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邊盯著正妹看、裝喝醉跟蹤女生…他們把這些變態行徑寫成宋詞,竟然還能名傳千古?

2017-12-13 16:41

? 人氣

談到各朝代文學體裁的代表,漢賦、唐詩、宋詞、元曲,然後明、清之後什麼都有,大家應該耳熟能詳。其中最有趣的大概就是宋詞了!如果用現代的概念來看,「詞」其實就是宋朝的「流行歌」。今天的流行歌有百分之九十都在談愛情,同樣宋詞也是。

既然詞是流行歌,內容當然包羅萬象,也有許多非常生活化的作品,甚至可以從中窺見古代人「宅」的程度不亞於現代人。例如辛棄疾的名作〈青玉案〉: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寶馬雕車香滿路。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在古時候,元宵節是每年的重頭戲,場面盛大熱鬧,就像現在的臺灣燈會一樣。這首作品即是描寫宋人跑去燈會現場遊玩的心得。男生嘛,看燈會,當然是賞花燈囉─才怪!正所謂「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正妹而已。」即使燈會現場非常熱鬧,保時捷、馬莎拉蒂全都跑出籠了,使人目不暇給,但看燈會的阿宅,忽然間遇到了一個又白皙又苗條又漂亮的正妹,還帶著幽幽的粉紅色香氣,眼睛頓時都亮了,比那些高級車的車頭燈都亮!豈知一個不注意,竟然跟丟了這位正妹,只好在眾人之中「尋他千百度」。最後不經意回頭,才發現正妹就在那「燈火闌珊處」。

至於故事的結局,男主角有沒有行動?正妹是否名花有主?兩人是否產生了情愫,又或者醞釀什麼樣不可告人的愛恨糾纏呢?且讓我們看下去─噢不,作者沒有交代結局,欲知詳情請自行想像。想像,正是文學可愛之處,一旦離開了想像,就失去了靈動的生命力了。

辛棄疾〈青玉案〉裡的男主角,表現行為和現代多數的男生很相似,冠上「宅男」之名似乎有一點超過。但是,下面這首作品中的男主角,不但宅,而且還有點變態。

張泌〈浣溪沙〉:

晚逐香車入鳳城,東風斜揭繡簾輕,漫迴嬌眼笑盈盈。

消息未通何計是?便須佯醉且隨行,依稀聞道太狂生。

詞的主人,魯迅先生封之為「唐朝的釘梢」,主人公是不是作者本身,尚不考證。故事是這麼來的,話說這位男主角喜歡在春天的夜晚遊蕩,原因和逛燈會一樣:為了看妹子。某夜,男主角逛著逛著發現馬車裡有正妹,可是又不敢大方上前搭訕,怎麼辦呢?現代的男子漢們,當你在路上遇到喜歡的女子,敢直接去搭訕的舉手!我想人數並不多吧,其實古人也是。男主角不敢搭訕,只好偷偷摸摸當起跟蹤狂。正妹賞完花,搭乘裝飾名貴鑽石和迷人香味的豪華禮車回家,男主角一面跟著,一面還不斷從被風吹起的車簾縫隙偷看裡面的正妹,只見正妹的嬌眼笑意盈盈。這一笑可不得了,男主角小鹿亂撞的心根本衝到月球上了!但總不能一路跟下去,要是人家起疑報警上了新聞,事情就大條了。於是男主角想了一個非常爛的點子:假裝喝醉酒。然後一個沒有醉的醉鬼就歪斜著腳步,跟蹤在正妹香車的後頭,一面還科科笑。香車裡的妹子見狀,不斷罵著:「那個死阿宅,實在太誇張了!太超過了!太變態了!」沒想到這位男主角聽到之後還沾沾自喜。客倌們,這可是宋朝人幹的事!封之為宅王,一點都不為過。

詞的地位在北宋不甚高,幾乎被視為遊戲之作,像是留有不少作品的錢惟演,曾正經八百地說:「我坐在書桌前讀的是經史,躺在休閒椅上讀的是小說,上大號的時候才會讀小詞。」可見文人對詞的態度是又愛又恨。不過,詞的內容相對非常多元,沒有極限!要說是宋代臉書一點都不為過。許多文人不為人知的一面,一不小心就會在寫詞的時候「自爆」,像是黃庭堅的「奴奴睡,奴奴睡也奴奴睡」(妹子妳好好睡、安安睡、好好睡呀睡香香)。當然,這些作品通常都被歸類為格調低、沒有內容的淫詞,但也真實反映文人私生活可愛的一面。

作者介紹|逢甲大學「玩出趣」教師成長社群

原先是由逢甲大學人文學科一群老師所籌組的社群,各依專業以發掘人文學科的趣味,重新定義人文學科的價值;偶爾聚聚閒聊切磋、共讀異書。期望藉此互相導遊所學所見的風景,更讓學術專業與普羅大眾接軌,一同「玩出趣」。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方寸文創《新舊聞:從皇帝離婚到妓院指南,從海賊王到男王后,讓人腦洞大開的奇妙連結》

責任編輯/潘渝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