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要砍多少退休金年輕人才不用吃土

2018-06-24 05:30

? 人氣

作者聲稱,年改後,許多老人將因此抑鬱而終,繼續挑撥年輕人剝奪感、慫恿世代仇恨、窮追猛打,於心何忍?曾幾何時,台灣已淪為共產黨式的鬥爭社會。(資料照,顏麟宇攝)

作者聲稱,年改後,許多老人將因此抑鬱而終,繼續挑撥年輕人剝奪感、慫恿世代仇恨、窮追猛打,於心何忍?曾幾何時,台灣已淪為共產黨式的鬥爭社會。(資料照,顏麟宇攝)

這幾天老公教們陸續收到退休金重新審定書,大家看到被砍得七零八落的數字,不禁悲從中來。眼看前輩淒慘的下場,在職者也跟著徬徨不安,因為下一個引頸受戮的便是自己。

這次年改,由於第一年替代率陡降,很多人18%頭年就沒了,第二年起開始刪減舊制部分;換句話說,84年以前的恩給制政府打算賴帳。這點讓人相當不服氣,舊制居然可以耍賴一筆勾銷,那以後還有誰敢相信政府?再者,退撫基金並未因此減輕壓力,使得政府口口聲聲說年改可以解決基金即將破產的說法不攻自破,這也意味不出幾年後勢必還要再改,又要浪費無數社會成本。

許多專家建議只需提高基金效益即可避免破產問題,然而蔡政府完全置若罔聞、一意孤行。前考選部長朱武獻日前辭去國策顧問,就因為他建議提高退撫基金收益率不被採納索性掛冠求去。

很顯然,蔡政府完全沒能對症下藥,只是藉著剝削人民財產減輕本身財政負擔,規避政府應負的責任罷了!那麼,蔡政府在賴掉本應該屬於退休公教的錢之後,有沒有雨露均霑其他民眾呢?沒有,也難怪軍公教會有剝奪感。這樣的改革還能說是成功嗎?

或許有人會認為,剩個3、4萬(註)也能過日子呀!但別忘了,溯及既往惡例一開,難保不會再砍第二次、第三次。今天軍公教走上街頭抗爭,目的無非是針對誠信與法理,正因為擔心政府食髓知味,今天砍軍公教,明天砍勞工,一砍再砍就是不砍自己,到最後大家可能連棺材本也沒了。民選政府可以這麼為所欲為嗎?

尤其退撫基金被政府少數人掌控,隨時會被搬去救股市、圖利財團,萬一賠了,政府非但不用擔責,並且會重施故技誣賴公教領太多,然後鬼扯甚麼公平正義、世代不平,不由分說再砍一次,反正話語權都在他們身上。

李家同教授難過的表示,當年捨棄美國高薪回台任教,也沒抱怨過,但是退休後收到這種通知,讓他非常傷心,感覺晚景淒涼。葉毓蘭教授說,未來沒有人會再像我們又傻又天真,辛辛苦苦負笈海外學成後返鄉奉獻己學,年老時卻辱你是米蟲,硬是將法定退休金砍掉3、4成,希望今天發生在我們身上的「暴政」,永遠不會再發生。本名陳啟佑的知名詩人渡也,是彰師大退休教授,他痛批國家已病入膏肓,感覺政府像土匪,揮大刀違法亂砍月退俸。

看到公教被砍成這樣,最幸災樂禍的莫過於那些網路酸民、鍵盤魯蛇、社會邊緣人,他們恨不得社會均貧、經濟共慘。雖說民進黨滿足了這些人的反社會情結與心理不平衡,但對於提升整體國家社會競爭力卻毫無助益。不過這種仇富心理是人性使然,可以理解。

比較讓人不解的是,李家同和葉毓蘭為退休金被砍百感交集,卻遭一位廖姓女作家拿來說嘴,強調許多年輕人在吃土,諷刺他倆領那麼多退休金還好意思抱怨。倒想請教廖女士:

一、關心勞權以及年輕人低薪固然是好事,那應該積極敦促政府及財團提升勞工福利才對,把公教退休金扯進來有助益嗎?如果有,那麼退休金要砍到剩多少,年輕人才不用吃土?

二、一位對高教奉獻了四十多年,退休後還持續到偏鄉為小朋友補課的老校長,領個區區六萬元的退休金,有那麼罪大惡極嗎?何況他只是制度接受者,何錯之有?

三、渡也教授也有批評蔡政府,為何跳過他,難道是因為他支持過民進黨?

四、大家有沒有想過,這些退休者當年任公職時才領多少錢?年輕人還有本錢打拼,可這些老人完全沒有生產能力,而且隨時得需花大筆錢治病或進行長照療養,而唯一的收入來源居然被政府搶走了,情何以堪?

五、年改後,許多老人將因此抑鬱而終,繼續挑撥年輕人剝奪感、慫恿世代仇恨、窮追猛打,於心何忍?曾幾何時,台灣已淪為共產黨式的鬥爭社會。

年改本是極富建設性的公共議題,卻被蔡政府操弄成政治鬥爭工具,殊為可惜。以李、葉豐富的人生歷練和人文涵養還會在乎那幾個錢,他們嘆息的是政府缺乏同理心、政策制定粗暴、真心換絕情。這豈是擅於見縫插針的廖女士們所能體會,竟自私地拿來消費、製造對立、累積個人籌碼,其心可議。年輕人如果繼續盲從,只怕將來真的要吃土了。

註:退撫新制視年資及本俸核定退休金,教授約莫剩5、6萬,一般基層3、4萬。

*作者為退休人員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建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