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社會從何開始允許說話不經大腦的人,披著「直率」外衣,毫不掩飾地傷害人

2018-07-15 10:00

? 人氣

受傷了,卻不知道該如何反應,只好合理化對方的行為是「直接」,讓自己好過一點。

不知從何開始,人們總把「說話直」和「沒心機」畫上等號。好像講話越不修飾,代表此人越坦白、率真。特別是在網路上,越直白的發言,越容易獲得關注,甚至能競選國家要職。假使有人提出質疑,就會有人緩頰說:「他只是刀子嘴豆腐心」、「直腸子的人比較不虛偽」,把這種行為昇華成一種「瑕不掩瑜」的藉口。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即使心裡已經在淌血,仍要笑笑地說沒事,以免顯得自己修養不夠、氣度狹小。卻從沒有想過,那些話聽在當事人耳裡,會有多難受。

當大家都默許這種行為,久而久之,那些說話不經思考的人,便可以披著直率的外衣,毫不掩飾地傷害旁人。甚至成為一種團體習慣或文化,使得你對於那些帶刺的話變得麻痺,深受情緒虐待還不自知。

仔細分析這些句子,你會發現這裡頭都夾雜著批評和偏見,卻不明說,拐個「彎」,希望你自己對號入座。(示意圖非本人/翻攝自youtube)
仔細分析這些句子,你會發現這裡頭都夾雜著批評和偏見,卻不明說,拐個「彎」,希望你自己對號入座。(示意圖非本人/翻攝自youtube

有一次,某個學員邀請主管參加講座,希望能夠改善部門的工作氣氛,別每天上班都像是活在地獄裡。

我知道學員想要藉由外界的力量,讓主管有些改變。因此,活動結束,我刻意上前寒暄兩句:「謝謝你們過來,今晚的內容有沒有哪一部分特別有感覺?」當然這句話是對著主管說的。

「笑話我聽過了。是她要我來的,我想以她的程度差不多就這樣。」架子擺得老高,一副事不關己。

那瞬間,我很想立馬回嗆:「是啊!不然她早就換工作了。」瞥見學生滿臉歉容,到嘴的話,還是吞了回去。

換口氣,心平氣和地說:「謝謝你讓我知道,原來你對笑話在意的程度更甚於專業內涵。」

見我沒有動怒,他竟回:「不用客氣,我這個人很愛分享的,有什麼說什麼。」

翌日,學員捎來了訊息:「老師,昨晚很抱歉。我主管沒什麼惡意,他比較不習慣說好聽的話。」

坦白說,道歉與否,不是我在乎的事,我真正在乎的是學員在辦公室得經常忍受這樣的嘲諷嗎?我試著關心:「他常用這樣的口吻跟你說話嗎?」

「滿常的,昨天還算小case。平常如果我做了一件他不滿意的事情,他會說:『如果你的教授知道你把工作處理成這樣,他會情願你不要記得他,告訴別人他是你老師。』之類的。」

「那你怎麼解讀他的話呢?」

「其實,他不是個壞人,也常常幫大家爭取權利。就只是講話比較直,也是好意提醒啦!」

「好意提醒」四個字,看得我直冒冷汗。難道這學生的自信已經被打擊到體無完膚,分不清什麼是「好意」,什麼是「惡意」了嗎?

其實「講話直」「講話刺」是兩個不同的向度。但我們所受的家庭和學校教育,卻常把「恐嚇」當「直接」。

你一定聽過類似的話:

「你那顆頭如果不是連在脖子上,早就不知道掉到哪去了?」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