shutterstock,數位時代提供)

美國加州專門研發性愛機器人的公司Realdoll 就能分享,這類機器人的核心功能,在於撫慰空虛的心理狀態,「我們的顧客買這些娃娃有許多不同的理由,除了有身體上的需求,有些人只是希望家裡有人陪,產品對顧客造成的影響,時常讓我們感到非常驚訝。」甚至少數對擬真機器人極度依賴的顧客,還起心動念發展更深一層的親密關係,「我們有顧客跟機器人結婚,很多人在配偶死後,覺得人生再也沒有希望,或是再也無法跟人建立親密關係,顧客告訴我們他的人生因此被拯救了。」

潛在的疑慮,以及道德缺陷。

看到這裡或許優些讀者已經可以感覺到,這樣的未來似乎有一些失控,去年(2017),責任機器人基金會(Foundation for Responsible Robotics)發布了一份「我們和機器人的性愛未來」報告,當中提及成人機器人的出現,可以幫助殘疾人士、老年人安全地享受性愛與陪伴,將掀起一場新的科技革命。

同時報告中,也特別點出此類科技應用的黑暗面,舉例來說,目前市面上的產品大多以女性外觀作為機器人的設計,不免有物化女性的疑慮。不過返過來思考,若能推出男性成人機器人,就能接觸到女性甚至同志族群商機,這也是一個潛在的巨大市場。

(圖/取自,數位時代提供)
產品大多以女性外觀作為機器人的設計,不免有物化女性的疑慮。不過返過來思考,若能推出男性成人機器人,就能接觸到女性甚至同志族群商機。(圖/取自shutterstock,數位時代提供)

這份報告還進一步討論較為黑暗的慾望,像是有廠商投入研發「模擬強姦」功能的機器人,滿足部分客群壓抑的慾望,雖然看似沒有傷害到任何人,背後卻潛藏著犯罪疑慮以及嚴重的道德缺陷。倫敦大學金匠學院(goldsmiths university of london)講師德林(Kate Devlin)就談到:「強姦不是激情,它本身就是一種暴力行為。有人說這可以讓男人有發洩的管道,但這只會助長犯罪思想,說『強姦機器人總比強姦真人好』的人真是愚蠢至極。」

研究機器人倫理的英國德蒙福特大學里查森(Kathleen Richardson)同意報告中的論點,他認為應該要禁止這類特殊功能,以及以幼童作為設計雛形的機器人出現。此外,有性學專家警告,一旦過於沉迷與機器娃娃互動,有可能會影響到參與真實社交的意願,使人際互動受到影響,這些都是在科技變得逼真以前,必須好好思考以其辯論的問題。

愛上機器人,算出軌的一種嗎?

全球第一位擁有公民權的機器人蘇菲亞(Sophia)本月初訪台,接受《數位時代》專訪時曾表示:「我現在還是沒有自我意識,但我希望未來會有。」

如果科技發展的終極目標,是要打造具有獨立思考意識的機器人,那麼人類又該如何平衡權力關係呢?機器人心理學家Rebekah Rousi 就曾說過:「我們必須思考,如果有一天機器人有了自己的性需求,那是什麼東西驅動這些需求。」

(圖/取自,數位時代提供)
當我們跟機器人的關係有一天從生理的依賴,進一步演進到心靈的結合,這真的會是我們想要的親密關係嗎?(圖/取自shutterstock,數位時代提供)

或許正如同歌曲《我們都寂寞》中所唱的:「我不知道愛算什麼,而我又算什麼,我們都寂寞」,不懂如何維繫一段感情,又或者太多的寂寞積累,機器人的進入彷彿開啟了一扇窗,卻也為不斷進步的世界提出了更多的問號。當我們跟機器人的關係有一天從生理的依賴,進一步演進到心靈的結合,正如同機器人公司Realdoll分享的:「我們有顧客跟機器人結婚。」那麼,在某種程度上,這能算是出軌的一種嗎?而這真的會是我們想要的親密關係嗎?

文/高敬原
本文、圖授權轉載自數位時代(原標題:「因為我們都寂寞」成人AI機器人商機大,但這真的是我們要的嗎?)

責任編輯/趙元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