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許多長輩愛罵年輕人「有工作就該偷笑,還敢要求福利」?過來人道出長輩的背後心態…

2018-07-28 07:30

? 人氣

伊凡(Evan)五歲就開始在YouTube 的EvanTube 頻道評論玩具,現在他九歲,訂閱者超過280萬,一年狂賺130萬美元。7歲時的艾莉娜・摩斯(Alina Morse)想要吃了不會蛀牙的棒棒糖,她和牙醫談過後,用祖父母給的7,500美元發明了Zollipops 餐後潔牙棒棒糖,成為2016年白宮復活節活動唯一供應的糖果。艾莉娜現在十歲,而這款糖果的銷售額年成長率達到378%。莫齊亞・布里奇斯(Moziah Bridges)9歲就開設一家領結公司,並登上《創智贏家》(Shark Tank)節目,成為該節目最年輕的創業家,他的公司2015年營收25萬美元,業績持續成長中。

等到伊凡、艾莉娜或莫齊亞長大到22歲時,會被傳統公司吸引留任嗎?九歲就開始經營自己事業的人,對於工作的期望自然和以往單純的大學畢業生迥然不同。其他世代當然也有年輕的創業家,但隨著數位科技的發展,開創事業的門檻已降低許多。

創業不見得是全職事業,千禧世代很多人會經營「副業」,也就是在全職工作以外另謀財路。就算沒有從事任何創業活動,在朝九晚五的正職工作中,千禧世代也會時常問問題而展現出創業精神,顯現出他們一直盡可能發揮自認的潛能。從小就更有創業精神與能力的人,對工作會有什麼樣的期待?職場老鳥又如何看待這些期待?

一體兩面模式:自以為是VS.創業精神

在這個刻板印象中,觀察到的行為是:千禧世代對組織的期待和以往不同,而這類期待又可以分為兩方面:一是關於自身能對組織做出哪些貢獻,二是能從組織獲得哪些獎勵。

從傳統觀點看來,現代人才的這些期待可能會被當成自以為是、自認為應該享有特權,因為在過去光是擁有一份收入固定的工作就足以讓人感激涕零。但從現代頂尖人才的觀點看來,要成長本來就必須有創業精神及追求實現個人最大潛能,因而產生的職場期待最能體現於新創公司和創業環境中。另外,現代人才深刻體認到,在今日的世界中擁有一份傳統意義上的工作只是維生的眾多選擇之一。

下表總結了觀察到的行為、雙面觀點和支持這些觀點的想法。

01
(圖/遠流提供)

傳統觀點:千禧世代總是自以為是

● 升遷相關情境:「我才剛來,但我想知道何時會獲得升遷。」或是「我來六個月了,我認為我已經準備好進入下個階段。」

● 招聘時:在招聘過程中試圖爭取更優渥的薪資和福利。

● 工作計畫:要求更有挑戰性的工作,或是例行任務表現不佳。

● 彈性工時:要求彈性工時,或是乾脆曠職。

● 越級舉動:「嗨,你是我們部門的副總對吧?我只是來打個招呼自我介紹一下,說不定有空可以一起吃個午飯?」

● 好高騖遠:「為什麼這件事要這樣做?」或「這和我們的使命有什麼關聯?」,或是「我不覺得這是對的策略。」,意圖提供超越自己階層的意見,或策略討論時想要提供意見。

我的高中同學黛安(Diane)15歲就跑去大學實驗室開口要工作,當時她既沒有工作經驗,也沒有相關教育背景,甚至連高中都沒念完,但她還是敢開口,而且要求時薪9美元。聽起來是個自以為是的小屁孩?我們之後再回頭來細看黛安的故事。

「主動要求」的迷失

所謂的「權利感」,是指認為自己本來就應該享有特權或特殊待遇。那麼從傳統觀點看來,哪些事情算是特權呢?老一輩的人可能認為,年輕人有工作可做就該偷笑了,再要求更多就算是要求特權。

舉例來說,身為嬰兒潮世代的地區業務副總戴夫(Dave)就說:「想當年啊,直到第一筆薪水入帳之前,我們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薪水是多少。我們所受的教育就是不要開口問……媽媽教我的!」在傳統職場中,薪水和彈性工時、從基層雜役晉升、和重要人物開會,這些都被視為獎賞,你得先證明自己的能力與價值,才能獲得這些獎勵。很少有新人敢開口問為什麼這件事要這樣做,以至於敢提出這類問題的人,常被看作是具有高度發展潛能的未來領袖。從這樣的觀點出發,看到千禧世代竟然主動要求這些「獎賞」,或甚至把這些視為工作的一部分,難免會覺得千禧世代很自以為是。

另外別忘了,先前的世代成長環境更為階級分明,管控也更嚴格。當時控制資訊的科技是廣播、電視和印刷品,都是非常單向的傳播,透明度很低。老一輩的人並不知道身邊的人薪水多少、享有哪些福利。知道的愈少,愈不會想到要提出相關問題,因此先前的世代更習慣(但並不等於喜歡)由一小撮人站在頂端,控制下層者的命運。

跨世代的心態變遷

至於大學畢業生是否做好投入職場的準備?先前的世代在學校時得到哪些關於職業生涯選擇的相關訊息?過去50年間,許多方面已劇烈轉變,包括對安全的看法、工作經驗、廢止隔離與平權。嬰兒潮和X世代的孩子放學後可以自由遊蕩到晚餐時間,沒什麼安全顧慮,上學以外的時間也不會排滿活動或時時刻刻受到監督。青少年的打工活動包括當臨時保母、為草坪除草和遛狗。大學生的實習工作內容往往不過是印印文件、接接電話、做會議記錄、端茶倒咖啡,只能透過觀察別人工作來學習如何做事。

學校教育也隨著時代而改變。以往的世代在校所學的科目和所接觸的教學方式都跟現在不一樣:從前是以教科書為主的學習方式,現在則強調活用和團體計畫;從前上家政課,現在改為機器人學和程式設計;從前要求學生聆聽和記憶,「講台上的智者」說的都是對的,現在則要求學生多發問、多提出意見。結果在很多職場中,抱持傳統心態的人認為,爬升到策略性職位的過程是一條緩慢艱辛的上坡路,其背後的假設是:年輕人缺乏職場知識和能力。更高層次的工作也需要更豐富的經驗,要懂得如何在各種情境中與團隊合作。

另一種常見的假設認為,所有的千禧世代都經歷比以往溫和寬容許多的教養模式,是習慣收到獎賞的「獎杯世代」(trophy generation),因此造成這種「權利感」。我要說的是,這僅僅是片面的看法。其實千禧世代是一個多元的世代,在多樣化的教養模式下成長。然而無論成長背景如何,很多千禧世代的期望更被視為「自以為是」。

作者簡介│ 克麗絲朵‧卡達基雅

美籍印度裔,創業家、培訓專家、斜槓青年,更是千禧世代。主修化工。13歲得到第一份工作,20歲拿到學士學位,在《財星》(Fortune)前50大公司工作,曾擔任工程師,後來轉任教育訓練經理。她創立印瓦提顧問公司(Invati Consulting),發表過上百場演講,包括世界知名的TEDx演講,深入探討千禧世代的行為與現代職場文化、企業組織面臨的挑戰,像是如何世代交替、轉型現代化的數位職場,並發展出解決方案,提供諮詢服務與教育訓練,協助企業組織規畫轉型,建立符合現代職場的文化。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遠流《你以為的缺點,其實是我們的決勝點:千禧世代、寬鬆世代又怎樣,5個年輕人常被誤解的真相》
責任編輯/陳憶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