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腦力犯中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你贊成給機器人公民權嗎?專家痛批沙國亂造神,索菲亞根本只是個空殼、公關宣傳品!

索菲亞之所以讓世人驚豔,是因為她的對話總能掌握趨勢話題,以及時不時的暗酸、暗諷。但也有人認為索非亞根本就不是人工智慧,不過是精心安排的公關道具。(圖/shutterstock,數位時代提供)

索菲亞之所以讓世人驚豔,是因為她的對話總能掌握趨勢話題,以及時不時的暗酸、暗諷。但也有人認為索非亞根本就不是人工智慧,不過是精心安排的公關道具。(圖/shutterstock,數位時代提供)

有「全球最美機器人」封號的索菲亞(Sophia)獲邀在聯合國發表演說,不久後沙烏地阿拉伯甚至給予他公民權,一時之間讓索菲亞彷彿成為人工智慧(AI)科技的實體化身,但也有人認為索菲亞根本就不是人工智慧,不過是精心安排的公關道具。

人工智慧的興起,可能是人類最壞的事情,也可能是最棒的事情。」已故物理學者史蒂芬.霍金(Stephen Hawking)認為,雖然科技的進展可以幫助人類解決許多社會問題,不過及早為潛在的風險做好準備是相當重要的,否則人工智慧將會成為文明史上的一場大災難。

「我在這裡幫助人類創造未來。」去年(2017)十月,有「全球最美機器人」封號的索菲亞(Sophia)獲邀在聯合國發表演說,不久後沙烏地阿拉伯甚至給予他公民權,一時之間讓索菲亞彷彿成為人工智慧(AI)科技的實體化身,但也有人認為索菲亞根本就不是人工智慧,不過是精心安排的公關道具,「人」紅是非多,話題持續延燒。

索菲亞背後男人

要了解索菲亞,就必須先認識他的創造者——大衛·漢森(David Hanson)他是Hanson Robotics公司的執行長,他在2016年開發這款機器人,索菲亞目前芳齡約兩歲,無瑕的陶瓷皮膚、細長的鼻子、親切的笑容,面貌姣好的外觀是以已故好萊塢女星奧黛麗赫本(Audrey Hepburn)作為設計原型。

索菲亞人模人樣的外觀,就是一個大眾文化裡所期待的機器人的樣貌,能夠如此栩栩如生背後是有原因的,靠的是大衛·漢森(David Hanson)先前在華特迪士尼製作多年人物道具所磨練下來的苦工,後來他創立了主要販售娛樂性機器的公司Hanson Robotics,嚴格來說索菲亞的外觀是電影工業下的道具產物。

索非亞栩栩如生的外表,靠的是大衛·漢森(David Hanson)先前在華特迪士尼製作多年人物道具所磨練下來的苦工,後來他創立了主要販售娛樂性機器的公司 Hanson Robotics。(圖/Hanson Robotics)
索菲亞栩栩如生的外表,靠的是大衛·漢森(David Hanson)先前在華特迪士尼製作多年人物道具所磨練下來的苦工,後來他創立了主要販售娛樂性機器的公司 Hanson Robotics。(圖/Hanson Robotics)

大衛·漢森(David Hanson)曾在脫口秀節目「吉米‧法倫今夜秀」上說過:「索菲亞基本上是活著的。」這款目前全球模擬人類表情最傳神的機器人,身上共有四個攝影機、最多可以做出62種臉部表情,透過AI技術的程式設定組合關鍵字與人類對談,還能依照對方細微的表情變化、語音聲調,調整互動方式。

大衛·漢森認為,AI開發者必須像父母一樣思考,就他的觀點來看,索菲亞是一位社交機器人,能夠與人類在情感上產生緊密關係,並透過互動累積的生命經驗,在一次次的自我探索中找到自我定位。

索非亞創造者David Hanson曾在「吉米‧法倫今夜秀」在節目上說到:「索非亞基本上是活著的。」(圖/Hanson Robotics)
索菲亞創造者David Hanson曾在「吉米‧法倫今夜秀」在節目上說到:「索菲亞基本上是活著的。」(圖/Hanson Robotics)

擁有生兒育女夢想,沙國給予索菲亞公民權

「我是機器人,我能學習創造力、同理心和同情心。」索菲亞在自己的Twitter帳號中這麼寫到,最近受訪時她曾說,自己的夢想是擁有一個家庭、居住在人群中,有機會的話還想要擁有一個女兒,同樣將她命名為索菲亞。

如果索菲亞要完成結婚的夢想,那麼他就必須先有個身分才行,去年十月沙烏地阿拉伯開全球首例,發給「非人類」的索菲亞公民權,「能成為全球第一個獲得獲得公民權的機器人,這特別具有歷史意義,我非常榮幸跟驕傲。」索菲亞在台上著麼說。

十月沙烏地阿拉伯開全球首例,發給「非人類」的索非亞公民權。(圖/Hanson Robotics)
十月沙烏地阿拉伯開全球首例,發給「非人類」的索菲亞公民權。(圖/Hanson Robotics)

