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我看鄭文堂,我聽鄭宜農,我怎麼可能還不去愛這個世界

2018-06-24 05:20

? 人氣

「鄭導的戲與女兒的音樂作品已有多次的連袂登台⋯⋯我不知道這是一種什麼樣的家教傳承,但我從這對人父與女兒身上,都能看到一種名為關懷的精神正閃閃動人,皆具一副足將慈悲情懷轉化,巧手生花為藝術作品的菩薩心腸。」圖為導演鄭文堂。(資料照,陳韡誌攝)

「鄭導的戲與女兒的音樂作品已有多次的連袂登台⋯⋯我不知道這是一種什麼樣的家教傳承,但我從這對人父與女兒身上,都能看到一種名為關懷的精神正閃閃動人,皆具一副足將慈悲情懷轉化,巧手生花為藝術作品的菩薩心腸。」圖為導演鄭文堂。(資料照,陳韡誌攝)

公視時代劇《奇蹟的女兒》於6月16日首播,衝著題材與演員陣容我搶當首輪觀眾,在電視機前靜候準點上戲。當劇中故事線上演到階級制度等環境因素對基層的不利與剝削時,女友說:「鄭導的戲都有這樣的元素。」我說:「這很好啊!有一位導演在功成名就後,沒有忘記而且願意持續關注他以往就關切的議題。」女友點點頭。

是啊!這真得值得讚聲!當一位導演成了握有國家重要影視資源及發聲權的A咖大腕後,並未換了社經階層便也換了腦袋般的,為「霸佔山、霸佔海」的高端人口代言,反倒金不換其志般的願意持續對焦社會底層的微塵眾生。也許這摻雜了我的腦補投射,畢竟我並非鄭導的死忠腦粉,但我從鄭導身上依舊看得到的,是足以喊水結凍世界,卻未被世界給改變了的典範。

6月16日《奇蹟的女兒》首播當日,不知是什麼樣的共時性姻緣,在台北逛大街的我偶然撞見「鄭導的女兒」鄭宜農正live演唱中。確幸來了要把握,於是我遁入聽眾群中找了個位置好讓耳朵受孕。不意外的,當聽鄭唱到《光》這首曲目時,我再次被電得七葷八素,因為鄭可溫柔可爆裂的聲線,因為這首歌所唱的,也是我每每在心理諮商工作中的心念:「我們的雙手緊握,在黑暗中,我不會把你放開。小心翼翼的走著,再過不久,一定就能看見光。你相信我吧,雖然我跟你一樣害怕,但我們可以一起尋找答案;你相信我吧,就像我相信你一樣,相信我們,能一起迎接天藍。」

2017-09-21-中華文化總會「藝術卡車秀台灣」計畫,首站選擇馬來西亞。圖為鄭宜農。(中華文化總會提供)
「舞台下的現實人生,當鄭宜農出櫃後,與前夫樂團主唱楊大正及前夫的伴侶歌手山東,三人在同個屋簷下相扶持生活著⋯⋯」圖為鄭宜農。(中華文化總會提供)

詞曲之外,舞台下的現實人生,當鄭宜農出櫃後,與前夫樂團主唱楊大正及前夫的伴侶歌手山東,三人在同個屋簷下相扶持生活著,並共同喜迎大正與山東間愛的結晶。當媒體初揭露了三人的同居關係時,鄭回應道:「來過家裡坐客的人都知道,我們共同建立了一個開闊而溫暖的家。」「看到大正跟她在一起很幸福,獲得了很多我以前無法給予。說真的,我也覺得很快樂。」「對我來說,大正與阿慧(山東)是朋友更是家人,我愛他們,也知道他們愛我。今天如果有任何人傷害我的家人,我會義無反顧用自己的方式保護他們、跟他們站在同一邊。將來有一天有了相愛的人,也會希望她能被我的家人接納,成為家的一份子。」這三人所活出的愛的典範、所共築的家的典範,可謂時代性的佳話,雖然他們本就無義務去背負所謂典範佳話這份責任。

鄭導的戲與女兒的音樂作品已有多次的連袂登台,這次《奇蹟的女兒》亦是。我不知道這是一種什麼樣的家教傳承,但我從這對人父與女兒身上,都能看到一種名為關懷的精神正閃閃動人,皆具一副足將慈悲情懷轉化,巧手生花為藝術作品的菩薩心腸。我不認識他倆,但我衷心感佩他們,感佩他父女倆願意持續傾心栽種這般足以濟世又富溫度的人文作品。也感謝台灣這片寶地,讓這樣的作品不會被屏蔽、不會被河蟹,且得以落土發聲、被傳頌被讚揚。

*作者為心理師、教育工作者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