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職場上「能力超強」就永遠不被淘汰?生物學家打臉:活下來的,通常都不是最強的...

2018-06-24 07:00

? 人氣

在大都會裡,穿著一身西裝,一手拿著用舊了的名片簿,四處拜訪客戶的上班族,揮汗如雨的忙著趕路。

在商業社會裡身為組織裡的一員,想要活下去,就像活在「不是吃人就是被吃」的世界裡一樣。不是搶到工作,就是被人搶走;企劃案不是被採用,就是遭否絕,當真是攸關生死存亡的競爭。絕不能一直揮空棒。不能說喪氣話。得要餬口才行。還要有一家老小等著要養。

另一方面,在乾燥的灼熱大地──非洲,那裡同樣不斷上演著攸關生死存亡的鬥爭。

自然界的規則很簡單。強者生存,弱者淘汰。這就是查爾斯.達爾文所說的「天擇」,一種很單純的進化規則。唯有強者才能生存,但野生的世界可沒這麼單純,不是單單一個「強」字就能說明一切。就結果來看,「存活者才是厲害」,這句話可說是生物的歷史。

真正重要的是存活──這句話裡存在著從生物身上學到的「活命的智慧」。

生物的原點是「生存」

人類的歷史也一樣。更強的男人打贏戰爭,存活下來;更強的男人守住了女人們。你現在能活在這世上,全都拜你的祖先之賜。你的祖先們脈脈相傳的基因,在與敵人(獵食者)和病原體的搏鬥中一路戰勝,或是一路夾縫中求生存,這才將基因傳給了你。

只要這麼想,應該會對自己現在活在這世上感到自豪。

反過來看,現今的世道容易生活嗎?其實不然。活在這個時代的我們,每天都不斷在戰鬥。儘管不是直接賭上生死,但每天都為了生存而奮鬥。而在大人的社會裡,位居弱勢者挺身與惡勢力對抗,最後將對方打趴的連續劇,收視長紅。有人說這是代替上班族說出心聲,有人說這是個懲惡揚善、簡單易懂的好故事,各種解釋都有。

但身為進化生物學者的我,並不這麼認為。

所謂的進化生物學,其實很簡單。只要重新站在「生物的原點」即可。生物的原點,就是「生存」。每天都要「求生存」。如果沒能順利活下去,就沒有明天。若能成功「繁衍子孫」,在進化生物學上就算滿分。

拖延、擬態、寄生……多彩多姿的絕招

命運並非光憑基因來決定。從最近的進化生物學得知,我們所生存的環境能對你的基因進行修飾,改變你的生活方式。例如:

● 會將眼前所面臨的問題「往後拖延」的生物們。例如什麼時候該生孩子?應該現在就生嗎?還是往後拖延,先活命再說,以後再生?生物通常會被迫做出選擇。

● 許多動物進化出一種突然靜止不動的行為,人稱「裝死」。這也是將問題往後延,是生物所進化而成的一項技術,可說是「不會馬上就決定問題答案的智慧」。像這種「不決定的智慧」,是積極的停止思考,度過眼前危機,以此活命的方法。

● 還有一些生物們,為了不被獵食而學會的「擬態」。模仿天空、海、土壤的顏色,變身成不能吃的東西,模仿難以下嚥的生物,生物們為了生存各顯神通。

● 「在惡劣的季節,靠睡覺來度過」,而沒有上班時間和退休制度的生物們,會配合環境變化,巧妙度過「情況不利」的時節。我們也應該學習進化生物學式的休眠方法。當寒冬來臨時,生物們會蟄伏不動,進入「冬眠」。每當秋天到來,牠們為了忍受寒冬,會積極的改變體內的結構。

● 若以進化生物學的觀點來說,我們可以明白,弱者想以自立自強為目標,根本就搞錯方向。弱者們勢必得針對彼此的弱點來互補。就像鮣魚一樣,借助強者的力量來求生存,這也是一種「聰明人的生存方式」。

● 「寄生」與「共生」。若以進化的觀點來看,可以從中明白,許多寄生者在不知不覺間採取了一種和宿主共生的生存方式。寄生者與被寄生者之間,有時會發展成共生的關係。看來,兩者在歷史上的關係長短是關鍵。舉例來說,就像人類和細菌。我們受細菌保護,而細菌也在你的保護下生存。不知從什麼時候起棲宿在你腸道裡的細菌,一旦少了它,我們甚至連消化食物都辦不到。

作者|宮竹貴久

1962年生於大阪府。琉球大學研究所農學研究科畢業,九州大學研究所理學研究院(生物系)理學博士。曾擔任沖繩縣公務員多年,1997年出任倫敦大學(ULC)生物學院客座研究員,之後轉任岡山大學研究所環境生命科學研究科教授至今。

本文經授權轉自平安文化《拖延‧裝死‧寄生 史上最強職場求生術:這個社會就是真實版「進擊的巨人」的世界!該如何保護自己不被強者「捕食」?生物學家教你究極的生存技巧!》

責任編輯/陳憶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