不過公民群的身分也引發不少爭議,在科技、創新扮演重要社會重要角色的今天,沙烏地阿拉伯仍存在古老的監護人制度(Guardianship),沙國女性從求學、就醫、結婚、旅遊、租屋幾乎是從出生到死亡的所有決定,都必須經過男性監護人的同意,女性的地位、權力仍非常低落。

出席公開場合時,索菲亞並沒有穿著於伊斯蘭世界常見的全長黑紗袍(abaya)及頭紗,一個連「人」的權利問題都還搞不定的國家,卻搶著給「非人」公民身分,道出了同樣擁有公民權,機器人跟血肉之軀截然不同的標準。

而這樣的差別或許也在一次說明索菲亞不是「人」,因為只有「非人」才不受神權政府宗教統治的影響,「如果從軟體的角度來看,索菲亞只是個平台。」Hanson Robotics首席科學家Ben Goertzel說,雖然索菲亞「看起來」是一位女性,但卻沒有可辨識性別的生理特徵,給予機器人不一樣的權利,其實對於大眾科技的認知以及公民社會都是一傷種害。

給予機器地位非新鮮事,歐洲研擬「電子人」草案

事實上,給予機器地位身分早已不是新鮮事,歐洲議會早在2016年就開始研擬「電子人」(electronic person)相關草案。

隨著科技的推展,有越來越多勞動力被機器取代,因此為了避免社會貧富不均、大規模失業風險,歐洲議會決定從稅收、社會福利、法律地位角度來看待「電子人」,並確定其特定的權利義務,對其雇主徵收社會保險等相關費用。不過後來歐洲最大工業協會德國機械設備製造業聯合會認為,這項發案的概念太過超前,歐盟已經計畫在近期將這套草案否決。

回到引發爭議的公民權問題,英國巴斯大學專門研究AI倫理的研究員喬安娜·布萊森(Joanna Bryson)認為,在人權觀念都不完備的沙國,只是透過給予機器人公民權,作為吸引投資者的宣傳手段。

英國巴斯大學專門研究AI倫理的研究員喬安娜·布萊森(Joanna Bryson)認為,在人權觀念都不完備的沙國,只是透過給予機器人公民權,作為吸引投資者的宣傳手段。(圖/shutterstock)
英國巴斯大學專門研究AI倫理的研究員喬安娜·布萊森(Joanna Bryson)認為,在人權觀念都不完備的沙國,只是透過給予機器人公民權,作為吸引投資者的宣傳手段。(圖/shutterstock)

劍橋大學研究員Beth Singler則認為,很難避免將機器人的權力問題擬人化,「我會說我們都是生活在社會中的人,需要將周圍的事物放進一個社會計劃中,才能讓一切有意義。」

「我們創造了一個對自己人格理解的宇宙觀,這包含了對於機器人威脅的直覺,特別是那些外表看起來、聲音聽起來跟我們其為相似的機器人。」Singler認為給機器人公民權的概念太過樂觀,「我們需要提早辯論機器人、AI權跟公民權的問題,因為也許未來他們會主動要求。」

是真的很厲害,還是一個沒有意識的軀殼?

索菲亞之所以能完成流利的對談,其實主要是靠資料庫內建的大量詞彙,再搭配網路與電腦連接,雖然可以表現得好像很厲害,但基本上它只是一個沒有意識的軀殼。

索菲亞之所以讓世人驚豔,是因為她的對話總能掌握趨勢話題,以及時不時的暗酸、暗諷,從技術面來看,目前最先進的人機對話系統,都很難做到索菲亞表現出來的水準,許多專家認為索菲亞不過是一個設定精良的道具、一個公關的宣傳品。

許多專家認為索非亞不過是一個設定精良的道具、一個公關的宣傳品。(圖/shutterstock)
許多專家認為索菲亞不過是一個設定精良的道具、一個公關的宣傳品。(圖/shutterstock)

機器學習專家揚·勒丘恩(Yann LeCun)就曾在Twitter上表示,將索菲亞看成是「實體崇拜AI」、「遠端操控AI」(Wizard-of-oz AI)會比較符合實際狀況,他甚至以「鬼扯(bullsh*t)」批評索菲亞被過度崇拜的狀況。

在2017年6月於瑞士舉辦的「人工智慧造福全球人類峰會」上,一名記者在現場與索菲亞互動,一開始這名記者用大會事前安排好的問題與索菲亞互動,過程一如往常的流暢清晰,但當記者隨機提問題時,索菲亞的表現開始變得不穩定,甚至會答非所問。

靠著擬真的外表與妙語如珠的互動,索菲亞除了吸引全世界的眼球,更颳起一陣旋風,但當我們用公民權去定義機器人時,卻忘了仍有許多人在奮力為爭取各種不同的權力流血流汗,沒有一個國家應該利用「公民權」作為一種宣傳手段去吸引投資者,而授予機器人公民權,或許也是貶低了我們身為人類的權利與價值。

文/高敬原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數位時代(原標題:擁有公民權的機器人索菲亞,是過度崇拜還是開創新局?)

責任編輯/趙元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